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2日 星期五

中油A75億 立委嗆:吐出來

朱立倫政績33

〔摘要1.22.2010.林恕暉、施曉光、林毅璋/自由〕中油浮動油價機制不當,還溢收高達75億元,遭監察院糾正,藍綠立委昨紛紛痛批中油調漲油價A錢,應該「立刻降價」還錢

立委並批評,前年審預算時中油在立法院遊說「稅前盈餘」只需81億元,結果油價浮動計價機制,卻大幅盈餘289億元,中油毫無社會功能、社會責任。民進黨也要求馬政府承認政策錯誤,快速調整油價政策,並認真思考國營事業存在的價值。

民進黨立委黃偉哲昨痛批,馬英九說要苦民所苦,但中油竟然盈餘589億元,不能苦民所苦,根本是「自肥」,藉浮動油價機制中飽私囊,對民生毫無幫助,無法讓人接受,他肯定監院通過糾正案,立院會嚴格審查中油預算。

國民黨立委徐中雄質疑,經濟部竟連監察院的「糾正」也置之不理,實在膽大包天,立法院一定會要求中油將超收款退還給民眾;中油本來就不是以賺錢為營運目的,既然超收75億元,就應該還給人民。

國民黨立委林滄敏表示,國際油價已從原先每桶一百多美元,降到目前的八、九十美元,但國內零售汽油價格卻仍居高不下,中油應將購油成本反應機制透明化;況且中油購油契約早就簽訂,拿匯率當成理由說不過去,中油超收部分應回饋給人民。

民進黨立院黨團幹事長李俊毅認為,馬英九若真的苦民所苦,就應該立刻下令中油降低油價,抑制物價。民進黨發言人蔡其昌表示,國營事業應以平抑物價功能為主,若整天以自由市場邏輯思考、以賺錢為目的,放任油價高漲,如此國營事業已失去存在價值與意義。

〔摘要1.22.2010.自由 劉力仁、廖千瑩〕消基會董事長謝天仁表示,消基會早就指出油價計算公式不合理,現在監委調查報告出爐,果然顯示問題重重,不僅匯差利益無法反映、公式反映油價八成比例的合理性也有問題,中油效率不彰也無法反映,經濟部要好好調整公式,給全民交代,中油A的75億元,更應退還全民。

公平會日前也針對浮動油價進行研究,發現浮動油價機制不利消費者。公平會官員昨表示,浮動油價反映進口油價上漲成本以80%作為計算基準,顯然高估了,有檢討改善必要。

中油有夠油 【摘要1.22.2010.自由 邱炳進】中油,去年稅前盈餘高達289億元,遠超過預算目標的81億元,號稱是去年最賺錢的國營企業。中油賺那麼多錢,並不是經營績效有多好,而是建構在一套油價公式,加上公然騙消費者的行為,所獲得之不合理利潤所得

中油每次漲價,都說我們的油費是亞洲鄰國最低,實情是這樣嗎?前二週中油調漲油價0.1元,謂不能超出日本的油價;問題是日本油價包括隨油徵收的燃料稅,如果台灣採隨油徵收的話,每公升油勢必調高三、四元,更何況日本的國民所得多我們近三倍,所以,我們的油價真比日本便宜嗎?

自馬政府上台以來,油價、電價、水費、瓦斯費等等不斷上漲,完全沒有考慮到全國絕大多數的國民生活苦哈哈的現實,一再調漲民生必需品價格,正符合了國民黨照顧財團的傳統。

當初,台塑石油在申請設立之時,口口聲聲其油價將可比中油低三分之一,如今寡頭壟斷的油品市場,台塑的油價政策那一次不是中油前腳漲,台塑便後腳跟進?尤其是消費者對台塑的油品品質評價一向比中油低,仍然可以大賺特賺,所以,中油的漲價政策,除了肥了台塑大財團之外,苦哈哈的消費者只有成為財團的祭品了。

 

600中鋼人反空降 15年最大抗爭〔摘要1.22.2010.曹明正、林毅璋/自由〕反對已優退的鄒若齊,回鍋出任中鋼總經理,中鋼昨爆發民營化十五年來最大的抗爭事件,工會率領超過六百名會員,在高雄高喊「反空降」!之後工會代表並北上經濟部,當面向經濟部長施顏祥抗議此人事案。

中鋼工會理事長鄔順財,昨率幹部剃頭,並高喊「反空降、要傳承、要制度、要內升、不歡迎鄒若齊回來當總經理」!鄔順財說,肯定鄒在業務副總任內的貢獻,但不忍他成為破壞中鋼制度的幫凶。

政府應建立企業「節能減碳」賞罰機制 【摘要2010.01.22 時報 何美如】台塑集團昨(21)日舉辦節能減碳觀摩會,總裁王文淵親自主持,他呼籲政府定出企業節能減碳標準,建立賞罰機制,才能真正推動國內企業節能減碳的風潮。對於國際市場討論熱烈的「碳交易」議題,王文淵表示,不反對也不太贊成,認為因為此舉像在欺負貧窮國家,抑制工業發展的機會。

 

V型復甦」不要輕易誇口【摘要2010/01/22 聯合晚報】此時聽見馬英九總統說「台灣經濟復甦是V型」,很多人恐怕只覺得更生氣。股市表現與景氣復甦之間,當然不能畫等號。政府首長談經濟發展,更應態度謹慎,「V型復甦」不要太早誇口。

台灣近月來的股市、匯市、房市的確很熱鬧,不斷創新高紀錄。加以電子業大老闆多春風滿面,年終獎金、分紅、尾牙的新聞熱滾滾,豪門婚宴比奢華「一山更有一山高」。這些表面榮景令人目不暇給,故正、副總統談V型復甦,應是信心滿滿。但老實說,關鍵的事還沒搞定,怎敢斷言已經V型復甦了?

多少專家都在警告,去年第四季以來的榮景多由「熱錢」所造成,全球皆然。台灣的資金行情更集中更明顯,也因此更危險。央行總裁彭淮南近來「以一人砥一國」的表現備受讚譽,但央行看管匯率,奮戰投機客,正凸顯熱錢力量險惡

馬總統所謂「台灣特質」的V型復甦,第一項所期待的「高就業率」,就是一個大考驗。政府努力提供、補貼各種短期就業機會以圖美化數字,並未能解決至今6%高失業率的實質問題。由於國內投資率出口競爭力在過去期間受傷慘重,經濟成長仍步履踉蹌。

稅收方面,一連串討好圖利財團的「減稅政策」,不但使國庫空虛,連帶造成重大公共建設的財源受到拖累,內需經濟口惠不實。而若將一切都寄望於簽訂ECFA等加速兩岸經貿互動局面,當成拚經濟的救生圈,卻可預見民意阻力仍多。若政府真以今年2010作為重振台灣經濟關鍵年,但僅僅一個「產業創新條例」就得不到業界共識和輿論支持,則V型復甦的動力何來?

李鈞震:馬英九根本看不懂經濟學教科書,蕭萬長沒有國際經濟學的學術地位,最好都不要談經濟問題,免得到時候又要費事的施展「不沾鍋」的功夫,逃避失言的責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