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5日 星期一

疫苗的五個專業問題

H1N1新型啟迪啟迪73

【摘要1.25.2010.自由黃奕廷】台灣之前接種疫苗後死亡病例,官方說法「與疫苗無關」;這是疫苗「安全性」的爭議。上週出現首例施打H1N1新流感疫苗後「仍感染新流感」的死亡病例(台中二中的盧姓學生),這是疫苗「有效性」的問題。

筆者任職美國政府衛生單位,參與新藥上市核准過程,及上市後安全性追蹤,應有「專業」資格向衛生署請教幾個問題:

1、台灣到目前為止注射五百萬餘劑H1N1新流感疫苗,死亡人數30人;美國注射了近一億劑,死亡人數32人。美國接種人數為台灣20倍,死亡人數只多了兩名,比例差距極為驚人。請問衛生署如何解釋?

2、美國對「沒有生產過的」疫苗,規定必須測試1150,且這些人皆無嚴重不良反應,才能核准上市。推測國光適用的應該是這條規定,不是「病毒株改變」的規定。那麼,國光測試的樣本,為什麼只有475人?

3、國光生技曾於媒體投書表示「國光確實有季節流感疫苗製作之實際經驗(衛署菌疫製字000113號)」。可是,「衛署菌疫製字000113號」藥證,乃是2001年衛生署核發給由日本北里研究所製作,國光「分裝」的「季節性流感疫苗」的藥證;2009年國光「製作」的「H1N1新流感疫苗」卻借用這個2001年核發給北里的「季節流感疫苗」藥證,請問衛生署依據何在?

4、針對H1N1疫苗,美國的食品藥物管理局FDA就「既有藥證的季節性疫苗」,以「更換病毒株」的方式快速審核,因為這些廠牌過去的紀錄track record已經建立起安全性總則(safety profile)。

FDA所指的「既有藥證的季節性疫苗」,針對的是有「產製」季節性流感疫苗藥廠;然而國光先前是「分裝」,不是「產製」。現在以受北里委託的藥證,沿用FDA同一法規。請問衛生署,既然沒有過去的「產製」紀錄,國光產製(不是分裝)流感疫苗的safety profile是什麼?為何准許國光用同樣的法規上市?

5、日本打完H1N1疫苗後的不良反應,一百餘件判定後約一半與疫苗有關;厚生省因而決定進口國外疫苗,作一萬人的人體試驗,研究各不同製作方式疫苗的副作用。請問衛生署:國光的「師父」尚且需要進一步研究,「徒弟」的產品有沒有必要做進一步的分析、檢討?(作者任職美國衛生部HHS)

 

什麼叫「打太慢」?【摘要1.25.2010.自由 謝姿慧】政府一直宣導人民一定要趕快去打疫苗,但從一開始打到現在死了多少人?劉小弟的死目前仍未查出確切的死亡原因?而台中高三生的死亡,更是撲朔迷離?

看到疾管局給的答案是「打太慢了」!請問:什麼叫做「打太慢」?學生不是都按照疾管局給的時程在打嗎?怎麼會有「打太慢」之說?我能夠認同打疫苗本來保護力就不是百分百,但是有沒有人發現現在只要打H1N1疫苗出了事情,疾管局永遠把責任推給民眾!

劉小弟的死,說是自體免疫的問題;高三生的死亡,說是打太慢;多少孕婦打了之後造成流產或死胎,說是孕婦本身問題或是胎兒有問題。有問題的永遠都不是疾管局,有問題的永遠是民眾,這樣疾管局還好意思宣導民眾去打疫苗嗎?

出現緩打潮,衛生署長只會批媒體「製造恐慌,影響接種意願」,請問,不給個交代,誰敢去打?誰要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李鈞震:

1、行政院衛生署的高官,都屬於國民黨權貴階級出身,他們都沒有國際學術地位,也沒有太多的實務臨床經驗,他們都是依靠數據、報表過生活的庸才。他們面對問題的唯一反應是:推卸、不沾、轉移方向、尋找藉口。

2、兩蔣統治時期,總統府與五院的官僚,從大到小,一定要「黨關係」非常好才能進入擔任。一旦進入,就成為權貴階級。這些權貴階級,少數一開始有專業知識,但絕對大部分都沒有專業能力,例如馬英九。

