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3日 星期五

「去史達林化」與「去蔣化」

〔摘要12.3.2010葉虹靈 蘋果〕近日外電報導,俄羅斯總統梅德韋捷夫將持續推動「去史達林化」,他曾數次表達「史氏雖有貢獻,但他對自己人民犯下的罪惡不該被原諒」。俄國社會對前統治者分裂的歷史記憶,在台灣也似曾相識。

數百萬人在史達林的大整肅(Great Purge)中受害,歷史學家認為這是人類歷史最黑暗的政權之一。

梅德韋捷夫規劃中的「去史達林化」措施可能包括,全面解密共黨政權政治迫害檔案、提高政治受難者撫卹金、搜尋他們的遇害地點,並建立更多博物館與紀念碑,甚至可能立法禁止美化獨裁者等。

今年俄羅斯盛大慶祝「衛國戰爭勝利65周年」,史達林功過再度成為輿論焦點。在這過程中曾傳出,莫斯科市府要在展覽與裝飾上,出現史達林的姓名與照片,共黨及左翼份子大表歡迎。但人權組織極力反對,認為懸掛這些有史氏肖像的宣傳品,是對暴政受害者的褻瀆

前朝政府「去蔣化」手段被批評粗暴,但馬政府上任後,旋即掛回中正紀念堂牌匾,持續以國家資源紀念威權領袖,更是舉世民主國家罕見。

蔣氏後裔設計的兩蔣文創商品推出「金色子彈」、「銀色子彈」吊飾,在網路上、兩蔣園區及號稱本地文化地標的大型書店隨處可買。

商品「創意」可能來自蔣氏一生戎馬倥傯,卻不免讓在白色恐怖中遭槍決的政治犯家屬,憶及親人胸口的彈痕,而有二度傷害甚至羞辱之感,我們卻也不見社會對此曾有討論遑論批評。

若從政治學的角度來看,台灣民主化程度確實遠高於俄羅斯,但若要比較兩個社會如何面對處理威權餘緒,兩國的差距大概不如我們想像中遙遠。〔作者為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執行祕書〕

威權統治者的史觀〔摘要12.3.2010自由社論〕1949年前後,中國國民黨在內戰中被中國共產黨打敗,蔣介石政權流亡並不屬於中國領土台灣

為了確保權力,蔣介石在黨內清除異己,並嚴密控制台灣社會,可以說,不論當時的在地人或隨蔣介石來台的人,只要膽敢挑戰蔣介石,或令蔣介石感到威脅,都會受到政治迫害、監禁,甚至處死

那個年代,正是肅殺氣氛非常濃厚的白色恐怖時代。如今,綠島豎立的人權紀念碑,儼然是對蔣介石的無言控訴,它跟二二八紀念碑一樣,讓世人永遠記得蔣介石迫害人權的一段醜史。

當年,為了集大權於一身,蔣介石把來自中國的立法院、監察院、國民大會,全部變成萬年國會,不必定期改選。同時,他自己也不受中華民國憲法的拘束,一再由毫無民意基礎的國民大會選為總統直到病逝,堪稱「永遠的蔣總統」。

馬英九所謂的地方選舉,就是這種政治環境下的產物。蔣介石不開放中央選舉,不讓台灣人參與政權,遂用地方選舉粉飾民主假象,而且,蔣介石還利用操弄地方派系,甚至做票,來控制地方政治。台灣的地方政治,至今依然存在著賄選、黑道介入等遺毒,始作俑者便是蔣介石

馬英九竟然如此為六十年前開始的地方選舉定位,問題顯然出在他完全認同蔣介石的威權統治。這也是為什麼,他會說出這樣的話:「國人在享受自由、民主、人權與法治生活時,不要忘記這是許多先賢先烈以心血所打造的成果,必須給予應有的歷史地位」。

馬英九的言下之意,台灣人民對包括蔣介石在內的外來政權,還應該感恩戴德哩!要求被害者尊重施害者,這是哪門子的歪論!台灣有今天的民主,要懷念先賢先烈,也應該是二二八屠殺、白色恐怖的冤魂,以及從黨外以來的反蔣人士才對吧!

馬英九念茲在茲的,不是兩蔣堅持反共立場,也不是蔣經國晚年認同台灣、堅持三不,而是兩蔣集大權於一身的威權統治。此所以,當年討論總統民選方案,他主張間接的「委任直選」;當上總統之後,一再封殺人民的公投案。

至於他與中國聯手虛構九二共識,將中國視為宗主國,則連「中華民國」都無法容身於兩岸之間,遑論國際社會。馬英九口稱捍衛中華民國,所作所為卻是消滅中華民國,把兩蔣的「正統」地位連根拔除。

公眾人物寫日記,經常是準備給別人看的,未盡符合客觀事實。蔣介石的日記縱為可資參考的史料,但他記錄了什麼是一回事,實際的作為又是另一回事。馬英九說一套、做一套,大家不能「聽其言」便相信,最後的檢驗還是「觀其行」。

參考資料:

成功大學共產黨案

秘密拘禁期間的處遇(二)

抓匪諜扣帽子 警總在看著你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