2010年9月29日 星期三

中研院應放棄本位主義

吳敦義政績216

【摘要9.29.2010蘋論】全球生態破壞日益嚴重的今天,環保已是拯救地球的最後機會。中央研究院國家生態園區準備開發南港濕地,作為興建研究所的建築用地。在經過環保人士極力反對後,中研院讓步,將原本開發的面積從9.6公頃,縮減到4公頃,但環保人士仍反對

中研院長翁啟惠表示,還不會做決定。 南港濕地是台北最後,也是唯一的濕地,有大安公園的7倍大,被稱為「台北之肺」,是台北市唯一可聽到各種蟲蛙齊鳴的地方。水塘裡有著數不清的生物,在一大片水泥森林當中,上演著最鮮活清新的生命交響樂。

環保人士的激烈抗議,是公民意識的成熟展示,也是台灣躋身文明社會的門票。可堪告慰的是,中研院與政府當局並沒有施展權力,硬要上馬;反而以謙卑的態度反覆溝通論辯,讓人民覺得受到尊重。如果不看藍綠政客的互罵,台灣民主體制的進步其實很快。

中研院在別的地方其實有土地,像是林口,可興建研究生技的園區,不必非要那塊濕地。我們也知道在中研院附近濕地設立研究園區非常方便,可就近整合各項研究,對人員、器材、設備與學術交流都比外地容易。

但環保的重要性已如水晶般清晰明顯,權衡優先順序,還是應該環保重於方便。很多大學和研究機構都把一些分校校園和院區分置在不同地方,並無損其優異的學術表現。尤其現在電腦網路發達若此,不同科技間的整合遠較以往迅速便利。固執於抱在一塊的心理感受,是落後的記號。

如果中研院生技園區不在這裡,對經濟毫無影響。只是離院本部遠了點罷了!請中研院放棄本位主義思維,成全保留濕地的生態需要,為所有公家機構立下典範:今後生態環保是一切事項的最高優先。

李鈞震:

1.      為什麼遠距愛情容易失敗?為什麼許多台幹到中國就包二奶?距離,確實考驗主管的管理能力

2.      為什麼中央政府各部會都要集中在台北,沒有辦法真正落實某些部會移到中南部?距離,確實考驗管理能力

3.      有些人的能力管理一個家庭五個人都做不到,好好的家弄得烏煙瘴氣、妻離子散;有些人可以管理十個人,有些人可以管理一百個人。並不是官大,學問就大,能力就強

4.      郭台銘的企業分佈在全世界,員工數十萬人,有幾個台商做得到?但是可以確定的是,目前台灣行政院各部會首長,絕對不可能有這種能力。

5.      郭台銘在生化方面的知識,當然不如翁啟惠;如果翁啟惠的管理能力也跟郭台銘一樣,那麼縱使生化實驗室、生技園區,放在蘭嶼,那麼一樣可以獨步全世界。

6.      如果翁啟惠的管理能力,不如李鈞震,那麼,不管生技園區放在哪裡、犧牲多少生態,台灣仍然不會有世界頂尖的生技專利或產業出現。

7.      實驗室需要集中管理有另外一個考量,因為有許多研發專利必須要嚴格控管,避免流落出去,或被偷竊。當然,中研院裡面的工作人員薪水並不高,對於國家的忠誠度絕對不可能像鴻海的主管那樣,這是現實問題,確實有被盜賣機密的可能性。

8.      有些實驗室的研發程序,必須在同一個地點完成所有的實驗步驟;實驗的半成品,不太可能再經過舟車勞頓送到另一個地方接棒研發。

9.      202兵工廠如果真的要變成自然生態保護區,那麼最好整個中研院有關生化的實驗室,能夠一起搬到別的地方去。就像台大醫學院所有的上課與研究室,都跟校本部切割乾淨

10.  為什麼202兵工廠一下子是生技園區,一下子又變成自然生態保護區?為什麼這樣亂糟糟?這就是因為六十年來國民黨政府一直都沒有做國土規劃的工作,立法院也一直惡意阻擋「國土規劃法」的通過。

11.  講一件很丟臉的事實,台灣所有的海陸空交通、都市規劃70%都是八十年以前日本人規劃的,剩下的30%都是提供給政客炒土地、圈地、撈錢用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