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6日 星期一

牛頭馬面

連勝文槍擊案5

〔摘要12.6.2010江春男 蘋果〕連勝文遭槍擊案,兇嫌馬面堅稱誤殺,與連勝文及其友人說法相反,又有不少人指稱因勒索未遂憤而殺人。各種傳言越傳越離奇,這個高度政治性的事件,警方如不迅速破案,馬政府威信必定更受傷害。

1.掐住脖子,對著頭開槍,連勝文只傷及顏面,這種百萬分之一的機率已夠神奇。更奇的是,2.剛好有神祕勇士,在千鈞一髮之際恰巧卡住兇嫌扳機,使他無法開第二槍。319阿扁子彈穿過腹部,已夠驚奇,這次更達神奇境界。

大部分報導指向勒索未成憤而行兇,但殺人要判死刑償命,3.為勒索而賠上自己性命,機會與成本不成比例4.在公眾場合隨機殺人,更有違常理

5.與連勝文無深仇大恨,何必置他於死地。6.連勝文人高馬大,比他高出一個頭,兇嫌即使神經病,也不敢找這個目標。

這個政見會場似乎是牛頭馬面,包括候選人及其友人、證人和見義勇為的勇士都有複雜背景,反映國民黨在永和地區難以動搖的真實基礎。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連勝文從政沒幾年就如此深入社會,與江湖人士打成一片,超越其家世背景拘束,如假以時日,政治前途不可限量。

本案應該請神探李昌鈺協助調查,以強化公信力。如無法盡快破案,應仿照319成立真相調查委員會,並請在319累積豐富經驗的名嘴成立督導小組,即時對檢調單位的說法一一駁斥,有助於提升名嘴的公信力。

馬面 把大家變成豬頭 〔摘要12.6.2010孫慶餘 蘋果〕民進黨表面無傷,其實受到最大重傷,與路人黃某一樣倒楣。而槍擊事件關係圖,到現在還理不出頭緒,馬政府更是豬頭。

一顆子彈當晚及次日,連家、藍營站台者及藍營名嘴都朝「行刑式」槍擊宣傳,要大家用選票討回公道。蔡英文發表聲明要馬政府為治安事件負最大責任,陳文茜竟罵她冷血、推卸責任(兩顆子彈及一顆子彈事件,陳文茜都是最大鬧場者及刻意誤導者)。

很明顯,一群槍案不相干者利用連勝文鮮血來謀奪政治利益。在藍營電視螢幕排山倒海的兩天宣傳壓制下,民進黨成了唯一替罪羔羊第一個豬頭。

連勝文傷勢似重不重,連家看完傷勢後,卻當眾演出「苦主」戲碼。而台大醫院不說子彈從顴骨穿出,卻說從太陽穴穿出。

在一般人理解中,太陽穴是必死或終身傷殘要害,但連勝文兩天就能吃飯聊天,還可提早出院,使全國關心者及基於義憤投票(向民進黨討公道)者全變成豬頭,台大醫院則是扮演義務宣傳幫手的另一個豬頭。

犯案的「冷血」槍手馬面呢?他犯案之前焦慮的猛「叩」杜義凱他所選定獵場的總幹事。杜不接手機,他又轉「叩」杜的司機。同時他槍擊連勝文被捕後,他又要求杜替他出面找律師。獵人與獵場關係完全混淆了。

被連勝文及現場人員看成江洋大盜,說他罵「連勝文,XX,你死定了」狠話的馬面,其實更像魯迅筆下可憐可笑的阿Q─一個不折不扣的豬頭。他如果不是被利用了,就是根本搞不清自己在做什麼,或他的整個豬頭形象是被「包裝」出來的,背後還有更大內情。(例如他若真是勒索陳,何以要槍擊連?)

馬面到場後還要先放「起身砲」(猛「叩」讓對方知道),現場為了等他來,也早已如臨大敵,有大批兄弟待命,然後他仍能身手矯健的「行刑」連勝文,並當場被逮。這全然不是殺手行徑。

而被馬面委託的杜義凱竟能揚長來去大陸(去大陸幹什麼?)。被馬面指名有恩怨的陳氏父子,也說不認識馬面或不熟,雙方沒有恩怨。以上故事已經不是羅生門,而是荒謬劇場,把觀眾當愚人。馬面把大家都變成豬頭,他自己則是莫名其妙的豬頭。

監看新聞台有感〔摘要12.6.2010自由 陳耀本〕連勝文遭槍擊,本人基於所學與新聞工作有關,從案發一直到凌晨三點,寸步不離守候電視機,並輪著看各台報導角度和來賓說詞。

這幾天有人質疑中天陳文茜和T台,但本人認為最該談論的是黃光芹。她可以毫無根據,莫名其妙四個多小時堅持1.「三人犯案」、2.「連勝文座車遭槍擊」、3.「歹徒由凱道尾隨而來」,只是為了一口咬定歹徒就是針對連勝文。

黃光芹當天在東森擔任來賓,案發不久開始提到上述三項論點,同為來賓的華姓、陳姓資深社會記者就經驗提出合理看法時,黃都連番以「三高見」插話詰問,逼得華姓記者多次搖頭嘆息。

「三高見」中的「座車遭槍擊」最離譜,因為那種情況下,記者就算怎麼塞車,半個小時一定會拿到鏡頭,黃光芹自認為資深媒體人,不應該連這個都不懂,一個可以睜眼說了四個多小時瞎話的記者,讓人不敢苟同。(作者就讀義守大學大眾傳播系)

參考資料:培根啟迪27 論狡猾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