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1日 星期四

馬忘了八八 不把原住民當人看

馬英九政績20

【摘要1.21.2010.自由 郭正典】八八水災從發生到現在已經五個多月了,但屏東縣泰武、霧台、來義、三地門、瑪家鄉仍有上萬名原住民災民沒有被妥善安置。這些原住民災民被暫置於龍泉、忠誠、隘寮營區和榮民之家,每戶僅獲二、三坪空間。

四千多名孩子,沒有課桌椅可用,只能趴在地上寫功課。災區孩童的課外讀物只有聖經和字典,五十人爭搶一部舊電腦,小小心靈好渴望有張桌子、有大哥大姊指導功課。

2007年十二月八日台北縣溪洲部落居民,與支持者在馬英九「打造原住民都市新部落」座談中向馬陳情。馬英九回應時指稱:「你來到這個城市,就是我們的人,你既然來到台北,就是台北人;我把你當人看,我把你當市民看,要好好教育你,並提供機會給你。

馬英九「我把你當人看」的失言當時曾引起很大風波,馬也公開道歉過。但從這次八八水災的救災表現及災後重建的進度來看,馬統當年的「我把你當人看」可能不是一時的失言,而是他心裡的真心話。馬政府對原住民災區的重建進度緩慢。

為了不讓這些孩子們沒有基本的課桌椅、圖書及電腦可用,「屏東縣原住民文教協會」與全家便利商店合作,發起「八八水災愛在原鄉」零錢捐募款活動,呼籲民眾「一塊不嫌少」,捐款復建原鄉十四個課輔中心。不忍台灣原住民,受馬政府如此虧待的人,不妨捐點錢幫助他們。(作者為台灣醫社社長)

 

兜頭冷水【摘要1.21.2010蘋論】兩岸研擬簽署「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對台灣最重要的價值在於,可和東協或別的國家簽「自由貿易協定」(FTA),而不受到中國的反對

中國官員曾經明白表示,與台灣簽署ECFA不代表允許台灣與他國簽署FTA。這樣的高調表態,打擊了馬英九政府說服社會的正當性,使民間對ECFA更失去信心。前天一則消息稱,中國國台辦主任王毅說,台灣與他國簽訂FTA「對大家都有好處」。可惜昨天國台辦否認,使台灣空歡喜一場;也讓馬政府臉上無光

中國一向攔阻他國與台灣簽FTA,認為那是主權國之間才能簽署的協定,若讓台灣簽署,等於承認台灣是主權國。其實更關鍵的潛台詞是「讓台灣只能經濟上仰賴中國,堵死台灣經濟的其他出口,以完成透過經濟達到政治統一的目的。」若台灣不能與其他國家簽訂FTA,台灣的出口就沒有減免關稅的利益,將無法與東協加X的所有國家競爭,最終只能全面仰賴中國市場而任人宰割。

馬總統說過簽署ECFA後,即可打通前往東協的道路,看來是一廂情願的天真想法。其實,中國如此蠻橫打壓台灣,將使馬越來越不受台灣人民的信任。現在全民都在看馬如何舌粲蓮花,為ECFA遊說台灣人民?

既然與他國簽FTA是藍綠共識,也是台灣未來希望;我們也支持簽ECFA,但馬總統必須強硬地向中國提出要求,讓中國知道此事對馬政府和台灣的重要性。馬若軟弱讓步,ECFA將引發比美牛和《地制法》更嚴重的政潮,將衝擊馬政府的穩定而爆發政治危機。

外長坐鎮救災【摘要1.21.2010.江春男 蘋果】立委批外交部長楊進添,碰到海地大災難,沒有坐鎮台北指揮救災,跑去美國參加女兒婚禮,好像把他當成八八水災時,跑去國外考察的縣市長。法國與海地關係密切,這次也發動大規模救援行動,但不會有人期待法國外長坐鎮指揮,全世界沒有一名外長會做這種事。這類批評矯情至極

