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15日 星期四

農村再生 令人擔心

〔摘要7.15.2010余艾苔蘋果〕立法院昨天三讀通過《農村再生條例》,但是民進黨批評這不是「再生」,而是農村「往生」條例,強烈質疑國民黨設立一千五百億農村再生基金就是要綁樁。

從《農再條例》內容來看,真的令人擔心,一千五百億的農村再生基金,會不會把農村搞得都是水泥牆?

《農再條例》分成幾大項,包括1農村再生、2土地利用、3農村社區補助及4公共設施建設補助,還有5農村宅院整建與景觀改善。幾乎都是所謂的硬體建設,難怪有農民質疑,《農再條例》只不過要把農村拉皮,把農村變成一個觀光地區,讓城裡的人來觀光,並非真正關照農民生活。

台灣農村面臨的最大問題是農業衰微,農村年輕人口不斷外流,但是《農再條例》卻迴避了這個問題,只想從外在景觀的改變來達到活化農村的目的,試問,這樣可以改善農民的生活嗎?

農民最迫切需要的,應是農產品滯銷賣不出去怎麼辦?價格不好,穀賤傷農時怎麼辦?還有農產品受層層剝削時,政府拿不拿得出一套解決辦法?這應該才是農村再生的核心問題!

民進黨則痛批,一黨修法創憲政惡例。綠委潘孟安指法案粗糙,意在綁樁、土地炒作,變成「農村往生條例」,農村硬體建設確實會因《農再條例》而改,「但要讓農村活下去,不是外表漂亮而已。」

另一綠委葉宜津也批,條例規定一個社區只有一個團體能提出申請,還要先接受「培根訓練」,在未明訂補助標準下,「農委會黑手就可堂而皇之伸進農村,用基金當籌碼要脅支持執政黨。」。

「農村再生條例」不應倉卒過關〔摘要7.15.2010李武忠蘋果〕仍然存在諸多爭議的「農村再生條例」草案,在民進黨集體退出立法院臨時會運作的情況下,執政黨趁機強度關山,擬快速三讀通過,完全不顧外界觀感,此種粗暴的行為應該受到全民譴責。

「農村再生條例」最大的爭議,就在於農村現存「土地重劃釋出」與「窳陋地區再生」等相關規定不夠嚴謹,加以過去許多「精英」所作農村規劃,往往陳意過高不符實際,與農民實際需求產生嚴重落差,且缺乏橫向的整合,致成效不彰,讓外界產生重大疑慮。

台灣水土資源相當寶貴,未來是否要保留這麼多的農地與水資源的分配權,事涉國家整體發展與糧食安全,不應單從傳統農業利用觀點來考量,應該納入整體國土規劃範疇,集思廣益,才可以避開利益糾葛與無止境的爭議,將寶貴的土地資源做最有效的利用。

其實「農民」才是農村的主體,如果農業整體競爭力無法提升,那麼即便農村外貌煥然一新,也是空有其表,難以掩飾農業凋敝的事實。

在台灣經濟剛復甦之際,2千億「農村再生基金」的編列至為難得,政府要以前瞻性的創新思維與作法,集中全力透過綠能與生物科技來進行「農業再造」降低農業對水土資源的依賴,減少能源消耗,調節生產季節

回收利用農產廢棄物,並透過太陽能溫室栽培系統來降低生產風險,讓農業逐漸擺脫看天吃飯的宿命,展現迥異於傳統的農業生產模式,全面提高農業競爭力與農民所得。

而不是著眼於硬體建設與屋舍翻新,「農業再造」恐怕才是身為農業主管機關應優先考量的議題。一旦農民有錢了,自然就會有意願去改善生活環境,提高生活品質,屆時再透過政府相關的法制規範與農村整體營造藍圖,就可以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我們著實擔心錢燒光了,農村屋舍固然美輪美奐,但是農業整體競爭力,卻沒有提升,最後落得一場空

除了要求政府將資金運用資訊公開透明化,接受全民監督。而農民與相關民間團體與其站在外面批判,不如積極參與計劃執行與監督,藉由「農業再造」來帶動農村再生。農業,還是國家不可拋棄的根。 〔農業經濟學者〕

參考資料:吳敦義政績153 農村「再生」只顧拉皮

農再條例三讀 暗藏強制徵地條文 〔摘要7.15.2010自由邱燕玲、鍾麗華、顏若瑾、李欣芳〕農村社區,對再生計畫若有不同意見,由居民以「多數決」決定;影響所及,未來台灣農村將面臨重大變革,財團只要結合多數地主掌握「多數決」,即可改造農村,「小農」勢將成為犧牲品

條例通過後,留下農地被財團炒作空間,「苗栗大埔事件」恐會重演。民進黨也強力批評,國民黨團假借美化農村之名,行土地炒作之實,黨主席蔡英文抨擊國民黨搞一黨修法,創下憲政惡例

條例規定,社區內在地組織也可自行提出農村再生計畫,但必須先接受中央的「培根計畫」訓練才能擬定,內容包括公共設施建設、個別宅院整建、土地分區規劃及公共設施構想等,接著再報縣市政府核定。

舉例來說,台南縣後壁村居民若想要改造後壁村,擬定計畫者須先接受「培根計畫」的訓練,再擬定再生計畫,規劃後壁村哪些地方要劃為公共設施、農地要集中在哪些地方、哪些居民的家要進行整建等;

散在後壁村各地的「小農」可能必須依規劃搬家,農地也可能被畫到離家較遠的地方,無法像目前「農地就在家門前」。

如果小農不同意,只要後壁村居民投票多數通過,小農就必須被迫遷家耕地;一旦農再計畫核定通過,後壁村就可制訂社區公約,社區居民違反者將先被勸導,並可依相關法規處置。只要財團結合多數地主,仍可主導社區內土地的規劃及使用

農再基金除了用於農再計畫,也可用於修繕歷史建築物、宣傳保存農村文物、辦理農村調查分析、推廣農村旅遊等。

農再急於一時 忽略相關配套 〔羅融、單厚之/中國時報2010.07.15 摘要〕   兩千億預算的背後,原本更應該討論的農業政策、農民照顧等相關配套被忽略了。

    《農再》名義上是照顧農民,但背後仍充斥「把農村發展成都市」或「把農村發展成都市後花園」的思維,對於上位的國土規畫、產業政策、如何吸引人才培育與回流來發展農村,沒有太多著墨。只看到撒大錢、蓋硬體的舊思維,造成外界可能圖利財團圈地、消滅農村景觀的疑慮。

    對《農再條例》有諸多疑慮的民進黨團本會期已多次擋下《農再條例》,並迫使國民黨拿掉最具爭議的第三章「土地活化」,卻因執著於意識形態而在臨時會中宣布棄守,等於是棄守了台灣農業的未來與農村的發展

參考資料:

強制分配人民財產 有違憲之虞

律師公會要求撤農村再生草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