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7日 星期三

蚊子「泳起來」

吳清基政績27

【中國時報2010.01.27摘要】教育部「泳起來專案」,計畫投入120億元,建三百座游泳池,加強游泳教學,使游泳成為每個孩子的生活基本技能。這計畫立意良善,台灣學童確實應學游泳。

日本每十萬名學生擁有188座游泳池,英國為40座,台灣只有9.6座。教育部認為游泳池太少,影響學生游泳的機會。台灣孩子不會游泳,癥結不在泳池不夠,而是大人的觀念。台灣家長望子成龍、望女成鳳,捨得花錢補習、上才藝班;但,游泳從來不是成龍、成鳳所必須,甚至因為對水的先天恐懼,大部分家長根本就禁止小孩親水、玩水。

所以,台灣不是因泳池不夠,才使孩子不會游泳;而是孩子不游泳,游泳池才會那麼少。當然,教育部可以扭轉這種現象,只要升學考試加考游泳,我們敢保證,到處都會有游泳補習班;泳池,政府不建,商人都會搶著蓋。不過,台灣學童都是「弱雞」,更方便的跑步、打球都抽不出時間,不用說游泳了。要考游泳,家長絕對暴動。

游泳,是昂貴的運動,一座游泳池一年需花兩百多萬元維護,教育部想讓偏遠地區學童學游泳,問題是,這些地方根本養不起游泳池。而且,他們長於海邊、溪畔,水性都不差,哪須特別學「游泳」?

李鈞震:

1、台灣學生的確每一個人都應該要學會游泳,但是初期當作聯考加分的手段,非常糟糕,嚴重歧視弱勢家庭,也沒有考慮城鄉差距。

2、中國時報的主筆都是台北人、都市人,「台灣家長望子成龍、望女成鳳,捨得花錢補習、上才藝班」,僅限於大都市,鄉下弱勢家庭呢?

3、游泳,是昂貴的運動,一座游泳池一年需花兩百多萬元維護,教育部想讓偏遠地區學童學游泳,教育部應該要有30年的長期計畫,並且負擔所有的經費,不要因為馬當總統,就只考慮這幾年,先盲目蓋泳池再說。

4、台灣學生每一個人都應該要學會樂器演奏,吹薩克斯風、打鼓、彈吉他等等,都應該由學校教育負責,不應該是有錢家庭的特權教育部應該負起責任,讓每一個小孩子都看得懂五線譜、演奏樂器、參加音樂比賽。教育部應該要有30年的長期計畫,並且負擔所有的經費,不要因為馬總統不懂音樂,就完全不負責任。

5、台灣學生每一個人都應該要參加社團,藉著戲劇、球隊、舞團、樂團,學習和平理性的互動,學習領導統御,學習團隊合作。教育部應該要有30年的長期計畫,並且負擔所有的經費,不要因為馬總統無能,就完全不負責任,而刻意忽略群育教育

6、台灣每一個學生,都應該接受嚴格、專業的美術、藝術、運動訓練,以培養「美與力」的鑑賞能力,提升台灣的休閒生活品質,厚植文化創意產業的基礎,扶植運動產業,建立「亞洲第一」的文化水準。教育部應該要有30年的長期計畫,並且負擔所有的經費,不要因為馬總統無能,而刻意忽略體育與美育的教育。

7、這樣不是需要非常多的專業師資?當然,但是可以創造非常多的新產業與就業機會,也可以讓台灣的文化水準與生活品質提升,消除拜金主義,減少公務員貪腐,提升新聞從業人員的知識素質,創造多元而自由競爭的生活環境。

8、只有教育負擔所有的教育經費,才能縮短貧富差距,消除城鄉差距,這樣才符合憲法。過去台北市的教育經費遠高於鄉下,是嚴重的族群歧視,破壞憲法的公平正義原則,養成台北人「以大欺小」的生活習慣,造成族群衝突。連中國時報主筆都忽略了鄉下弱勢者的基本人權

