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30日 星期六

美牛爭議 美揚言投訴WTO

馬英九政績36

仲裁恐對我不利 【摘要1.30.2010 蘋果】馬英九總統近日趁過境美國,與美國會議員溝通牛肉等議題,但美國貿易代表署副代表馬蘭提斯(Demetrios Marantis)昨對台灣立法院,修法禁止進口部分美國牛肉的做法表示「極端失望」,並強調「我們會考慮所有做法,包括向世界貿易組織(WTO)投訴。」對此,總統府發言人王郁琦說:「會盡力與美方溝通。」

美拉馬一把【摘要1.30.2010.余艾苔 蘋果】雖然美國貿易代表署昨針對美牛,揚言向WTO投訴,不過,從馬英九這次出訪過境待遇,以及美國即將宣布對台軍售可見,歐巴馬政府對台灣的態度,其實是政治與經貿分開處理的,甚至,美方諸多動作,對近來民調低迷的馬英九,還有「拉一把」的味道。

在立法院修法後,美國帶骨牛肉可輸台,美國貿易利益受的傷並不大,美國官方動作,一方面是對農業州交代,一方面也防止台灣的處理模式,變成美國與其他國家談判的障礙。但台美之間除了牛肉,還有諸多合作與交易議題;美方當然不樂見馬政府自美牛爭議之後「壓不住陣腳」情況持續,因此,美方近來反而對台釋出諸多善意。

日前讓台灣C130軍機,在赴海地途中停留美軍基地,這次過境規格又超過馬英九前幾次出訪,薄瑞光又多次以「非常好」來形容台美關係,再加上軍售,美方將面子做給馬,讓台灣民眾恢復對馬治國能力的信心,又可賺台灣的軍購錢,美方還是很會玩政治的。

李鈞震:

1、美方拉馬英九一把,主要的原因是馬英九實在太無能、太弱勢,這樣會升高中國對台灣的野心,所以美國推一把,維持住台灣的國際地位與美中台的三角關係。

2、美國官方的感覺,阿扁像高中青少年,管不住、常失控,但是比較獨立自主、有智慧;馬英九與蘇起像小學2年級,乖乖牌,聽話、幼稚、無能、耍小聰明,只會裝腔作勢,容易被欺負,所以要特別關愛、保護一下。

3、美國官方的感覺,中國好像性侵害慣犯,是個老色魔,聰明、好色、有能力,卻老是對美色虎視眈眈,造成極大的社會壓力,實在讓人不舒服。

台灣地位未定 【摘要1.30.2010.自由 陳逸南】在1951年「舊金山對日和平條約」中,美國為了採取「台灣地位未定」的政策,在和約中施展手腳,不規定將台灣歸還中國。亦即僅規定日本放棄台澎,而未明定其誰屬。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布瑞Charles Bray),於1971年四月二十四日向記者談論中國問題,並在四月二十八日宣讀事先準備的聲明指出:我們(美國)認為此事未獲解決,因為在開羅與波茨坦的宣言中,同盟國表明意向稱,台灣與澎湖將為中國的一部分,此種盟國暫時意向的聲明,從未正式執行。此項意向之聲明,於與日本簽訂和約時,曾有加以執行的機會,但是和約中未討論此點。

布瑞又說:美國認為,中華民國在對台灣與澎湖行使合法權力,是由於日本佔領台灣的軍隊,奉令向中華民國投降之事實。我們(美國)認為,台灣和澎湖的主權是尚未解決的問題,需等待將來的國際解決

以上資料來源為徐熙光著《國際法與國際事務論叢》。不過,前述布瑞所稱「日本佔領台灣的軍隊,奉令向中華民國投降」顯然有錯誤。按1945年四月二十五日上午日本係向盟軍(聯合國)投降,當時在台北公會堂(今中山堂)受降典禮會場裡佈置著蘇、美、中、英等國旗可資證明。

 

讓台灣越來越接近WHO【摘要1.30.2010.林世嘉 蘋果】日前傳出台灣於本月申請參與世衛組織執委會而未果。若以公司經營架構類比,由34個世衛會員國指派代表組成、每年召開兩次的執委會可謂是董事會,因此從組織權力的觀點不難理解,「執委會」顯然比人多口雜的WHA更能主導WHO的走向。

