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30日 星期六

國安危機 在於政府誤判

馬英九政績34

【摘要1.30.2010.蘇進強 蘋果】自馬英九執政以來,有關國安、情治部門的負面新聞不斷,究其原因,實在於馬英九政府對國安情治的專業與認知有限,又一廂情願的以為兩岸關係已大幅改善,故而刻意貶抑國安局、軍情局的角色功能。

真正的問題,在於馬英九政府對「機會」與「威脅」,常有錯誤的認知,再加上國安會未盡發揮兩個部門的整合協調、指導功能,以致出錯連連。「機會情報」與「威脅情報」乃互為表裡,不可偏廢。不論國安、軍情系統,其基本組成即為政治(Political),經濟(Economic),社會(Social),技術(Technical,而當經濟面獲利時,政治面、軍事面、社會面是否同時利多?

那就須專業而全面的評估,不能也不應以偏概全,這也是馬政府國安團隊所應戒慎恐懼的,如即將進行的ECFA談判,所可能衍生的未來效應即是。

李鈞震:

1.      蔣經國時代的國安、情治部門,重點在跟中共打口水戰,箝制台灣人民的言論自由,打壓民主運動人士,栽贓抹黑社會菁英,這是基本常識。所以,馬英九絕對不可能懂如何發揮國安、情治部門的功能。

2.      蘇進強對蔣經國的黨羽認識得非常膚淺,這是造成現在蘇進強沒有辦法成為社會的主要意見領袖的原因。

3.      蔣經國時代的國安、情治部門,絕對不可能了解政治、經濟、社會、技術,這是所有情治部門出身的人都瞭解的基本常識。蘇進強沒有這一種認知,顯然對蔣經國時期的政府結構與缺失,非常地不瞭解,難怪台聯黨會泡沫化。

4.      雖然蘇進強擔任過扁政府的「國安會諮詢委員」,那是因為扁政府比較重視政治、經濟、社會、技術,所以,蘇進強才有這個機會,發揮所長。但是,蘇進強因為個人對馬英九能力嚴重地高估,引導陳水扁對國民黨有錯誤的認知,因此導致政權崩潰。

5.      低估敵人,高估自己,一定會吃敗仗;高估敵人,低估自己,也會吃敗仗。前者是台聯黨的政策錯誤主因,後者是民進黨的戰略錯誤的主因。

6.      馬英九勉強也算台灣人,同樣都是台灣人,蘇進強對他的估計都會發生嚴重的錯誤,那麼對於不同族群的中國人,蘇進強怎麼可能有能力去評估清楚?當然沒有!這就導致了許文龍跑去中國努力地灑錢投資。

7.      有很多人成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成功;有很多人失敗,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失敗。

 

很好的爭吵【摘要1.30.2010蘋論】監察院有沒有《憲法》賦予彈劾總統的權力?是最新一輪的憲政爭議。誰能做出權威性的解釋?無疑是大法官會議。而大法官必須做出周延明確的解釋,不可模稜兩可。

綠營,不斷譏刺監委只辦綠不辦藍,沒勇氣對馬英九當市長時發包的貓纜案和文湖捷運線案,進行調查與彈劾。監委則表示,已與府方約詢馬總統,但府方一直以憲政爭議推拒;最後是馬出訪前敲定在府「茶敘」。監委表示,針對正副總統先前擔任的公職,監院可調查,如有違法失職,也可提請彈劾,並表示打算聲請大法官釋憲。

從「權力制衡」的公法觀點看,監察院應可彈劾總統,就像水門案時美國國會即將通過彈劾案,逼迫尼克森總統自動辭職。台灣立法院,沒有調查權和彈劾權;監院有調查權與彈劾權,卻沒有立法權與質詢權,因此國會職權不完整,監院能否制衡行政院都有爭議,何況制衡在五院之上的總統。這是主張徹底修憲的聲音從未終止的原因。

美國總統就是行政院長,與國會屬於三權平等的制衡關係,立法權因此可以制衡行政權;但台灣總統不是行政院長,地位高於五權,監院是否有權彈劾總統?確實有爭議。除了釋憲,另個辦法就是等馬卸下總統職位後,再就貓纜和文湖案進行調查。

李鈞震:

1、馬英九曾經公開發誓,只管「兩岸、國防、外交」。基本上這是違憲的。

2、馬英九曾經公開發誓,「要遵守憲法」但是他的國民黨黨產、行政院、立法院經常違憲,他卻不自知。

3、馬英九曾經公開表是不修憲,他卻不知「國會職權不完整,監院能否制衡行政院都有爭議,何況制衡在五院之上的總統。」這是主張徹底修憲的聲音從未終止的原因。顯然馬英九對憲法的專業知識,非常欠缺

4、這也是馬英九30年考不上律師執照的主因,更是他沒有國際法學的學術地位的主因。

 

中國觀光客人數 官方統計差很大 〔摘要1.30.2010.范正祥、李文儀、羅添斌/自由〕去年全年陸客來台「觀光」人數究竟有多少?移民署統計達53萬九千一百零六人次,但觀光局的數字卻是60萬六千一百七十四人次,官方單位統計數據相差六萬餘人次,「差很大」!

但是無論中國觀光客目前來台人次是五十多萬,還是六十萬人次,如果和目前台灣每年到中國觀光高達「四百多萬人次」的數據相比,明顯國人西進中國數量遠遠多於陸客來台觀光,中國獲得的觀光商機,其實遠大於台灣。

 

府又搞錯外賓名字 〔摘要1.30.2010.彭顯鈞/自由〕副總統蕭萬長,昨上午接見日本文部科學省科技政策研究所所長和田智明,主張仿效日、韓等國設置國家戰略機制。府方新聞稿卻把外賓的名字寫為「何田智明」,這也是馬政府上任後,府方第二次弄錯日本訪賓的名字。

前日本駐台代表齋藤正樹前年抵台任職,首次赴總統府時,府方把他的名字寫成「藤」。府方前天發出採訪通知時,就把「和」田智明寫成「何」田智明,蕭萬長昨接見後所發布的新聞稿,還是沒有更正

蕭萬長接見和田時表示,現在是全球化知識經濟時代,世界變化太快,很多國家都在思考如何規劃前瞻的未來。

參考資料:駐日不懂日文 外交全外包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