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14日 星期三

反國光石化 中研院士18人連署

吳敦義政績153

〔朱立群/中國時報2010.07.14摘要〕   中研院院士、中國醫藥大學生命科學院長周昌弘認為,國光石化影響溼地生態、威脅居民健康,且增加總體的碳排放量,倡議反對「國光石化設廠」。

目前已有18名院士連署支持,總統府秘書長廖了以的胞兄廖一久院士也連署,格外引人矚目。廖一久說,「從未與廖了以聊過國光石化,贊成跟反對都不是那麼簡單,必須經嚴謹評估,環評結果出爐前,政治人物不宜隨便發言。」

    18名院士包括周昌弘、林秋榮、廖一久、張傳炯、彭明聰、陳培哲、林仁混、李國雄、莊明哲、廖運範、林榮耀、賀端華、陳定信、伍焜玉、龔行健、洪明奇、王惠鈞及陳建仁。

參考資料:放行排碳大戶 全國脫光也沒用

「再生」只顧拉皮 忽略病灶 〔朱真楷/中國時報2010.07.14摘要〕  台灣農村面臨複雜的結構性問題,無論是生活環境、產業結構、長期照護,還是隔代教養等,種種因素,形塑出現在看到的「農村面貌」。

因此,想以增設水泥工程、景觀設施為主的農村再生條例,來解決農村問題,就如同不讓一個病入膏肓的重病者打針吃藥開刀,卻先進行拉皮手術。

    當前台灣農業最致命的癥結,在於無法發展「規模經濟」,有心推展產業升級的小農,卻得不到政府奧援。所以,政府要砸一千五百億幫農村整形,如果不是聽不見農民的滿腹苦水,就是把農業政策看成施捨型的社會福利,只給魚卻不給漁竿。

    中國大陸動用整個國家力量扶植農業,不僅百分百補助農業升級,更積極建構一市一座農業物流中心,並廣設農業專區,發展計畫性生產;同時挖走台灣人才,,從技術、管理、分級、行銷到品牌建構,整套SOP打造出今天的中國農業。

    反觀台灣,今年雲林縣農民為升級溫室農業,向農委會申請一億一千餘萬補助,但最後僅核撥一千一百多萬。更令人不解的是,號稱科技島的台灣,連座現代化的農業物流中心也沒有,連全省最大蔬果交易中心「西螺果菜市場」,雲林縣長蘇治芬都戲稱是「停留在清朝的交易方式」。

    台灣農民,始終處在弱勢的結構性暴力底下,盼不到與其它產業平等的生存條件。農再條例之後,如果政府忽略根治產業結構的病灶,貧窮將繼續成為農村的遺傳病。

農村如何再生? 〔李丁讚 中國時報2010.07.14摘要〕   整個《農再》強調由下而上,嘗試以「社造」的方式,帶動農村社會文化的再生。儘管如此,《農再》並沒有正確掌握當前農村的困境,對未來農村和農業也沒有具前瞻性的定位,很難達成其所宣稱的效果。

    當前農村最大困境,其實是整個農業的衰微。但《農再》卻繞過農業的核心問題,企圖透過與農業沒有直接相關的各項工程建設,來達到農村再生目的。這種再生,說穿了,只是環境美化工程,對農村不能產生真正的活化。

更嚴重的是,台灣的糧食依賴問題將永遠無法解決。在全球暖化中,糧食短缺越來越嚴重,很多國家都把「糧食」列為國家戰略資源,台灣的糧食自給率只有30%,但《農再》對這個問題卻完全漠視

    要幫助農民建立有效的產銷體系,除了國際和國內銷售管道之外,更要建立地方性的銷售網路,讓農村與附近城鎮產生連結,降低中間剝削。

這裡要強調的是,活絡的地方經濟網絡,是農村社會與文化再生的關鍵。沒有「經濟網絡」為基礎的社會文化工程,都是在沙灘上蓋房子,隨時會倒掉。

    在經歷氣候變遷後,對農業和土地已經有截然不同的看法,歐盟直接地把環境和農業掛勾,成立「農業與環境資源部」,統籌整個環境問題。這些先進國家都明白,只有永續的農業,才能降低對土地與環境的破壞,進而讓社會永續發展

這時,農村和農業的問題,已不只是農民的問題,而是整個社會、甚至人類能否永續發展的關鍵問題    在這個新定位下,農業和農村不再是社會的殘存,或是待援助的對象。相反地,它是引領社會走出當前困境的重要面向或領域。

社會須投入大量的資金,也要有第一流的人才進駐,第一等頭腦去研發實踐,才能把目前受傷的土地復原,把殘破的農村轉化成有活力的社群,把僵硬停滯的文化徹底更新,帶出新的價值和理想,進而幫助人類走出困境。

    現代文明基本上是一種都市文明,是人類離開土地的過程。但是,下一波文明則是重回土地的過程,藉著重回土地,我們不是回到過去,而是重建未來。在這個意義下,鄉村是年輕人的實驗場域和創意基地。

《農再》要以前瞻性來定位未來鄉村,思考如何吸引青年投入鄉村和土地的重建,這才是農村能否再生的關鍵,也是台灣社會能否永續的關鍵。(作者為清華大學人社院學士班教授兼主任)

參考資料:

用200億元消滅農業

小農生產的社會意義

農村再生條例 學者批滅農

開發不是硬道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