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18日 星期日

嗆徵農地 千人夜宿凱道

吳敦義政績156

【摘要7.18.2010聯合報郭安家】台灣農村陣線詹順貴律師,十七日晚間指出,苗栗大埔事件撞出台灣土地徵收太過浮濫,地方政府以「區段徵收」的手段,無償或低價犧牲農民成就財團,當務之急是修改「土地徵收條例」,馬政府應召開全國農村會議。

詹順貴批評,現在的行政官僚、執政者從小受到獨裁教育,都以經濟發展優先,要農民犧牲小我完成大我,認為這些農地可以給財團發展工業,勾結地方派系炒作地皮

〔摘要7.18.2010 蘋果楊桂華、楊永盛〕不滿苗栗縣政府強制徵收農地,苗栗「大埔自救會」及各地聲援團體約3500人,昨晚聚集凱達格蘭大道,高呼「還我土地正義」等口號。

要求政府立刻停止圈地惡法,把土地還給農民,激動農民甚至說家族中2甲地被苗栗縣政府怪手剷平,心痛得「想殺了(苗栗縣長)劉政鴻」,抗議活動約昨晚11時落幕,近千群眾夜宿凱道抗議

苗栗縣政府為「竹南科學園區開發案」,於上月毀田徵地引發爭議,苗栗大埔自救會與台灣農村陣線等聲援團體發起「717凱道守夜行動」,要求政府不要再強制或低價徵收農民「世代耕耘」的土地

農運人士楊儒門也到場聲援;40歲苗栗大埔農民邱玉君說,家族約2甲地全被縣府剷平,心痛到「想殺了劉政鴻」。政治大學地政系主任徐世榮說,強徵土地不公不義,一定要站出來聲援。農委會副主委胡興華說,苗栗大埔怪手事件凸顯出地方政府作法有爭議。

各地組織反徵地  地點/徵收面積
新竹縣竹北、芎林:447    新竹縣竹東二重埔:440
彰化縣田中:183.34        苗栗縣後龍灣寶:
150
彰化縣二林:80           苗栗縣竹南大埔:
28
台北縣土城:20           桃園縣中壢、平鎮:
5.3
台中縣后里:0.6          總計約1354.24公頃 註:單位皆為公頃

農再條例過關 學者憂加速農村圈地 〔摘要7.18.2010自由鍾麗華〕苗栗「竹南大埔事件」不是個案,台灣農村陣線發言人蔡培慧表示,初步統計,六個地區被徵收面積約一千兩百公頃,影響所及是仰賴農地維生的無數老農

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學系副教授廖本全說,光是苗栗縣的閒置工業區達6424公頃,其中包括已開發、閒置中為407公頃,以及已編定、尚未開放為6017公頃。縣政府有那麼多閒置的工業區不用,卻另行徵收大埔、灣寶的農地,實在荒謬。

「台灣農地被徵收情況,未來會越來越嚴重,難保苗栗大埔事件不會在其他農村上演。」農再條例中的「農村再生發展區」根本就是圈地行為,賦予地方政府圈地的權力,成為地方政客開發農地的工具。

廖本全強調,雖然農再條例沒有土地徵收的條文,一旦被圈地做為農村再生發展區,就可以援用土地徵收條例的規定,強制徵收農民土地,等於開了大門,讓財團、地方勢力進入,農地面臨被強行徵收的命運

政大地政系主任徐世榮表示,憲法保障人民財產權,強制徵收農地,明顯違憲。雖然土地徵收條例要求徵收必須符合公共利益,法規卻允許先行區段徵收,再發布實施都市計畫,程序倒著走,如何實現公共利益?

