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1日 星期五

公務員考丙下限 3趴變1趴

馬英九政績174

【摘要5.21.2010 蘋果何哲欣、王家俊】立法院司委會昨初審通過《公務人員考績法》修正草案,引發爭議的丙等比率,從考試院版本的「不得低於3%」,下修為「不得低於1%3%」。

考試院官員昨說,以主管不得罪人心態,一趴打丙將成常態,三十萬公務員,一趴約三千人,「公務員可鬆口氣。」但全國公務人員協會理事長陳川青仍批評訂考績比率不符人性管理,只是「懶人做法」

內政部張姓科員說,重點是高階官員輪不到,「都是苦命的基層輪流吃丙。」公部門講究服務,銓敘部改革,抓最後幾名倒楣鬼,「根本沒意義!」行政院高姓科長說,考績爭議已泛政治化。

李鈞震:馬英九,真的沒有改革誠意。

參考資料: 殺戮戰場196 從不想再連任處 重新出發!

女兵未婚懷孕 輔導長播的種【摘要5.21.2010 蘋果王烱華、吳家翔】國軍性醜聞頻傳,陸軍航空特戰指揮部教勤連,發生女兵未婚懷孕,對象竟是直屬上司

由於該連郭姓女兵,常進出吳姓輔導長寢室遭人檢舉,航特部三月三十一日調查後發現女兵已懷孕一個多月。輔導長仍因違反兩性營規被記兩小過並調職、女兵被記申誡兩次。

吳姓輔導長還遭控,只要是他留守的假日,就會開派對烤肉飲酒,還被阿兵哥爆料曾親吻女兵及撫摸女兵,國防部已明訂營區內禁酒,航特部也將吳再記過一次。

此外,陸軍裝甲第五四二旅砲兵營女排長,二月二十五日遭士官強吻,與副營長強制猥褻。

監委高鳳仙調查認為,副營長林姓少校、副排長李姓上士對女排長涉嫌強制性交及強制猥褻,敗壞國軍形象,且該旅執行內部管理及兩性教育不力,陸軍第六軍團指揮部督導不周。監院昨通過糾正陸軍司令部、第六軍團與五四二旅。

醫師勾結假病患 2年A8千萬 王志宏/呂素麗 中國時報2010.05.21摘要】    國軍高雄總醫院精神科醫師陳博仁,涉嫌與假病患勾結開立診斷證明,兩年來共A保險公司八千多萬元。

主嫌楊蕙華送禮給醫師,拉攏醫師開立假診斷證明書,向保險公司申請理賠金。楊女光靠住院就賺七百萬元,她還「呷好逗相報」,牽線廿多名親友加入裝瘋賣傻的行列,有人還賺了八百萬元。

中產階級的下沉【摘要5.21.2010劉明德蘋果】20年前,台灣曾有數目龐大以及充滿活力的中產階級,但這種情形,現在完全不一樣:中產階級的數量不斷萎縮,他們非常挫折沮喪、壓力沉重、負擔越來越大。誰造成的呢?

不可否認,政府要負很大的責任。但是,我們對於貧富差距的拉大無動於衷、事不關己,就不會發生今天這種情形:政府的減稅、減稅、減稅,綜合所得稅降低1%、或是遺產稅從50%降到10%、或是提高標準扣除額等等。

實際上,政府從其他很多方面加重了中產階級的負擔、而且只加重中產階級的負擔,而真正得利者、得大利者,是台灣的有錢人,至於那些被中產階級視為窮人的那些人,那些人的支出(主要是社會福利部分)其實也加在中產階級的肩上。

這幾年來,政府大力減稅,百分之一的有錢人是吃了99%的大餅,而99%的中產階級才分了1%的餅屑。

政府的帳面負債已將近5兆元,而且,還不斷增加,誰來償還呢?根據財政部唯一的一次公開資料,在5年前,台灣最有錢的40名富人裡面,8個人繳稅是零,有17個人平均只繳1%,以此來看,國家的負債不可能由有錢人來承擔,難道會是由窮人來承擔嗎?也不會。

所以,最後的重擔是落在中產階級身上,尤其是薪水階級,一毛錢也逃不掉的薪水階級。以何方式來承擔呢?

通貨膨脹、越來越差的生活環境、越來越昂貴的生活費用、越來越多的犯罪、提高公立教職員提領月退俸的門檻、就業機會一再減少、社會福利減少……【德國柏林自由大學政治學博士】

擁抱中國後挑戰依然在 【何彩滿 中國時報2010.05.21摘要】以國民黨的觀點來看,台灣競爭力下降的主因,在於過去十年來的鎖國政策;而台灣之未來經濟發展的驅動力,則有賴中國廣大的需求市場,以及相較廉價的生產與勞動成本。

    藉香港為對照,香港與大陸簽訂CEPA後的狀況,來思考台灣的未來。前不久聯合國開發組織公布最新的報告指出,香港是全球最先進經濟發展地區中,貧富懸殊最嚴重的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學者雷鼎鳴說,香港九七回歸之後實質GDP雖有四成五的成長,但此增幅的數據背後大有問題2009年每戶人家的平均名義收入,較1997不但沒有提升,反而下降了2.34

    雷鼎鳴無意間透露出來,即使與中國簽訂了CEPA,香港不見得擺脫得了經濟停滯的命運。香港與中國簽訂CEPA的2003年之後,外來直接投資的確明顯增加了。2008年的外來直接投資淨額達4643億港幣,是2003年的4.36倍。

回歸十多年來,中國經常是名列前茅的主要投資者。問題是,究竟這些外來投資者對香港何種項目感到興趣呢?幾乎沒有例外,不論是外來投資或是香港本地巨商,外來金額幾乎有一半都進了投資控股跟房地產有關的項目。

    生活在香港的人,常帶有一種覺悟:「這一輩子再怎麼幹,我都只是李嘉誠的打工仔」。香港寸土寸金,香港整體乃由極微少數的幾個地產大亨牢牢控制著。

    從食衣住行育樂,你想得到的,幾乎不脫離這幾個少數集團。他們藉由地產的控制,排除外來競爭。更值得注意的是,中小企業的生存或是具有創意的商業發展的可能性,常常因為地產成本過高,而被扼殺了。

集團大亨,可以在立法會安排更多的遊說者或甚至成為立法委員,直接制訂與通過有助於既得利益者的政策。   一邊擁抱中國,香港一邊繼續高喊「國際化」,東方明珠依然害怕「邊緣化」。     (作者為香港大學亞洲研究中心博士後研究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