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10日 星期六

機場督導再爆醜聞 4女員工泣訴不給摸 沒班上

吳敦義政績151

毛治國政績〔摘要7.10.2010 蘋果〕立委羅淑蕾周二踢爆桃園航空站,中央控制中心督導李鑑敏與外包廠商吳姓女工程師,在中控中心飲酒作樂;羅淑蕾昨舉行記者會再爆李鑑敏更惡劣醜行。

4名中控中心同一家外包廠商離職女員工現身,哭訴遭李性騷擾,其中一人更遭性騷達8,因投訴無門,只好離職;她控訴:「是不是因為我們不配合、不給摸,就沒有班上?」

航站人員指出,李鑑敏出事後被調至航務組任航務員後,單純處理文書業務,是個「涼缺」。中控中心軟體維修工程,是外包給「閎家股份有限公司」。

羅淑蕾質問出席記者會的民航局副局長王德和,要如何處理?多久可得到調查結果?王德和承諾,在下周五作出調查報告。

羅淑蕾說,這些受害者曾向桃園航空站投訴,但未獲處理,她質問也到場的桃園航空站副主任劉創生,是否有調查性騷擾案?劉創生說他有透過中控中心組長黃啟明去問過李鑑敏,李回答「沒有」。引來羅淑蕾大罵:「性騷擾的人,還會跟你承認自己有性騷擾?」

劉創生晚間接受《蘋果》再次詢問時表示,李「沒有喝酒」;他從來都沒接獲有關性騷擾的陳情。

4名女員工到底受到李鑑敏何種對待?其中一人哭訴李常在喝酒後,「從肩膀靠近肩胛骨一直摸到背,有時候會要求坐在同一張椅子上,且因為制服是短裙,就會摸大腿。」

媒體詢問被性騷多久?她說她在中控中心工作8年,李每次喝酒就會對女同事動手動腳,讓她們覺得自己「很像陪酒的女人」;說到激動處,她流淚說不出話。她也說她們曾向總統府投訴,隨後接到民航局高層長官電話,要她們不可聲張,所以決定向羅淑蕾求助。

羅淑蕾表示,這4人因拒絕李鑑敏性騷,反而遭李用惡意排班報復,由原本1天連續8小時的班表,各改成早班和晚班,讓她們無法好好休息,被迫離職

羅淑蕾指,前年馬英九總統上任後,這些受害者曾向總統府信箱投訴,怎知總統府交給交通部,交通部又交民航局,最後不了了之

交通部政務次長葉匡時則說,包括桃園航空站、民航局和交通部,從未接獲中控中心外包廠商員工的性騷擾投訴案。

律師賴芳玉說,此個案女員工只能向閎家申訴,僱主須調查,但從廠商逼人離職來看,閎家明顯違反《性別工作平等法》,桃園縣政府勞工局、性別工作平等委員會應介入處罰,至少可對閎家開罰10萬元罰鍰。

員工還可具狀請廠商負擔損害賠償責任,並提起民事精神賠償,至於加害者是公務員,則須依公務人員相關法規懲處,監察院也應調查。

台灣勞工陣線祕書長孫友聯說,政府外包問題嚴重,「已到了非常誇張,公務員涼涼當督工,性騷擾別人就好,制度要徹底檢討!」不只交通部出了很多問題,勞委會也應檢討。

立委羅淑蕾昨指控桃園機場中控中心外包廠商「閎家公司」,涉假造班表、詐領薪水。閎家在上月47人因勞資糾紛離職,但該公司仍將他們排入上月班表,還有員工幫已離職同事簽代班表,涉偽造文書;利用15名員工,向桃園航空站領22人薪水。

現場一名離職員工陳政富,也指責閎家多次無理由扣薪,且強迫他們簽下不合理的勞動契約,拒絕者則被用班表惡整,逼他們辭職,還積欠薪水

桃園航空站副主任劉創生在會中回應,中控中心與閎家的合約是要維持22人編制,上月有7人離職,剩下15人, 15人加班做22人的事,所以發出22人薪水,這15人沒有多領薪水的問題。

羅淑蕾質疑怎可用15人做22人的工作?航空站是否要與廠商解約?劉創生推說:「這是外包公司與員工間的勞資糾紛。」不願表態是否解約。

民航局副局長王德和則說閎家上月人數不足,算違約,本月人已補齊,所以繼續合作,但若查出該公司偽造文書,將會處分。

立委羅淑蕾昨指稱,「閎家」是靠低價搶標,以及與航空站各級長官關係良好,取得機場多項工程,所以儘管有員工向航空站投訴遭壓榨或被性騷,都被航空站和閎家聯手壓下來

該公司專門承包政府機關的消防、機電業務,有40多名員工,其中22人駐守桃園航空站,每天有57人負責24小時輪值,他們在中控中心的主要工作是監控航班資訊、監視器、廣播、手扶梯等硬體設備狀況,一旦發現異狀,立刻聯絡維修廠商處理。

交通部指出,桃園航空站正式員工與約聘僱員工僅400多人,人力不足,許多作業都得招標外包,目前各類型外包廠商員工有1千多人,外包廠商有七、八十家。

二期航廈中控中心的「勞務」皆外包,從航空站啟用至今已近10年,「閎家」是在去年取得中控中心勞務外包,如今爆發勞資糾紛,並涉排班不實;能否解約,還須依合約處理。

爛透了的馬政府官僚〔摘要7.10.2010蘋論〕民航局還有紀律沒有?交通部還有頭腦清醒的人沒有?行政院還有領導與督導沒有?答案當然是:都沒有!

桃園機場就是「黑心棉被」,越撕開那層發臭的爛被套,露出來的骯髒舊棉絮越多。推車的毛病若非王偉忠爆料,到民國一千年都沒人管。機場小販公然擺攤賣早餐、便當、晚上賣廉價成衣,已經淪為「黃昏市場」。

機場內的飲食又貴又難吃,早已有口皆「悲」。中控中心在李鑑敏的領導下,上班時間飲酒吃菜調戲女職員,差點像酒廊,還讓外包商班表造假。桃園機場什麼都像,像黃昏市場、夜市、酒廊、跳蚤市場,就是不像機場。

4名離職女職員出面,泣訴遭李鑑敏性騷擾。那位女士控訴說:「他不管有喝沒喝(酒),不管男生女生,也是從肩膀靠近肩胛骨一直摸到背,有時候會要求坐在同一張椅子上,因為制服是短裙,就會摸大腿。」

這位李大爺,在上班時看電視,還與包商在辦公室喝得醉醺醺,有時也與包商到酒店喝酒。他的行徑哪像是公務員?像極了軍閥加土豪劣紳。已經21世紀了,在先進的民主國度裡,竟然還有這種前現代農業社會式的土霸王?一定是衙門的文化太爛,或是多年紀律鬆弛,縱容出來的退化官僚

可憐的是民眾。僅僅「調職」懲處的李大爺,在他退休後我們要納稅「供養」他的退休終身俸,等他死後,仍然要付他配偶他生前的5成薪,直到配偶也死。好幾十年哪。而納稅給他們的民眾,平均收入遠低於政府裡很多的「李鑑敏們」。納稅人為什麼不生氣?

參考資料:

偵探小說2 馬英九的平常生活

藍色蜘蛛絲82 馬英九去富邦招待所

鄭瑞城政績21 亮軒陷桃色風暴

藍色蜘蛛絲149 李四端 摟美眉上酒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