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31日 星期日

沒魚蝦也好

馬英九政績38

【摘要1.31.2010余艾苔 蘋果】報晚了45年,美國昨終於宣布對台5項軍售案,我方當然連連稱謝,不過,台灣真正想買的、且對保衛台灣最有用的嚇阻性武器F-16C/D戰機與潛艦,還是買不到,台灣在「沒魚蝦也好」情況下,只能照單全收。

這項軍售案從陳水扁時代即磋商,如今美方讓馬英九收割,這個大禮讓昨天返抵國門的馬笑容滿面,美方對提升馬的國內聲望,功不可沒。不過,美方算盤撥得很精,這項軍售案對台而言了無新意,對中國也沒什麼威脅性,卻讓美國軍火商有錢賺、並解決失業問題,又不致重傷美中關係,也給台灣交代

值得憂慮的是,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瓊斯昨釋出新訊息,美國未來將就軍售議題與中國諮商,此說法違反美國對台六項保證中「軍售不事前與中國協商」,若成真,對台將極端不利,中國怎可能同意美售台高性能武器!

在軍售軍購市場中,台灣是極弱勢的一方,光是美國賣給台灣的,有的是他國不想買的,有的是較次級或美方將淘汰的,就讓我們花不少冤枉錢。這是小國的悲哀啊。

 

氣到才知EQ【摘要1.31.2010蘋果 吳若權】平常EQ好,表示這個人有禮貌;被不講理的人激怒,EQ還能夠維持很好,這就是非常難得的修養。就像很多人都會說:「生不帶來、死不帶去!錢財,一點都不重要!」有錢人講這種話,只能當參考。窮人碰到金錢誘惑時,還能有這種氣度,可就不簡單了。

身邊有些中年男性朋友,結婚超過10年了,對性愛的狂熱不若年輕時候,老婆抱怨他在房事不夠盡力時,他就會說服太太:「性愛,不重要啦!相處,才是維護婚姻品質的基礎。」太太多半也能接受。可是,性愛真的不重要嗎?等他碰到年輕美眉的誘惑時,看他是否還能堅持同樣的原則、講一樣的話,就知道這個男人是否可靠。

關於道德標準的衡量,真的不適合說一套、做一套。但是,「說到」與「做到」之間,不只是距離問題,還有時機因素,若在危急的時候,還能保持理智,認真做到他平日說到的(或很少會掛在嘴邊的)仁義道德,才真正值得尊敬

中共智庫:簽ECFA要有政治前提 〔摘要1.31.2010羅添斌、林恕暉/自由〕中共黨校智庫,改革開放論壇副理事長、前國家發改委宏觀經濟研究院副院長黃範章,最近發表專文「關於兩岸簽署經濟合作與和平協議的若干思考」指出,兩岸在經濟性、事務性的合作時,也須有一定的政治前提

為避免台灣出現再次政黨輪替,而推翻兩岸協議情形,黃範章建議在兩岸簽署ECFA協議時,應加入認同「九二共識」,「實質認同兩岸同屬一個國家」的政治條款;台灣任何執政黨只要否認「九二共識」,就是自行毀棄兩岸經濟合作協議。

對此,民進黨立委認為,中國藉著ECFA「以商逼政」、已顯露真面目,大多數台灣人民都無法接受這種條件,馬英九卻沒有認清,才會踏入ECFA的一中陷阱。

 

馬政府背棄國家整體利益【摘要1.31.2010自由】1996年,李登輝總統的「戒急用忍」政策當道,時任立法委員的蕭萬長,取道華府赴芝加哥觀察美國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我曾問他,如果企業界壓力太大,政府怎麼辦?他回答:企業界有企業界的利益,但政府要考慮到國家整體利益。

現在蕭萬長在全盤依賴中國,與中國簽各種「開放」協議,不受立法院監督的政府當副總統,也許他已經忘了這句話,或者他也是牆頭草,用「時代不同」、「中國已經改變」之類的飾詞,向中國一面倒。

中國善於以不對稱、不公平的手段對付台灣與西方國家。馬政府對如此不對稱、不公平競爭竟不知堅持立場,這就是它失去人民信賴的主要原因之一。台灣與中國是在不同制度與不同遊戲規則下交流、競爭:中國開放經濟,卻沒有開放政治體制。它的經濟並非自由市場機制;它的政治仍是共產黨集權與專制;它自己的國民只要求政府遵行憲法規定的人權保障,卻會有牢獄之災

中共要維持一黨專政,必須靠控制資訊、言論、宗教與結社。它的教育與媒體灌輸一言堂理論與政策,不容多元立論與思考。最近谷歌(Google)引起的爭議,就是中國檢控、竊取資訊與科技,進行不開放、不對稱競爭的新例,而美國國務卿希拉蕊要求網路自由不容侵犯,指控包括中國在內的國家拉下「資訊簾幕」,就是挑戰中國不守遊戲規則的作為。

如此交流,台商在中國投資逾一千億美元,創造幾百萬工作機會,卻不能影響中國政策,只知對民主的台灣施壓;台灣人可以替中國到處搞宣傳統戰,在中國卻不能有違逆中國的言論;中國媒體與網路受控制,中國人民聽不到台灣多元的聲音,但中國的媒體或它的代理人在台灣卻可以自由地「為匪張目」。雙方資訊流通明顯失衡。

雙方交流也不對稱:中國吸納台灣資金、技術,與台灣交流,以國內航線進行大三通,以一個中國兩個地區談ECFA,都只是策略的改變,它併吞台灣之目標及在國際間獲承認為唯一中國,和主張台灣是它的一部分的立場未變。

李、扁兩個本土政權自知無力改變中國,只求台灣自保,在不失主權的原則下緩和與中國關係,並努力爭取國際承認,以保障台灣主權國家地位。相反的,馬政府改變立場,接受一個中國原則,自己否定國家地位,把被併吞當台灣的目標,在國際間造成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的印象,這還侈談什麼影響中國?

台灣與中國緊鄰,雙方的土地與人口相差懸殊,中國人口有十三億卻仿照台灣以加工出口的模式發展經濟,它無窮的勞動力、低廉的工資與土地,輕易便吸引台灣的產業、資金、技術,也接收台灣原有的國際市場,使台灣就業機會頓減。

私人企業界只顧賺錢,就業問題是政府的責任,但馬政府卻不知思考改善投資環境,獎勵在台灣投資生產、創造就業機會,反只知方便大企業出走,致台灣失業人口增加、薪資降低、貧富差距加大,再開放中國人員及產品,問題只會更嚴重,這是置國家整體利益於不顧。

這樣不公平與不對稱的交流及競爭,不言而喻,有利中國。台灣不但在經濟上受衝擊,在政治上還要被中國以白紙黑字強行內政化,使台灣歸中國變為既成事實。馬政府不知慎重,反幻想自我矮化的交流。

如果台商都要西進中國,外資為什麼要到台灣投資?因為主權問題,中國反對外國與台灣簽自由貿易協定,台灣以一國兩區與中國簽協議,其他國家就會願意不顧中國反對,與台灣簽具有主權國家意涵的自由貿易協定?台灣不堅持主權國家地位,反接受中國的內政化,難道不會使中國要求美國停止對台灣軍售、各國不要干涉「中國內政」的理由更充足?(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