馬英九想要改變中南美的訪問行程,增加多明尼加這一站。因為海地是我盟邦,但因專機無法降落,只好在多國遙遠表示關心之意。有人認為此舉會提高我們國際能見度,也可凸顯馬英九的高度,真是荒唐的主意。海地大地震之後,其慘狀有如人間地獄,不管有沒邦交,台灣都應該出錢出力救災,但叫馬英九跑去湊這個熱鬧,無異趁火打劫,不管什麼理由,都是卑劣的動機。

 

外派1/4世紀 黑官在外遊蕩 【林如昕/中國時報2010.01.21摘要】監察院公布「我國對外邦誼資源運用之區域分配與成效檢討」,報告中批評我駐外機構過多,疊床架屋、各自為政,導致外交戰力不足,缺乏戰略,外交預算逐年減少,但駐外館舍租金卻每年調漲,人和錢都缺乏妥善運用

尤其國科會有多人外派時間超長,有人駐外高達27年,監委批評,黑官在外遊蕩,國科會嚴重怠忽。監委周陽山、馬以工、葛永光花了一年時間完成專案調查。周陽山強調,美國只有包括國務院在內四個機關有駐外人員,其中九成集中在國務院,但台灣卻有21個部會派員駐外,部門太多,最後變成各自為政、分工而不合作,影響總體外交戰力。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台灣沒有「能源外交政策」,在監委約詢過程中,經濟部和外交部都承認,針對能源外交或能源安全,兩部門之間沒有具體合作計畫,經濟部駐外人員以國貿局為主,而重要能源地區,包括中亞、高加索區和東南歐總計26個國家,台灣都沒有駐外據點,無法拓展能源外交

另一個嚴重問題,是各機關駐外人員輪調制度不一,輪調期限一到五年不等,連續駐外最大期限,兩年到九年不等。監委認為,輪調時間過長,會導致駐外人員與國內脫節,無法發揮外交戰力。最扯的就是國科會,一名駐美國科技組祕書袁曉明,從72年外派之後,總共在美國待了27年。

 

走為上策【摘要1.21.2010.余艾苔 蘋果】國民黨將陳聰明列為敗選原因,監察院在無具體違法證據,第二次審查會又無新事證下強度關山,反而令人質疑彈劾案背後政治鑿痕太深。此時,陳聰明反而變成受害者,難怪特偵組會義憤填膺,集體走人。

雖然,特偵組是陳聰明提名,與陳同進退並不為過,但特偵組的大動作也凸顯,司法受到政治干預,還是走了算了

官場中人早已不知「節概」為何物 【王健壯 中國時報2010.01.21】「節概」就是「名節氣概」。王清峰無視於多數民意的向背,反而將極少數的民意無限放大,得出了「陳聰明連累馬英九」、「陳聰明拖垮馬英九民調」、「陳聰明讓民眾對馬英九信任度打折扣」。這種結論跟國民黨把最近三次敗選責任都推給陳聰明,又有何異?

如果一個總統的聲望,要繫於一位檢察總長的去留與否,這樣的總統還有什麼聲望可言?更何況,全世界政治史上哪有因總統不干預司法,但聲望卻直直落的例子?王清峰是好意護馬,但結果卻是傷馬又傷己。

現代官場中人早已不知「節概」為何物,要求他們當成為官任事的準繩,更是不可承受之重;但「謹守分際」卻是節概的消極條件,陳聰明如果當初能謹守分際,沒有做出「赴黃芳彥春酒宴」等等逾越分際的行為,也沒有說出「否認赴魚翅宴」等等逾越分際的言論,起碼不至於遭監院彈劾而被毀「節概」,更不至於荒謬到還要用「以維節概」的理由,替自己找下台階。

當然,王清峰的「連累總統說」,也是未能謹守分際的又一例證,她必須嚴格自我要求下不為例,否則,遲早還會出現更有損節概的言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