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8日 星期一

走路抽菸不罰 馬力挺金小刀

馬英九政績17

【摘要1.18.2010 蘋果】國民黨秘書長金溥聰,致電環保署長沈世宏,「走路抽菸開罰政策」即喊卡,挨批以黨干政。馬英九總統昨力挺金溥聰,馬與藍委吳清池、呂學樟等人茶敘座談時表示,此政策政府不會執行。

藍委羅淑蕾昨則吃味說:「金小刀去跟環保署建議,環保署馬上就聽,假如那通電話是我打的,環保署一定不會聽。」金溥聰昨強調,「以前有民怨不反映,被評論員罵末梢神經麻痺,國民黨開始反映民怨,又說是架空行政院,「到底是要怎麼樣?」」

不過,民進黨發言人蔡其昌反批,問題不在誰接了電話,而是國民黨秘書長指揮行政系統,這已逾越民主國家「黨政分際」的要點。

李鈞震:

1、依據中華民國的憲法,行政官員受國會與民意監督。民意,有大眾媒體可以表達,行政院也有網站,環保署也有網站。什麼時候輪得到黨的秘書長說三道四?

2、依據憲法,於公,金溥聰是國民黨的秘書長,是一種權力很大的「權貴階級」,並沒有充分的言論自由,言行舉止應遵守憲政分際,要很有分寸,不然容易變成民機機關無法監督的太上皇。

3、民主體制,就是有權力的人,一定要受到「民意」監督。國民黨秘書長權力很大,如果還可以指揮環保署做事、改變政策,卻不必接受國會監督,這就是獨裁太上皇

4、於私,如果金溥聰可以指揮環保署改變政策,那周美青、馬唯中為什麼不可以?馬唯中的男朋友於私,也可以要求吳敦義做「交互蹲跳」,對不對?趙建銘打電話給財政部長問安,更可以,不是嗎?

5、於私於公,如果金溥聰可以指揮環保署改變政策,那金溥聰當然也可以打電話給金管會主委陳沖、財政部長李述德、證券交易所董市長薛琦,要求透露股票的內線消息

6、於私於公,如果金溥聰可以指揮環保署改變政策,那金溥聰當然也可以打電話特偵組檢察官與法官,要求重判陳水扁、陳履安,不是嗎?

7、馬英九挺金溥聰,明顯透露出馬英九不尊重憲法體制,屬於憲法白癡。

8、金溥聰如果要表達民意,請透過國民黨立院「書記長」。

 

金溥聰的民意【摘要1.18.2010.余艾苔 蘋果】環保署研擬這項政策時,已有吸菸族大罵:「侵害人權!」這難道不是民意嗎?這種民意不就是金溥聰口中的「太超過」?當時,環保署有採納嗎?

金溥聰上周四中午打電話給環保署長沈世宏時,沈還解釋,「政策」是經民調與研究形成,環保署的民調與研究,算不算民意?在金溥聰一通電話前,這種民意應該是環保署的主流思想,可惜,敵不過金溥聰(個人)的民意!

這才是問題關鍵!民意來自四面八方,正反意見雜陳,環保署並非不知道各種民意,但最重要的是,國民黨秘書長金溥聰呈現出來的民意,行政部門不能不買帳,講白了,行政部門向「黨意」低頭

參考資料

亂七八糟的國民黨

國務機要費買月餅 交國民黨轉贈

 

自由之家提出的警告【摘要1.18.2010.林峯正 蘋果】美國知名人權組織「自由之家」在幾天前公布年度自由評等報告,台灣仍被列為完全自由國家,中國被列為完全不自由國家,難怪近來台灣內部重量級的民意調查結果顯示,多數民眾擔憂政府「過度傾中」

該報告指出,台灣政府因努力肅貪使得高官與民代被偵辦,因此在「政治自由」上有進步,由原本的第二級調升為第一級。另一方面,前開被告在法律上應有的權利並未被充分保障,故而認定「公民自由」不進反退,由第一級降為第二級。換言之,馬政府的肅貪政策原則上受到肯定,但司法程序上的瑕疵也被清楚地暴露出來。

對於「程序正義」的要求,一直就是司法改革的核心議題。諸如將檢察官的搜索、扣押、羈押、監聽等強制處分權都交由法官決定,要求檢警偵訊被告時應全程錄音錄影,「無罪推定原則」的法律明文化,引進「證人交互詰問」制度,無一不是為了被告在刑事訴訟「程序」上的權利保障。

這個現象在扁案中尤為明確,民間司改會肯定肅貪,但請當局注意刑事訴訟法上「偵查不公開」的規定,勿任令偵查所得的「內容」四處流竄。此外,關於法官決定羈押陳水扁前總統時,也提醒應嚴格審查是否符合羈押要件,並注意大法官第392號解釋以來一貫認為羈押是最後手段的闡示。

可惜的是,司法實務上,慣常違反偵查不公開規定,以及羈押浮濫「侵害人權」的意見,早在扁案發生以前便多次提出。此次自由之家的年度報告,再次提醒世人,「程序正義」是法治國家的基本構成要素,並對已發生在台灣的實際案例提出警告。

司法院近期內所推動的「妥速審判法草案」中,關於限制久懸不決個案被告上訴的機會,以及法務部尚在內部研議增訂的《刑法》妨害司法罪章中,對於訴訟資料引用加以限制,並科以刑責,顯然都通不過「程序正義」的檢驗。馬總統自豪簽署兩個國際人權公約,要將台灣的人權標準與世界接軌,也會立即跳票

參考資料:台灣自由評等被調降的危機

維持台灣軍力符合中華民族利益【中國時報2010.01.18摘要】日前美國宣布對台軍售先進防禦性飛彈系統,引起大陸六度抨擊美國。無論大陸抨擊炮火多麼猛烈,美方基於「台灣關係法」必須遵照對台軍售。從1979年美國國會通過「台灣關係法」以來,美方就一直根據台灣的國防需要,對台灣出售武器系統。

以今天中國崛起的經濟、政治、軍事綜合國力,台灣從國外引進再先進、數量再龐大的現代化武器,也不可能構成威脅;相反地,適度的安全防禦能力,反而能使台灣在兩岸和解過程中更具信心,有助台海和平穩定。何況,一個具有一定軍事實力的台灣,也有助於在西太平洋守衛南沙疆土、護漁、緝私、反恐、阻絕海盜,更有不讓越、菲、日等國低估台灣軍力而起釁的作用,符合中華民族的利益。

大陸一味反對美國對台軍售,不僅會影響台灣與大陸談判的意願,也會讓兩千三百萬人民誤以為大陸想要先解除台灣武裝,再逼使就範,達成城下之盟。因此,我們認為,在軍售問題上,大陸實無必要過急,以免影響到兩岸關係的正常發展。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