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7日 星期一

科博館害死植物活化石

國民黨政績137

【摘要9.27.2010 蘋果 劉文淵】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胡亂移植害死恐龍杉!

瓦勒邁杉是植物界活化石、又名恐龍杉,澳洲政府捐贈兩棵恐龍杉給科博館,館方日前擅自移植其中一棵,致原本枝繁葉茂的恐龍杉枯死,只剩光禿的枝幹,負責移植的主管也為此請辭下台。

三個月前,《蘋果》直擊館方將戶外生長良好、逾兩米高的恐龍杉,擅移至溫室栽植,當時館長張天傑指稱,移植是為讓恐龍杉調養生息。

《蘋果》日前發現,遭移植的恐龍杉疑受感染不斷枯萎,館方不僅沒向植物學者求援,反而私自攔腰截斷該樹的枝葉搶救,如今該樹已枯死,剩光禿禿兩根樹幹。

科博館副館長滕清生承認恐龍杉確已枯死,當初建議移植的植物組主任嚴新富已請辭負責,將盡速向澳洲購買瓦勒邁杉種苗回台研究,他還轉述館長張天傑說法,指稱除非颱風等不得已因素,不敢再貿然移樹。

國內研究瓦勒邁杉權威、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員趙淑妙難過地說:「上月中旬我曾主動聯繫館長,表達願協助館方照料恐龍杉遭拒。」

趙淑妙說,澳洲政府致贈的兩棵恐龍杉,是從種子發芽後,一直保存其生長基因庫,具重要學術研究價值,科博館造成移植的恐龍杉死亡,將重創台灣國際形象;她批評,館方僅要求負責移植的人員下台,是為了斷尾求生

瓦勒邁杉 小檔案

英文名Wollemi Pine   別稱:恐龍杉
歷史17500萬年、侏羅紀時期,現知最老化石,原被學術界認為已在200萬年前絕跡
野生數量1994年在澳洲瓦勒邁國家公園發現約100株,最大約40公尺高、樹圍約1.5公尺、樹齡約300400
展示國家:澳洲、奧地利(維也納)、美國(華盛頓特區)、日本(靜岡縣濱松)、台灣(台中科博館)

台灣現在還不如清朝【摘要9.27.2010孫慶餘 蘋果】治水工程,分交中央地方各自負責,都是中央不負責任,沒有完善國土規劃。國土規劃不能只從經濟發展、為科技業主覓地及土地開發商利益角度思考,「子孫未來」才是思考重點。

我曾問過一位大企業家兼開發商,他為何能在中國大陸規劃如此完善社區,在台灣卻不能?他說這要問我們政府。台灣雖然像荷蘭、日本,需要治水、防洪,或更重要的「與水共存」,但台灣官吏的許多作為與《官場現形記》、《廿年目睹之怪現狀》等描寫的官場醜態若合符節。

台北花博及新生高貴得離譜嗎?不要忘了捷運木柵線當年在郝柏村人馬齊某興建下,也是貴得離譜;在馬英九、郝龍斌相繼擴建及整合文湖線下,同樣貴得離譜。只是不幸花博及新生高有足夠資料可以揭發而已。

《官場現形記》裡到處是撈錢的手法示範,連慈禧都不得不說:「通天底下一十八省,哪來的清官!」而以清廉自命的慈禧正是天下貪官的總後台。

《兒女英雄傳》談到治水更是荒唐。水是永遠治不好的,因為分段治理,後段治好,前段潰堤,潰堤處沖垮治好處。於是永遠都在治水,永遠都是中央不必負責,一出了事,就找個地方治水官員卸責。亦即好處由中央及地方所有前任官員撈,壞處由恰巧在任而被選做替死鬼的人扛。

台灣治水為何治不好?因為由中央到地方有太多《官場現形記》人物,東邊扶了西邊倒,橋樑堤防修了又壞,壞了又修,把納稅人的錢不當錢用,同時比清朝更糟的是,所有大小官員一概不必究責

是誰在擋法官法? 【摘要9.27.2010自由 詹惟鈞】曾任縣長和立委的何智輝涉嫌行賄,爆發高等法院法官集體收賄弊案,引爆這一波司法改革,先是司法院院長、高等法院院長請辭,接著幼童遭性侵案,離譜的判決,使得「白玫瑰運動」風起雲湧,終於在週六晚走上凱道。

事實上,早在2006年民進黨執政時,便已提出了「廉政署組織條例草案」,而用來淘汰不適任法官的「法官法」,也靜躺在立法院多年,一直掌立院多數的國民黨,不該為司法敗壞負起責任嗎?

【摘要9.27.2010自由◎ 張念慈】從凱道回來,聯合報頭版新聞:「白玫瑰心聲,馬聽見了」!

法官法,不就是長年被國民黨擋著不放?現在當了兩任黨主席的馬先生,不但沒有道歉,還出來收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