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6日 星期一

言論自由大戰法西斯鬼魂

〔摘要12.6.2010蘋論〕所有包括左翼右翼的法西斯國家一樣,永遠拿社會安寧、兒少福利、國家安全、和諧秩序當藉口,進行管制言論自由。他們為什麼痛恨言論自由?因為害怕有人說出對他們不利的事實真相。

上個月,立法院初審通過《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修正草案,報紙不得刊載描述犯罪細節的文字或圖片。如果三讀通過,連勝文的新聞將只能寫:「連勝文昨晚在為陳鴻源站台助選時遭槍擊臉部,送台大醫院急救中。」

至於兇手如何衝上台、如何對連開槍、如何遭到制伏、子彈如何貫穿臉上哪些部位……一概不能描述。這樣的新聞能看嗎?是負責任的新聞報導嗎?對得起閱聽大眾嗎?

民眾滿腹疑問卻沒有下文,跟中國一樣。馬當局真是急呀,急著跟中國政治接軌!

約翰甘迺迪總統遭到狙擊喪命時,報紙電視細節報導,電視更是長期一再倒帶重播,美國兒少都成了神經病?都得了創傷症候群?

羅伯甘迺迪、雷根遇刺、黛安娜王妃車禍死亡……也都被詳盡報導,歐美兒少都成了變態狂?精神病患嗎?

有任何數據與理論證實媒體的新聞報導導致兒少模仿行兇或心靈受創嗎?如果當時的《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按台灣官僚、立委的標準,甘迺迪總統被刺的新聞只能這樣報導:「甘迺迪總統今天在達拉斯遭狙擊頭部死亡。」完了。

黛安娜的新聞是:「英國王妃黛安娜與男友開車在隧道中撞車死亡。」完了。

除了《刑法》,「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還可引用「廣電三法」、《個資法》以及《兒少法》來壓迫媒體的言論自由。用四種法律對付言論自由,比中國還多,有臉自稱民主國家嗎?

在法條中埋伏「犯罪」、「細節」等地雷,又不加以定義,等待媒體踩到地雷即如獲至寶,罰款禁播,展示威權,算是個什麼東西?

當年美國「五角大廈報告」被《紐時》曝光,最高法院判媒體獲勝,彰顯言論自由超越國家安全;現在的「維基解密」歐巴馬政府很難控告維基,也基於同樣的理由。

國家安全遠比兒少福利重要吧,都不能侵犯言論自由,台灣這批偽善地打著兒少名義的法西斯們,竟企圖箝制言論,像極了爬出老墳墓的活乾屍。

學界菁英的傲慢與偏見 〔摘要12.6.2010呂一銘 蘋果〕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的成員,大多屬於學界專業的菁英,然絕非是「萬能」或「萬事通」的超博士。

若是談到媒體經營實務層面,就未必那麼透澈,如同當後勤,和在第一線作戰的思維和作法,必然產生落差和糾葛,不能一概而論。核發電視台的執照,和管理(非箝制或管制)電視台的思維和作法,亦截然不同,不能本末倒置鬧笑話。

譬如NCC主委蘇蘅引用大法官釋字第364號文「若傳播媒體有妨害善良風俗、破壞社會安寧、危害國家利益或侵害他人權利時,國家可以依法予以限制」,這是用來規範已拿到執照的頻道營運商在使用執照營運時的行為,不適用審核壹電視頻道執照申請,怎能未審先判?

顯然NCC的「預設立場」和「自由心證」,就是以《蘋果日報》過去的「羶色腥」報導,致產生了先入為主的誤判,淪為菁英「自以為是」的傲慢,及封建道德思維的偏見。

當年台灣民主先進前仆後繼的努力,始廢除《刑法》第100條和《出版法》,就是要求落實言論和新聞自由的保障,但為「妨害善良風俗、破壞社會安寧、危害國家利益或侵害他人權利」,亦有相關的配套法令,譬諸《刑法》、《民法》均作增訂,且有《著作權法》、保障隱私權等等。

媒體若是觸犯相關者如誹謗、妨害名譽,甚或涉及內亂外患者,皆有法令規範,像不久前又有《個人資料保護法》的立法,乃至頗富爭議性的《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修正草案,並訂定「廣電三法」等等,在在說明台灣管理媒體法令已多如牛毛

況且廣電媒體受到法令層層節制的情形,更比報章雜誌多得多(證照還設年限),難道核發執照後,壹電視便能獨自「逍遙法外」嗎?簡直荒謬至極!

媒體的管理和自律本就須與時俱進的,世界先進民主國家的媒體,則以「自律」約制,倘逾越過分自有法律和市場制裁,經營者自負成敗責任,不勞政府操心。

美國「自由之家」11月發表的個別國家的新聞自由報告,就直指台灣媒體的獨立性受到質疑,並缺乏公共政策辯論,未能善盡監督、制衡功能,是新聞自由倒退的主因之一

顯然類此否准壹電視的作法,就是一種主觀臆測、未審先判,形同打壓媒體自主經營的空間,無論如何,是民主的大倒退!

像台灣廣告主協會就曾發起拒絕在劣質媒體刊登廣告的活動,還有民間團體發起的「拒看」運動,皆不勞政府管制及分級,就已達新聞淨化效果,回歸自由市場機制,足見「管制」媒體的思想是跟不上時代的,只有開放、自主和自律,才是硬道理!NCC菁英的傲慢和偏見可以休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