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5日 星期一

鄭崇華批教育:要求標準答案 腦筋壞掉

吳清基政績24

【林志成/中國時報2010.01.25摘要】台達電董事長鄭崇華,昨天在行政院全國人才培育會議直言,台灣「要求標準答案」的教育方式,會扼殺年輕人創造力,難以培育出具創造力的人才。他認為,那種嚴格要求學生的答案一定要跟課本一樣的老師,是「學術能力不足」、「腦筋有問題」

鄭崇華說,一些老師在測驗時,總是要學生寫「標準答案」,這樣會扼殺年輕人創造力。對聰明的學生來說,看到一個題目,他可能有一百種答案。如果老師的測驗要學生寫出跟課本一樣的答案才算對,這樣培育出來的人才將缺乏創意,未來難以為企業所用。

教育部長吳清基表示,現在高中數學奧林匹亞競賽就沒有標準答案,考生寫到一定程度就給分。大學有些計算型科目的測驗也是分段給分,不一定全答對才有分數。教學和考試,應分開思考,教學可以很活潑、有創意,同一個問題,老師應鼓勵學生多思考,並接受各種多元答案。至於考試,有些涉及升學,如果都沒有標準答案,會引起爭議。

全國教師會理事長劉欽旭表示,人在學習過程接受填鴨式教育,所以缺乏創造力

 

為什麼大學生上課睡覺?【劉彥辰 中國時報2010.01.25摘要】筆者是台灣大學的學生。之前洪蘭教授批評台大學生上課睡覺、吃雞腿;近日台大哲學系教授林火旺又公開指出,若台大學生吃飽等死,則與動物無異。筆者認為,這些聲音反應許多問題表面,但是根本問題、解決之道卻鮮少被提出來討論。

第一,台灣的大學學期過長。眾所皆知,台灣一個學期有18周,一年36周,而過長的學期,其實不利於課內與課外的學習。以英美大學為例,許多大學一年上課不到25周,其餘的時間則鼓勵學生做更多「課堂外的學習」,如志工服務、球隊、企業實習等,這些經驗不僅增進人生的歷練,更深化大學的社會學習教育。「彈性的學期制度」反而能讓學習更有效率、效果更好。

台灣的文化向來只重份量,而不重效率。上到學期中以後學生個個筋疲力竭,什麼上課的自我紀律都拋到腦後,只管眼前吃、睡的迫切需求。大學的社團(尤其是到偏遠山區或低開發國家的服務性社團),根本只能為每年寒暑假的出隊而存在。學生回饋社會、服務社會被「學期制度」所綁架,遑論持久對社會付出的責任與熱誠。

前陣子鬧得沸沸揚揚的「史上最長寒假」議題,在我看來,「學習」永遠沒假期;如能在學期中放兩個禮拜的假,給學生更多時間,學生便更能在學業與社會貢獻中取得平衡點。

第二,必修、必選修以及畢業學分太多,造成學生樣樣通、樣樣鬆,貪多嚼不爛的情形。以澳洲墨爾本大學為例,該校學生一學期至多只能選四門課,但是每門課分量重,剩餘的時間則留給學生自由運用、自我學習。

反觀台灣,不乏每學期選修超過12門課的同學,在分量重的必修課之下,對通識課的要求不得已只能選份量輕、學不到東西的「涼課」,或是拉高平均、給分高的「甜課」。大學通才教育美意,也因過多學分大打折扣。

再者,過多的畢業學分,也不易讓學生培養第二專長、第二外語或者是其他的人生規畫(如交換學生)。台大學生的雙修、輔系與學程風氣一向比其他大學盛行,然而不見得每個人都能順利修完,原因在於過多的畢業學分容易造成衝堂、擋修,必要時得延畢才能修完

而像國外大學生「雙學位、四主修」的情形根本不可能在台灣發生。至於第二外語也在過多的畢業學分中被犧牲掉。另外,台灣畢業學分遠高於國外,學生交換出國只能抵少數學分,甚至要延畢才能補足,如果學生因此對出國交換裹足不前,那是台灣的損失。

第三,師生比例失衡。許多國外大學的師生比一比8、一比20,而台灣則幾乎無法享受到小班制的教育品質。絕大多數的學生,上完一整個學期的課,完全跟台上的老師沒有任何互動,下課也沒機會接近老師(大師)。教授是傳遞知識、拉高學生視野的人,但是這群從填鴨教育中解放的學生,卻在一堂三百人的大教室中,失去了對知識的熱情以及自我管理的能力

至於大學導生制度,只是讓導生們每學期聚餐一次,師生無法做更進一步心靈交流。如果大學只培養了大學生的知識力,而沒有關注到學生的精神層次,那麼林火旺教授所講的「聰明的動物」是想當然而的結果。為什麼大學生上課睡覺?為什麼大學生缺乏社會關懷?大家都在罵,卻沒想到整個「制度」都錯了。(台灣大學歷史系學生)

