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6日 星期二

媒體改革的大挫敗

馬英九政績28

【摘要1.26.2010.自由◎ 呂一銘】媒體要不要「改革」?只要看馬英九和國民黨的態度,就已十分明確!

國民黨不僅會「設法」(以法規範)要求不同意見的媒體「改革」(像衛生署長楊志良列席中常會時,批特定媒體理盲、「沒水準」,堪為例證),還會強化改革自家的媒體,譬如與黨營事業的媒體(包括輾轉賣出的中廣、中視,及仍維持營運的中華日報等),使其成為「中流砥柱」。

乃至中央社、中央電台與公視基金會轄下的客家台、原民台、華視三個電視台及宏觀頻道等,均將是國民黨政府囊中物。金馬處理「黨產全面信託」,不再經營事業的宣示,根本是一句空話!

至於NCC,如今亦創造了說辭,認為現行法令規定黨政軍完全不能持有廣電媒體股份有實際窒礙難行之處,與其禁止投資,還不如去關注媒體的黨政色彩(這句話說得妙),因此開放投資,是合理的作法

再如國民黨二十二日推出首之電視廣告,內容剪輯民進黨立委佔據主席台、推擠等畫面,引起不少爭議,表面上雖是讓社會看到民進黨的暴力行徑,然實際上就是衝著二二七立委補選選戰而來。但NCC卻表示,只能罰電視台不能罰廣告主。顯然,當初支持媒體改革,支持黨政軍退出媒體的學者,一旦換了位子,同樣也換了腦袋,附和執政者的想法。

未來黨政軍可透過交叉持股、轉投資等更多方式控制媒體,也就是讓黨政軍的手更易伸入媒體,再度操控台灣言論市場,這是媒體改革的大倒退、大挫敗!(作者為前國營《台灣新生報》發行人兼社長)

新聞局變劊子手【摘要1.26.2010.自由 黃淑純】依公視法第十三條規定,公視董事之產生程序為:一、先由行政院長提名候選人,二、再提交「審查委員會」以四分之三以上多數同意後聘任;三、審查委員會則須「由立法院推舉十一至十五社會公正人士組成」。

而所謂「立法院推舉」,就是經過立院黨團協商,按「席次比例分」配審查委員名額,協調人選等。這次增選八名公視董事,新聞局卻公然違法跳過相關程序,因而遭監察院糾正在案,豈料新聞局悍然不理,近日甚且要以「查帳」、「更換代表」等手段逼迫特定人士下台,其行為已如同黑道流氓,嚴重斲傷言論自由與國家形象。

去年公視的觀眾增加30%,金鐘獎囊括了過半獎項,質量都大幅提升,已眾所周知,無怪乎已有幾十個社團和大眾輿論,都關心這件新聞局將黑手深入公視的醜陋事件。為維護台灣得來不易的民主法治,期望各界應嚴格監督新聞局違法亂紀的惡行,不能讓黨國操縱媒體的噩夢重現。(作者為台灣北社監事)

李鈞震:

1.      馬英九好久以來,都非常想要完全地操控媒體,但是到底要怎麼做?他不會,他沒有這方面的知識,所以,全部都得靠金溥聰達成操控媒體的目的。

2.      金溥聰操控媒體的技術,從哪裡來?絕對不是美國,而是來自於政大傳播學院,他自己就在那裡教學生怎麼樣子操控媒體、操控輿論、栽贓抹黑。

3.      政大傳播學院的祖師爺叫曾虛白、馬星野,那二隻就是獨裁者蔣經國的走狗,專門學會透過媒體來掌控民意、打擊民主、拒絕實行憲法、扶植獨裁政權的工作,他們也是一種特務。政治大學傳播學院的教授們,絕大多數其實就是一種特務,一種國民黨的走狗。

4.      盧非易、陳清河在擔任政大教授的期間,還幫忙國民黨吸收學生成為黨員,只要願意聽國民黨高層的話,就保障他們未來的前途。國民黨在政大的行為,跟黑道吸收幫派成員差不多。

5.      國民黨特務所幹的壞事,絕對要比竹聯幫、天道盟要壞很多,白狼、吳敦、顏清標、江清良絕對不敢否認!

6.      政大傳播學院的教授們,沒有一個有國際學術地位,他們訓練出來的記者,其實就是一種變相的特務,他們會自然而然喜歡吹捧黨國權貴,喜歡拜金主義,仇恨民主自由法治,還會嘲笑台灣的民主運動;並且熱衷於情色文化

7.      政大的教授關尚仁,最喜歡嘲笑許榮棋。王旭教授說,系主任劉姓女教授在送乾股;關尚仁的助理說,在送東森的乾股。絕大部分的教授上課,都在胡言亂語,他們都看不懂外國原文的教科書。

8.      新聞局長蘇俊賓,完全看不懂傳播學、新聞學的原文教科書,卻能當新聞局長,主因不是靠專業能力,而是願意當國民黨的打手,協助金溥聰操控言論自由,幫助獨裁政權。

參考資料:

台灣人權報告書33 倪師壇案

台灣人權報告書9 黃華案

台灣人權報告書91 江南命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