3、國民黨的權貴階級,要保住飯碗,要加官進爵,靠的不是專業能力,而是人際網絡關係,最重要一定要懂得交際應酬、相互酬庸、建立派系,著重表面功夫,擔任仲介幫長官拉皮條「介紹美女陪睡」。

4、這些權貴階級,只要經過十年,專業知識就會忘光光,但是會說大話、專業術語,用來呼嚨百姓。因為沒有真才實學,所以遇到問題就不知所措,只會1推卸、2不沾鍋、3轉移方向、4尋找藉口、5找代罪羔羊、6栽贓抹黑、7伺機報復。「馬英九症狀」,其實是多數國民黨權貴的共同病症。

5、國民黨的權貴階級,因為自己沒有專業能力,所以8會找「專業奴才」來幫他們寫演講稿、出書、寫書法、安排作秀、形象包裝等等。但是,不能找太專業的人才,因為會暴露出自己的愚蠢與無知,那樣心裡壓力很大,所以9權貴們還會「聯手打壓」知識份子。然後10習慣性以「權威、命令」代替「法治、公平」,來管理組織,造成外行領導內行的現象。

6、最深藍的「權貴階級」是,將官、黨部、行政院官僚;然後是考試院、監察院、司法院官僚;接著逐漸擴大污染範圍到各縣市的官員、各級學校的校長與老師、黨營事業;最後被污染區塊是鄉鎮地方政府與國營事業。愈深藍的區塊,「馬英九症狀」愈嚴重。

7、民進黨、台聯黨有許多大老,是從國民黨系統出身,當然沾染「國民黨權貴階級」的生活習慣、思考模式與病症

8、目前馬政府的總統府、行政院的官員、五院的官僚,幾乎都沒有國際學術地位,沒有專業證照,也沒有行政通過「國際ISO認證」的人生經驗,沒有在國際大企業工作的能力,都沒有資格擔任鴻海集團中間幹部的資格與能力,唯一的特徵是「黨關係」良好、忠心。曾志朗、李羅全、朱敬一是極少數的例外,但也都不是擔任重要職務。

9、楊志良、郭旭崧、吳敦義、金溥聰都沒有國際學術地位,也沒有行政通過「國際ISO認證」的人生經驗,更沒有在國際大企業工作的能力,都沒有資格擔任默克、嬌生藥廠中間幹部的資格與能力,唯一的特徵是「黨關係」良好。

10、國民黨文化,缺乏尊重人權、社會公平正義、專業要求。這是蔣經國這一生都沒有實行憲法的主因;這是馬英九、金溥聰、吳敦義、朱立倫這些權貴,這一生都沒有參加過民主運動、人權組織、消費者文教基金會的主因。這也是為什麼國民黨籍的學者,絕大多數都沒有國際學術地位的主因。

11、非常信任國光疫苗的百姓,就投票給國民黨;不相信國光疫苗安全性的百姓,就投票給非國民黨。

參考資料:言而無信126 馬英九30年考不到律師執照

 

中國的馬英九們【摘要1.25.2010.自由 王思為】馬英九希望立法院下會期能盡快通過「中國學生來台」相關法案。馬先生認為,中國學生在台灣受到民主制度影響,回到中國後反而是更大的宣傳。這個論點,是沒有根據的。

台灣的民主化,如果沒有當時黨外人士的持續衝撞,以及美國在背後的支持,難道靠著少數留學歸國的留學生們,就能讓國民黨退讓嗎?

以馬英九的例子來說好了!他當年在美國哈佛大學當職業學生的時候,專門向國民黨當局打小報告、蒐集海外台灣異議留學生的名字,製造出一長串不得返鄉的黑名單,也就是說根本不讓那些主張不同意見、思想開明進步的台灣留學生們有回國挑戰威權的機會。

更糟糕的是,當馬英九頂著美國名校畢業的光環回國之後,非但沒有對台灣社會有過任何進步、開放的思想的貢獻,反倒猶原充當黨國保守勢力的打手,繼續散佈反民主、反自由的中國醬缸思想,迂腐的程度比沒有喝過洋墨水的人還糟糕。

馬英九所希望開放的中國學生裡,其中有多少會是如同馬英九之流的職業學生?劉曉波一般的民運人士,還需要到台灣來求學才知道什麼叫民主嗎?一些「中國的馬英九們」學成離開台灣返回中國後,為了升官發財,這些人有可能促進中國的民主化嗎?馬先生,有沒有先反省自己?【台灣智庫諮詢委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