李鈞震:

1、大學生,一定要自我要求五育均衡並重,1要學一技之長。2精通2本以上的經典或原文教科書。3要學會一種藝術表演才華。4要精通一種以上的運動項目。5一定要參加社團活動。

2、大學生只要五育並重,身心一定比多數的大學教授健康,一定具有社會競爭力。只要確定自己養成「終身學習」的習慣,不要在乎是否雙學位或四主修。

3、大學生千萬不要急著成功,急著少年得志。或許高中時代讓許多學生有虛榮感,但是,身心健康的年輕人一定要讓自己「腳踏實地、大器晚成」。

4、只要經濟許可,不必急著一定要四年畢業,眼光要放遠。工作四、五年之後,再讀研究所會比較有收穫;四十出頭時,最好讓自己可以留職停薪,再回學校讀書四年,調整身心,充實自己未來30年的社會競爭力。

5、大學生只要確定自己比教授、官員們更「守信用」,前途一定比他們好。

 

教育經費 用在刀口上嗎?【張凱惠/台中霧峰(小學教師)中國時報2010.01.25摘要】教育部預計推動長達十二年的「泳起來專案」,總目標為設立三百座游泳池。第一期四年,要花三十九億,在全國興建五十座泳池,每座四千五百萬元;另外還要改建五十座冷水池為溫水池,每座一千五百萬元,其餘費用用於教學或補助上。筆者有不同的意見。

首先,從資源有限的立場來看,任何的教育經費的支出,必然造成其他教育經費的排擠效果。其次,如果興建游泳池或改建溫水池,至少包括有管理的問題,以現階段校園人力有限的觀點,可能無法有效管理。每年營運所必須的費用包括水電費,一年推估至少要兩百萬元以上,這並不是一般中小學所能額外負擔的經費。再者,對一些沒有游泳池的學校,如何提高及格率?

教育部應全面思考政策優先性,秉持專業精神提出具體、全面性教育計畫,作為施政藍圖。如一定要興建游泳池時,要先評估學校的經營管理能力與未來使用的頻率,並適度提供營運所需的經費與輔導學校有效地經營能力。另外,也應顧及沒有泳池的學校學生學習游泳的機會,如此才可全面提升游泳的及格率。

我很不爽【摘要1.25.2010 蘋果】北市 周先生 學校拒學生使用空教室。我要投訴內湖一所科技大學,學生們繳了那麼多學費,考試期間明明有空教室,但學校卻不讓學生使用電腦,只開放實驗室電腦,但設備很差,學校真是太差勁了。

台灣正面臨科研人才斷層危機【摘要1.25.2010.聯合報╱朱敬一】今年元月,中央研究院某所要延聘一位美國新畢業的博士回所任助研究員。依現行俸給規定,一年約不到九十萬台幣,以人民幣計算約為每年19萬。

這位博士同時也拿到北京清華大學的要約,要約內容是白紙黑字,寫著:年薪32萬(人民幣)、安家費10萬、住房補貼三年合計25萬、科研費10萬、單程機票一張、學校宿舍補貼等。單單計算前三項可以放進口袋的經費,每年平均為43萬六千大約是中研院薪給的2.3。看到這樣的數字對比,我內心真是無比沉痛。

數十年來,台灣真正唯一的優勢就是人才。論美國專利數,二○○八年台灣全世界排第五。以「每人平均專利數」而言,同年台灣更是傲居世界第一。正是因為這一批卓越科研人才的卓越表現,台灣才有今日ICT產業的優勢、才有生技產業的發展潛能、才有一大塊竹科與南科的高科技產業。一旦人才斷層,台灣將一無所有。聽清楚:一無所有。

台灣人才斷層危機,大概在十年之內就會呈現。2.3倍的薪水差異,還沒有納入物價的計算。如果將北京較低的生活物價也納入考量,那麼台北與北京的實質所得差別,恐怕有三倍之譜。這麼大的落差,除非當事人愛台灣愛到幾近瘋狂,否則人才一定是會往其他地方流走的。

要怎麼樣留住人才、保持台灣的競爭優勢呢?政治穩定、社會平和固然是重要的因素,但經濟實力絕對是不可或缺的關鍵。當國家經濟實力不夠時,就很難提供具有競爭力的薪水,以吸引人才。當薪水不足以吸引科技人才時,在知識經濟時代,台灣的經濟實力就不可能好轉。

台灣當今的困境,還是要靠科研人員的薪給調整著手,以在人才競爭的賽局中先行止血。在當今環境下,不可能也不必要對所有的科研人才全面加薪,但對於新進人員、國際需求特別強的特殊領域人才,一定要打開給薪的彈性,將他們搶到台灣來。一旦我們將目標鎖定在若干領域的新進人才,則支出額度相對就小,預算的壓力也就不會太大,推動可能性也就大增。(作者為中研院院士、中華經濟研究院董事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