參考資料:擴大教育投資

文創重點在 人才培育 【孫瑞穗 中國時報2010.01.27摘要】耗力多時的「文創法」過關後,卻仍留下許多理想與現實的落差

視覺藝術家小李,就是典型個案。他剛開始提出一個「紀錄片拍攝計畫」,預計花費一百萬。結果公部門幾乎沒有一個單位能給出足額的獎金,於是他只能向最支持創作者的「國藝會」提出申請,結果拿到六十萬。費用不足怎麼辦呢?於是只能再生出一個相關研究案,向縣市政府文化局提補助申請,他提了四十萬,結果也只得到十五萬補助。為了補足剩下的二十五萬缺口,小李只好硬著頭皮向支持藝文的「企業基金會」申請另一案,才能開始執行預定的影片拍攝。

但是,本來一年之內只想專心做紀錄片,結果因為文化補助政策都是零零碎碎的錢,於是變成了一年內「被迫」完成三件作品,怎麼可能做得好呢?如此一來,「不足的」補助政策,不但把一個優質藝術家給「補殘」了,也使他將度過一整年「必定悲慘」的創作生活!不足的補助政策,如同對文化生產者的施虐計畫

舉個對照組為例。紐約市立圖書館(New York City Library)每年都會舉辦「寫作獎」的推薦甄選,向全世界徵召最有潛力的作家及寫作企畫書,給的獎金非常高,重點在「足」。只要你入選,有一整年的時間,你不但可以專心寫作,而且圖書館提供宿舍、獨立寫作空間、免費使用館藏設備,並送你進入紐約作家文人社交圈。

完成作品後,該單位會找重量級出版社審核作品,協助出版和發行。這種「獎勵」制度很顯然不是「補助」,他們盡力為一個優質作家鋪陳完整的「作品生產鏈」,主動「培育」一個經過專業審核評定最具潛力的人才,並協助他/她有能力進入競爭激烈的「世界市場」。

台灣的文化政策,長期以來是總預算結構中的弱勢,因此對藝文一直都處於「被動」的「補助」態度,結果是「人人都只被補一半,因而也被補殘了」。

如果我們的文化政策是以「培育人才」為前提,培養藝術家確切提擬作品企畫書的專業水準,把關嚴格,入選者便如同得獎,被保障充足資源得以安心專注做作品。這種培育態度便是通過政策介入「創作者」和「作品」的生產過程,讓成功和成熟的作品及其思想,來領導未來的文化創新。

改善文化環境,政府的角色可以更積極,可以更有魄力打開現有資源之限制。當「藝術家」開始可以被社會大眾尊敬,「文化生產」可以是一生的職志與召喚,哪裡還需要消極的「體驗券」呢?

當消費文化可以變成一種「品味」,一種「能力」和「語言」,一種與國際文明交流的重要管道時,還怕百姓不會想辦法省下大餐和名牌包,就為了去看場好戲嗎? (作者曾是國立台灣藝術大學文創學程教師)

李鈞震:

1、台灣各級學校的基本「美育」教育如果沒做好,社會大的「藝術鑑賞力」就會很幼稚、拜金。權貴階級參加藝文活動,就會變成虛偽的社交場合。

2、台灣的藝術家,不能只學自己喜歡的藝術,一定要養成「終身學習」的習慣,至少要有雙專長或三專長。

3、藝術,不是只有美術、音樂、文學之類的。郭台銘的管理技巧也是一種藝術,李遠哲的科學實驗,也是一種藝術活動,都非常精巧、細膩,也有完整的思想理論。藝術家,都應該以達文西為典範,追求各種智慧與能力,才能對社會大眾有同理心,透視人性與神性的需求。

4、法國的伏爾泰、雨果、巴爾札克,英國的培根、達爾文,德國的歌德、華格納都是具備藝術家、文學家、哲學家、科學家、革命家等多重身份於一身。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