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5日 星期一

馬批非在地 蕭美琴:跟證嚴一樣愛花蓮

馬英九政績25

〔摘要1.25.2010.自由 游太郎/花蓮〕國民黨主席馬英九,昨天在花蓮為國民黨立委候選人王廷升輔選時表示,民進黨立委候選人蕭美琴不是花蓮人,只是過客,對花蓮沒有感情

蕭美琴對此反駁,慈濟證嚴法師、門諾醫院創辦人薄柔纜醫師等,都非花蓮人,相信選民心中自有一把尺。花蓮,是台灣最富多元色彩及充滿包容的地方,不管是先來還是後到,只要有心願對這塊土地付出,都是花蓮的一份子。像證嚴法師、薄柔纜醫師、前衛生署長李明亮等人,他們都是馬口中的空降,但是從來沒人懷疑他們不是花蓮人,相信多數花蓮人都會認同。

李鈞震:國民黨的桃園縣立委候選人陳學聖,也是空降部隊,國民黨的金溥聰、馬英九顯然雙重標準

 

馬:增10萬工作機會 綠:又開芭樂票 〔摘要1.25.2010.游太郎、劉榮/自由〕馬英九總統昨又在花蓮表示,國內失業率已連續四個月微幅下降,而政府將在今年內創造十萬個就業機會幫助民眾就業。哪來這麼多工作機會?

民進黨團書記長陳瑩昨天說,馬每次在選舉前,就愛濫開芭樂票,但一再跳票,基層對這些選舉口號,跟對馬英九一樣,已經「愈來愈無感覺」,馬在大談今年新增十萬個就業機會前,何不先解釋一下,「六三三政見」為何無法兌現?

民進黨團幹事長李俊毅則批評,十萬個就業機會,如果只是用所謂的短期就業,根本無法改善失業結構,半年一年就換人做,大家輪流失業,只是在美化失業率的數字,最後淪為作秀式的政策。政府應先改變中國政策,否則,情況只會惡化,不論十萬或廿萬的就業機會,「攏係假啦!」

 

我們願將生活水準 降至現有的四分之一?【摘要1.25.2010.自由社論】在馬政府的執政下,台灣勞工的處境有多悲慘?據主計處的資料,去年全年失業率達5.85%,失業人數63萬九千人,加計「想工作而未找工作者」的廣義失業率更高達7.35%,都創下史上最高。

而官方的數據一向保守,若再減掉官方編列預算補助,製造出來的短期工作機會,未來兩年多台灣失業勞工只會愈來愈多,因為馬政府並無振興經濟的策略,只會向中國傾斜依賴,如此一來,依據台北大學經濟系教授王塗發預計,失業率將衝高到7%,而且很多是幾無改善可能的「結構性失業勞工」,由於從事的產業遭到破壞,失業後可能就會永遠找不到工作。

未來ECFA一簽,兩岸經濟將合流,拉平雙方的經濟差距,其中最重要的是薪資水準將趨於一致,亦即將形成「要素價格均等化」的效果。而目前台灣每人平均GDP大約一萬六千多美元,中國約三千多美元,兩相平均之下,台灣人民的生活水準勢必被往下拉。而這種往下拉的結果,是台灣整體GDP近四千億美元加上中國的四.九兆美元,除以二千三百萬人加十三億人的總和,所得出的約四千美元。

更嚴重的是,中國國家統計局長馬建堂坦承,中國有一億五千萬人每天所得不到一美元,以聯合國標準而言,是屬於極度貧窮人口。這些人所得很低,與亞拉非的貧困國家人民差不多,也是中國製造低價品的有效籌碼。一旦ECFA簽訂,台灣勞工不但要與中國沿海勞工爭飯碗,更要面對一億五千萬貧窮人口的競爭。

只要這些貧窮人口小部分進入台灣勞動市場,台灣的失業率必然創下令人難以想像的新高紀錄。雖然馬政府一再保證不會開放中國勞工來台,意圖安撫台灣勞工的不安。其實ECFA亦是自由貿易協定的一種,彼此之商品、勞務、貿易最後都朝自由流通,我方如何能抗拒中國勞工的進入?

尤其,當前台灣已有近三十萬外籍勞工,若與中國簽訂ECFA,一旦中國要求比照,馬政府哪有理由與能力可以拒絕?

馬政府所以傾中,除了終極統一的路線外,主要是認定中國乃世界經濟救世主。因此,只向中國乞憐,企求多派一些觀光客、採購團來,台灣經濟就得救了。然而,中國的繁榮大部分是人為吹起的泡沫。一般人只會以整體規模去看待中國經濟,因此儘管其人口幾為日本的十倍,但其整體GDP接近日本,便被當成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開始誤導世人。

其實,中國都公開承認有一億五千萬人所得在一美元以下,試問哪一個已開發國家會有十分之一人口生活在貧窮線下?遑論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更是不可能存在如此令人匪夷所思的現象。其次,中國GDP的增長,主要動力來自政府大量挹注資金,以及金融業大舉放款,被拿去盲目擴建養蚊子型的公共工程,以及炒樓炒股,並非真正投資設廠,促成實體經濟的發展。這種GDP的增長,對民眾福祉並無助益。

東協與中國的自由貿易協定生效後,東協頻頻反彈,印尼、越南等部分國家憂心中國低價商品打垮其國內產業。以多數東協國家的低薪資水準,仍然害怕中國貨、勞工入侵;馬政府有何法寶,自認簽下ECFA後,可以佔盡中國的好處?國內的產業不會被擊垮,勞工不會面對結構性失業?可以肯定的是,一旦簽下ECFA,台灣多數勞工只有死路一條。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