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7日 星期二

虛擬所得課保費 圖利高所得

吳敦義政績243

 〔摘要12.7.2010自由 魏怡嘉、謝文華〕二代健保今天就要在立法院三讀闖關,民進黨團痛批政院版方案是「假改革,真搶錢」

前健保局總經理朱澤民昨天也批評衛生署「荒腔走板」,對失業者及家庭主婦推算「虛擬所得」計算保費,完全違背了二代健保依實質收入計算保費的精神,他感到十分痛心。

朱澤民在健保局待了將近十年,除了參與草創全民健保制度,並起草規劃二代健保改革方案。朱澤民說,社會保險投保金額並非實質所得,失業者及家庭主婦依國民年金推算每個月有一萬7280元的收入,是完全不通的事。

衛生署擔心有人實質有收入,帳面上卻掛零以逃避健保費,但這個問題在衛生署設有每人每月最低保費350元就已經得到解決,為何還要對沒有收入者再推定虛擬所得?令人不解。

一個沒有收入的人,每個月被推定有一萬7280元的收入,實施二代健保後每個月要繳467元的健保費,比衛生署規劃每人每月最低保費350元還要高出117元,一年下來就要多繳1404元;

這些沒有收入的人,理應就是每月要繳交350元最低健保費的族群,但卻要繳得比最低保費還要高,「都已經是沒有收入了,還被迫繳更高的健保費,實在是太過分了!」

正因為「虛擬所得」有邏輯矛盾,才會出現甲、乙二人都是同樣收入,甲撫養沒有工作的父母所要繳的健保費,會比乙撫養每個月領有退休俸父母健保費要高的荒謬結果,朱澤民說:「這是很悲哀的事。」

衛生署亂槍打鳥的結果,既防堵不了假貧民,卻讓真貧民哀鴻遍野,為何不去對高所得卻逃漏稅的人,也設算一個虛擬推定所得?

「說穿了,衛生署為了要降低費率,於是拿這些沒有收入的人推定虛擬所得來擴大費基,好讓費率好看一點。」朱澤民質疑:「但費率可以因而降多少呢?連衛生署官員都說很有限,但卻拿一堆人來陪葬,最後還是高所得的人獲利最多。」

公平稅改聯盟召集人王榮璋指出,政府對無公、軍、農、勞保的國民年金被保險人,採取推估「虛擬所得」這種苛刻手段,「寧可錯殺,絕不放過」;卻對那些進行證券交易、期貨交易、土地及海外投資所得的「有錢人」,以「查不到所得」為由,兩手一攤,相當不公平

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執行長林依瑩則認為,逃漏稅的生意人、夜市叫賣者,可能是千萬富翁,未來以虛擬所得推估只須繳467元健保費;而那些沒收入的「三明治」家庭,健保費也要繳一樣金額,兩者相比,後者負荷超量。

劫貧濟富 消基會反對二代健保【摘要2010/12/07 中央社】消費者文教基金會表示,二代健保草案家戶總所得計算劫貧濟富,又大幅加重年輕受薪階層與單身族群負擔,卻放棄解決藥價黑洞問題,反對立法院對二代健保草案進行三讀表決。

消基會表示,這項改革最大問題是,衛生署不但傾向資本利得例如炒作股票、房地產等的獲利等不納入費基,退職所得也不納入;資本利得不計入費基,無業者卻被加上虛擬所得,只是劫貧濟富的方案,何來公平?

其次是「大漲年輕受薪階層、單身族群保費,欠缺世代正義,消基會試算,月薪3萬元的單身者,原本月繳健保費約470元,假設二代健保費率為2.7%,保費將漲為810元,漲幅達72.3%

消基會指出,若是雙薪小家庭月入6萬元,現行制度每月繳交健保費為940元(470×2)。二代健保上路後,將漲為6×2.7%1620元,漲幅也達72.3%

而單身、年輕族群既不屬於經濟優勢人口,使用醫療資源的頻率與程度也較低,分明是柿子挑軟的吃,不敢得罪有錢人,只拿年輕人開刀。

第三大問題是「保障藥品市場、卻不除藥價黑洞,遺禍萬年」。消基會推估,今年 9月健保局將藥價簡表申報費用每天25元降為22元,估一年可減少12億元藥品費用;但醫院部門代表曾說,實際成本不超過10,每日藥價差15元,一年差額達60億元,健保局卻只調降3元應付了事。

此外,一年藥價黑洞達210億元不處理;反之,二代健保又將「藥品費用支出目標方案」入法,讓醫療院所和藥界有機會把藥價大餅做到占健保總額25%,根本是不處理藥價黑洞問題,還讓藥價黑洞合法化

消基會指出,健保開辦15年,總額預算從新台幣1800億元大增至5000億元,政府不檢討改善藥價黑洞問題,只會調漲費率補健保財務黑洞,損害消費者權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