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7日 星期二

個人隱私與公眾利益的醫學倫理考量

連勝文槍擊案7

〔摘要12.7.2010蔡甫昌 蘋果〕和信醫院黃達夫院長,針對連勝文遭槍擊事件,指出「台大醫院須對病情作精確表達」。黃院長之觀點可歸納如下:(1)台大醫院於槍擊當晚就向社會報告連先生傷勢,表示已經受到連先生授權因此無須再保密。

2)既然被授權就有義務精確地傳達病情,以具體文字圖像說明來減少社會的猜測與想像。(3)由於病情的傳達不精確引起了誤解,而台大卻以病患隱私來卸責,反而對當事人造成傷害。(4)台灣醫界病歷書寫品質不佳,也於本案中造成負面效應。

筆者對上述論點有不同看法,我國《醫療法》72條、《刑法》316條都嚴格規定醫療機構與醫師對於病患的保密義務。

病患隱私雖然係關個人重大權益,卻並非絕對的權利,在少數的例外與法定條件下,病患的個人隱私權可能被其他更急迫、重大的價值或權利所凌駕。例如病人罹患法定傳染疾病(例如SARS、瘧疾)醫師依法有通報醫療主管機關之義務;

而當病患的病情資訊,涉及公眾利益第三者重大利益時,醫師經過權衡若認為守密將造成公眾或第三者遭受更重大、立即之損害時,醫療人員可能可以免除守密義務,將這些資訊提供給予合法、適當的人員。

而此時的資訊揭露,也必須恪遵以達到目的之最小必要性措施為原則。以此醫學倫理基本概念來檢視黃文觀點,筆者有以下回應:(1)槍擊案當晚台大醫院對社會說明,是因為事涉社會關注之事件,台大醫院提供的是基本必要之連先生病情資訊,該資訊之揭露對於公眾利益之維護有其必要性,也未被病患代理人所拒絕;

然而該授權並非概括授權,也不等於日後詳細之病情進展必須繼續無條件地揭露。

事後病人本人與家屬皆已表明不願意其病歷資訊被提供報導,因此就算在事件當日有授權台大,之後已經由病患撤回了。

2)連先生雖為執政黨中常委,但在其病情已趨穩定,個人健康並不如國家元首般地關係國家安危,台大醫院怎可以在違背病患意願、未被授權、又不關係重大社會利益的情形下去揭露病人隱私呢?

如果連先生認為有需要,其實醫療團隊每日都有將醫療進展向病人及家屬說明,其病情說明可由其安排人員來聲明。

3)據悉偵查人員於連先生手術結束後凌晨,即持板橋地方法院檢察署公函要求台大醫院提供病歷資料,台大醫院依法已配合提供。而當偵查程序啟動,關係單位須配合偵查不公開原則,不應公布司法案件醫療紀錄。

而當調查及鑑定工作正進行中,發布資料或示意圖亦可能成為影響偵查鑑定之作為,殊為不妥。台大醫院在此其實已向適當單位履行法律義務提供必要資訊。

4)基於前述理由黃院長所謂病情傳達不精確、病歷書寫品質不佳,便顯得與本案案情無關緊要。〔作者為台灣大學醫學院社會醫學科副教授兼主任、衛生署醫學倫理委員會委員〕

李鈞震:

1.      連勝文雖然權位不高,但是槍擊案關係著「五都大選」。「而當病患的病情資訊,涉及公眾利益第三者重大利益時,醫師經過權衡若認為守密將造成公眾或第三者遭受更重大、立即之損害時,醫療人員可能可以免除守密義務,將這些資訊提供給予合法、適當的人員。」

2.      案發當晚,送台大2小時內,醫院高層都應該已經知道病情狀況,但是故意說錯,將小病說成嚴重,不願意出示明確的槍擊位置,嚴重影響名嘴與媒體報導的內容,導致選舉翻盤,台大醫院等同為國民黨助選。

3.      台大醫院的行為,與詹啟賢的作法有很大的不同,不知誰比較專業?

4.      「事後病人本人與家屬皆已表明不願意其病歷資訊被提供報導」。顯然國民黨已經得到選舉利益,連戰、丁遠超必須持續保持神秘性,讓沒有嚴重疾病的連勝文「裝病」,故意引起社會大眾的關注,轉移焦點,以淡化選舉操作的痕跡。

5.      台大醫院院長的任用,操控在國民黨執政的馬政府手中,而國民黨所有的政客都必須聽金溥聰的話;所以,台大醫院所有的人事權,都操控在金溥聰的手中

6.      台大醫院是公立醫院,台大醫師等同公務員,所以,醫生有沒有說謊?刻意洩漏不實的醫療資訊?誤導新聞媒體?這些監察院都應該要調查清楚。

7.      但是監察院院長是國民黨籍,多數的監察委員也是國民黨籍,他們的政治前途也被金溥聰所操控,誰敢否認!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