清大社會學研究所長李丁讚說,農再條例本身或許沒有想要強行圈地,但以台灣現行地方政治生態下,條文很難不被扭曲、濫用,將加速「新圈地運動」進行。國家全力配合資本家的運作,以社會發展之名,炒作農地,卻忽略農業流失所衍生的問題,包括糧食自給率下降,以及自然生態、文化衝擊

農民受到委屈,應該與農民站在一起的「農委會」卻選擇在多次開放案中,與主張開發的地方政府站在一起,農委會主委陳武雄甚至質疑:「參加夜宿活動的人真是農民嗎?」農民批評,農委會應改叫「滅農委員會」。

灣寶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洪箱說,這次北上抗議,已是第八次了,每次他們都要繳五百元的費用,才能坐遊覽車北上,到底還要老農北上幾次?令她難過的是,農民再辛苦,四處陳情抗議,始終得不到「農委會」的奧援

灣寶自救會長陳幸雄表示,灣寶的農地是農委會認定適宜栽種稻米及其他作物的「特定農業區」,農委會承辦人在內政部召開第一次區委會上曾表示,特定農業區不宜開發,尤其是高污染的廠商不宜進駐,但兩天後遭調職。

洪箱也指出,灣寶自救會陳情兩年來,「農委會」始終與「苗栗縣政府」站在一起,甚至發文給內政部區委會表示,「尊重苗栗縣政府的決定」,直到上月大埔事件後才又改口。

大埔自救會成員葉秀桃批評,怪手毀田至今,農委會沒有人到過大埔、沒有關心過大埔的農民。竹東二重埔自救會長劉慶昌說,農委會連基本照顧農民的工作都不做,沒有存在價值。

參考資料:農村再生?四去一沒有!

宿凱道挺農村 網獲800萬人次 【單厚之、羅融、管婺媛、廖嘯龍/中國時報  2010.07.18摘要】    昨晚「台灣人民挺農村、七一七凱道守夜」行動,是由數十個農運、社運團體及學者自主發起,透過網路公民記者、基層串連等公民社會傳播力量,把地方議題拉到中央層級求。

    目前全台共有九個地區的民眾,面臨和苗栗竹南大埔同樣的情況而組成自救會,這些地區將被徵收的土地面積超過一千公頃。農民的居住權與生存權課題,已是馬政府必須正視的重要課題。

    經過一個多月的基層串連,包括環境生態、勞工、原住民運動等各類社運團體參與下,苗栗農民及關切此議題的知識份子、年輕族群,昨晚透過PNN(公視新聞議題中心)、PEOPO公民記者網站進行號召,不僅在網路上散發訊息、集結民眾、徵求物資及捐款,也將現場活動情形同步傳送至網路上。

    透過網路力量,社運團體和公民記者成功突破限制,把現場的狀況、農民的聲音直接傳達到關心者的電腦面前。活動前短短兩天,上網的紀錄片就有上百萬人次點閱;昨晚的活動,主辦單位更宣布有八百萬人次超越空間「同步」參與

    李鈞震:

1.     國民黨的吳伯雄,是客家子弟,但是相當地「背祖」,勾結河洛人劉政鴻與財團,侵奪客家人的土地,這當然是「么壽、絕代」的事情。

2.     農民與客家人的生存條件,完全被客委會主委黃玉振(非客家人),與農委會主委陳武雄(非客家人),聯手所打壓,這應該跟馬政府勾結中國共產黨政府權貴,有相當地關係性。

3.     孫中山,是客家人。但是,馬英九、胡錦濤都不是客家人,他們大搖大擺侵奪客家人的土地,踐踏農民,這種事情也不是最近才發生,這是中國人長久的生活習慣

4.     政治大學傳播學院的劉幼俐教授,號稱是客家人的媳婦,但是卻沒有公開譴責馬政府毀滅客家人的生存條件,顯然接受國民黨的酬庸?聯合中國共產黨政府,打壓台灣農民與客家人?

5.     蘇起的太太陳月卿,也是客家人,但是,完全不關心客家人的死活,是不是因為果菜機在中國賣得太好?

6.     桃園縣長吳志揚,是客家人,面對客家人的生存問題,選擇沈默,等於變相鼓勵河洛人劉政鴻,壓榨客家人,奇美電的許文龍一定不敢否認!

7.     中央銀行總裁彭懷南也是客家人,可是當權貴階級太久,已經忘記如何過農業生活,因此任由種田的客家人自生自滅?這樣算不算「背祖」?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