WHO組織運作條文來看,執委會從無需邀請特定WHA觀察員參與的規定,但就實際運作可發現,歷來皆偶有WHA觀察員與會,比如今年可能因WHO對海地災情的關注,邀請了同為WHA觀察員的國際紅十字會與教廷。雖然「海地」為我友邦,我亦為其重要外援提供者,但WHO執委會此次未邀台灣。

「台灣加入WHO了嗎?」答案並不令人滿意,但「台灣怎樣才算加入WHO?」若能成為WHO正式會員國,國人自當皆大歡喜,但想必許多人也都同意鑑於台灣特殊處境,可在資格上保持部分「彈性」以換取「實質參與」的空間。

自去年以來,我國與WHO在疫情資訊、食品安全等議題確已漸次展開接觸,WHO相關人員也不再視台灣「如敬鬼神般而遠之」,但就實際公衛需求而論,台灣參與WHO的程度不但遠遜於一般國家甚至不如同為觀察員但人口僅為我四分之一的巴勒斯坦。另一方面,台灣有所謂的全球衛生政策嗎?

全球衛生從90年代起,隨著全球化對各類健康事務所造成的衝擊,已從單純「治療疾病」的角色,擴及到處理各類非生物醫學性的影響健康因素,例如跨國貿易(近日美牛問題即為一例)、貧富差距、智慧財產權等,更在911事件後與各類政策作連結,例如將健康議題納入國家安全、外交政策中。

除此之外,在全球衛生的運作環境則呈現既競爭又合作的關係,已發展國家因其本身人口老化的醫療需求,紛紛對諸多發展中國家的醫護人員挖角,造成如馬拉威在英國的醫護人員,竟比留在母國還多的怪象。此外,新型流感在全球的迅速傳播、氣候變遷對健康衛生面項難以預料的多元衝擊,在在都需要跨領域、跨部門以及跨國的因應政策。

作為一個中型強權(middle power)的台灣,在政經實力上或許不如先進國家,在參與上還存在著先天困難,但這些全球衛生問題同樣也會影響到台灣,無礙於我們表達對全球衛生的立場與觀點,況且若能結合台灣本身的外交、環境、醫療,甚至是社會福利政策,並凸顯我國經驗及特色,從而構思出台灣在全球衛生的整體政策,離真正加入WHO或許反而更近了一步。【財團法人台灣醫界聯盟基金會執行長】

李鈞震:

1、只要台灣醫界聯盟的成員,寫得出震驚國際社會的醫學論文,或是寫的教科書被世界各國大學研究所爭相採用,台灣一定具備國際地位,一定可以加入WHO

2、當初葉金川、馬英九如果在國際社會中的醫學、衛生學術地位,像李遠哲在國際化學界一樣,台灣100%一定可以加入WHO。沒有政治實力,至少要有學術實力,但可惜,葉金川的知識水準太差。

3、馬英九的困境,也是陳水扁跟李登輝的困境,基本上都是一樣的貨色。下一任總統不管是誰,只要他沒有國際學術地位,選拔的衛生署署長也不是全世界最頂尖的醫療衛生學者,那麼,所有的狀況都會是一樣。

4、除非,政府擴大教育投資,邀請全世界最頂尖的醫療、衛生大師到台灣授課,培養二、三個諾貝爾醫學獎得主,不然情況永遠一樣。

5、領導者在某一個領域無知,一定會反應到他的施政上面。如果台灣的總統不是真正地熱愛音樂,台灣音樂教育與文化產業的困境,永遠無法解決,只能靠百姓自生自滅,這是鐵律。因此,我們可以知道馬英九、李登輝、陳水扁是差不多的貨色。

6、父母,如果在哪一些領域無知,99.9%的機會,小孩就會在那些領域無知。老師如果真正學有專精,50%的機會學生可以學到專業的東西;李家同如果是基礎科學的大師,他的學生50%就有可能為台灣扎下深厚的基礎科學。

7、余光中如果虛有其表,他的學生就不太可能「品德」會像孔子,準確率99.99%。如果洪蘭的品德像史懷哲,她的學生30%都會去非洲行醫;如果洪蘭的品德不如史懷哲,她的學生0.1%有可能去蘭嶼行醫。

8、上樑不正,下樑歪,行政院的「行政效率」反應出蘇起、馬英九、吳敦義、金溥聰的品德、學識與能力,也反映出台灣的國際地位,這是鐵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