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9日 星期五

監察院不能變成失控院

王建煊政績4

【王健壯 中國時報2010.01.28摘要】監院對違法失職,雖有調查與糾彈權,但這些權力都屬於「事後監察」,因此如果監院進行「事前監督」,是否有逾越監察權之嫌?甚至有違憲之嫌?

例如,監院最近為了進行「全民健保總體檢」的調查報告,就曾入府「訪談」副總統蕭萬長,但監院此舉顯然祇是為了要「事前監督」健保,並非因健保已有明確的違法失職事證,而必須行使調查權以備「事後監察」的糾彈所需。

最近被學界嚴厲批評的「行政院所屬各機關委託研究案之探討」調查報告,以及「我國對外邦誼資源運用之區域分配與成效檢討」、「政府對於傑出運動員培育與輔導之探討」、「如何提升技職教育水準增加就業能力」等多項調查報告,都不屬於事後監察的調查權行使,監委的調查報告不但像學術界撰寫的政策研究報告,甚至因事前監督變成事前指導,也有侵犯行政權之嫌。

在憲法增修條文中,監院的「同意權」已被取消,地位也已非國會,「監視權」法源早已不再存在;更何況,陶百川一向主張監委應自我節制權力,即使是對監視權的行使,他也認為應有一套標準:

其一,監視而不干涉,監委的任務祇能當「耳目官」,但不能替行政部門決策或執行,監委不但不應干涉司法審判,對行政機關也不應越俎代庖。

其二、對行政機關尚未實施的措施,監院應以不調查為原則,比方說,政府未決定加價前,監院就不應對加價措施調查,否則就是事前干涉行政。

其三,對於行政機關的營繕工程或購製定製變賣財物,如果尚未決標,監院若接獲控案,應先交審計部查覆,不宜遽行調查,否則對行政機關或審計部都是越權。

其四,監委在查案時,如對查案對象有所批評,應聲明是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監院,更不應在查案時,就發表對案情的看法,或者指示案情應該如何處理。

但現在的監察院卻不知節制權力,院長三不五時就講一些不屬於監察權範圍的奇言怪論,監委也誤以為自己是立委,並且經常假調查之名行干政之實Control Yuan竟然out of control(失控)至此!

 

清水農場 遭濫墾600公頃〔摘要1.29.2010.自由 游太郎/花蓮〕原為警總管訓流氓基地的花蓮縣卓溪鄉「清水農場」廢除後,1300公頃的國有地,不到5年竟被竊占、濫墾近600公頃,經當地原住民不斷反映後,行政院長吳敦義下令徹查。

李鈞震:監察院沒有調查花蓮縣縣長,顯然是刻意包庇貪官污吏。

 

宗教團體擁樓 【摘要1.29. 2010 蘋果】台灣的宗教團體經濟實力雄厚,且名下多擁有不動產,甚至是位在北市精華地段的商辦大樓。捷運大安站旁的道慈大樓,所有權人為「世界紅卍(音同萬)字會」台灣總主會,信義路四段、基隆路一段口的信基大樓為財團法人「台北市教會」所有,「法鼓山」也在2007年買下位於延平南路上的德貴大樓,並斥資翻新,去年更名為德貴學苑正式啟用。

宗教團體置產,下手卻都是一擲千金。據悉,西門町中山堂附近的德貴大樓,法鼓山花費逾五億元買下,目前全棟自用,未出租給其他業者。知名宗教團體資金雄厚,買下後不輕易出售。鄰近信義計劃區,屋齡十三年的信基大樓,頗受外資青睞,不管買方價格怎麼喊,財團法人「台北市教會」就是只出租不出售。

李鈞震:監察院沒有調查台灣的宗教權貴,詐欺社會大眾、涉嫌斂財,顯然是刻意包庇宗教權貴,以達到聯合詐騙百姓的目的。

 

我很不爽【摘要1.29.2010 蘋果】王先生 不滿機場缺乏危機意識。總統馬英九出訪時,桃園機場發現手槍及子彈,我到過很多國際機場,都把自動儲物箱撤離,甚至撤銷,改人工服務,而松山以及小港兩機場,還大剌剌將自動儲物箱擺航站出入口,真沒危機意識。

 

聖人不能當檢察總長【摘要1.29.2010.江春男 蘋果】黃世銘被提名後,佳評如潮水湧現,要擋也擋不住。社會上一片頌歌,頗有「斯人不出,奈蒼生何」之嘆!這種「造神現象」,在媒體政治時代屢見不鮮,陳水扁、馬英九各領風騷,而今安在?還有一位王聖人,他的大公無私和嫉惡如仇,幾乎無人可比。

當初大家以為他進入監察院之後,一定會有轟轟烈烈的作為。可惜,到現在還搞不出什麼名堂,「王聖人」變成嘲弄之詞。

其實在司法界像黃世銘這類型的人物不少,「鐵面無私和自律嚴謹」是檢察官的基本條件,而非充分條件。其實,社會應該關心的是他過去辦案的紀錄,包括過程和結果,一件一件拿出來評價,從中找出他有無政黨色彩,他的司法觀念以及對人權法治和新聞自由的看法。

美國大法官通過任命之前,在國會聽證會上,以前辦過的案子,全部被掀出來。尤其涉及意識形態的案件,自由派和保守派都會磨刀霍霍。獨立檢察官的任命也是如此,過去經手的案子如被發現有明顯問題,必過不了關。

黃世銘經手的案件,是否經得起考驗?例如帶隊搜索報社和起訴立委的案件,全部攤在桌上,讓事實和法理說話。他對司法改革的看法,對國務機要費統一解釋的態度,都是國會行使同意權之前必須面對的問題。輿論可以載舟,可以覆舟,捧得高,摔得重,造神運動」是媒體的惡作劇,只有三分鐘熱度,千萬認真不得。

李鈞震:

1、江春男的「社會知名度」不如王聖人,因此產生嫉妒心,惡意批評王聖人。王建煊,確實是台灣五萬年以來,最了不起的聖人,而且不需要政績與理由。

2、只要學會「拍馬屁」的功夫,都應該可以當聖人。台灣的宗教權貴,都是聖人;國民黨的權貴階級,都是聖人;共產的黨權貴階級,也都是聖人。

3、蔣經國時代的檢察官,絕大多數都是國民黨權貴、竹聯幫的「奴才」;抓黃信界的檢察官,是超級宇宙無敵大聖人,謝文定、黃世銘、王建煊一定不敢否認。但是只要站在「國家主人」的面前,這些「奴才」瞬間都變成了聖人。

4、事實上,台灣的司法官與宗教權貴的犯罪率,遠高於一般平民百姓。這就是當聖人的標準。

5、李鈞震,確實是100%的小人,不需要證據,只要有「自白口供」,就可以定罪。

參考資料:監院糾正北市貓纜「不敢打馬」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