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9日 星期四

健保的魔鬼 在醫療浪費

吳敦義政績247

【摘要2010/12/09 聯合報 王天健/科技法律研究人員】醫院及醫師告訴你:「這個藥要自費,那個病床要自費」的情形屢見不鮮,新醫療技術和人口老化,更是醫療費暴增的原因。

在這種情形之下,二代健保對收費的訂定,卻是浮動的依照前三年的醫療支出來決定,而且是在監理會中決定。

任何人都知道,「量入為出」是規畫花錢的基本道理。健保如果「量出為入」,而「裝錢的口袋」又是在別人身上的時候,「浪費」就會是更嚴重的問題。

更何況醫療資源浪費又是無解的結,而決定收支大計的監理會,又是醫界代表,完全不能指望他們,站在我們這些「大多數繳保費人」的角度,決定我們應該繳多少錢。

〔梁旭東/醫(嘉義市)〕二代健保修法在立法院遇到僵局,主要的問題出自費基(採用家戶所得)的爭議。

由於目前所得稅計算不到地下經濟、炒房炒股所得、退休所得、海外所得,這個漏洞已被大家圍剿、質詢。衛生署又提出失業者和家庭主婦推算「虛擬所得」的設計,想當然被罵得更厲害。

1.所得高的人批評像在繳健保稅,2.上班族受薪階級抱怨一分錢都逃不了,3.低收入民眾抱怨那來的「虛擬所得」,4.單身族高喊「單身難道有罪?」為什麼大家都抱怨?

因為健保所規畫的繳費計算制度是不公平的!不管採用那種收費方式,都沒辦法讓所有人滿意。要達到真正的公平,繳納健保保費應該以「人」為單位。再輔以使用者付費,或加大部分負擔,大家才會為自己的健康負起責任。

如果拿房屋稅加上地價稅取代「所得稅」作為費基的依據參考,會不會比較能接近真正公平?因為所有的經濟行為結果(包括地下經濟),最後都會呈現在所居住的房屋及地段上

健保的戰場 不在立院【摘要2010/12/09 聯合報】健保的戰場,其實不在立法院,而在如何面對社會。健保,必須改弦易轍,這是民眾可以理解的事;但制度的更張牽動所有國民權益,如果不說清楚就要霸王硬上弓,絕非明智之舉。

何況,行政部門連執政黨立委都無法說服,如何指望民眾心悅誠服?

看衛生署的版本,確實還有不少有待商榷之處。一,訴求制度改革,卻把更多人口放入免繳及減費範疇,讓費基更流失;二,宣稱要擴大對高所得家戶的課徵,卻讓薪資階級承受更大負擔;三,要將原在區域加保的失業人口納入,卻不當創造了「虛擬所得」一詞,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不可否認,台灣健保制度的美好,在於它帶有社會福利精神;但這也正是它財務無法健全的最大致命傷。二代健保,是整個吳內閣必須共同因應的事。

簡單地說,行政部門若要擴大健保免費及減費範圍,那麼政府所負擔比重勢必要提高,而不能將自己的慷慨隨意轉嫁給薪資階級承擔。

至於要用什麼方式籌措財源,中央政府要設法解決,財政部更不能作出一副事不關己的姿態。執政黨要把問題攤開來,積極和民眾對話、溝通,從而修正法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