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7日 星期二

依法談公布病歷

連勝文槍擊案6

〔摘要12.7.2010自由 吳景欽〕關於連勝文槍擊事件所引發的效應,卻不因選舉結束而告終,尤其是在頭部受槍擊下,為何能在幾天內迅速回復?引發諸多揣測。

甚且已有網友連署要求台大公布病歷及X光片,以消除各界疑慮。問題是,基於隱私權保障與偵查不公開,此病歷可否公布?

依刑事訴訟法第245條第一項,檢警必須嚴守偵查不公開原則,不過此原則並非絕對,依據刑事訴訟法245條第三項,為維護公共利益或保護合法權益,必要時,仍得公開

由於連勝文遭槍擊事件,已造成民眾的諸多揣測,為避免民眾對執法公正性產生質疑,且避免社會對立遭激化,檢警機關未嘗不可依此理由為病歷公布。

只是若公布病歷,是否會影響到案件的偵查?由於此病歷乃由急救的醫師所做,其雖也會有彈道軌跡、創傷處理等過程,並保留重要證據,但醫師就算公布病歷,也僅是說明確有其傷,而不至於洩漏整個犯罪細節。

且如果只是公布X光片,甚或以圖示方式顯示彈道進入頭部的軌跡,而未將被害人受創後的照片曝光,不僅可以保障被害人的隱私,也可以解消大眾的疑慮,更可避免各政黨繼續以此理由為政治操作,而激化對立。

當然人民現在要的,恐非只是X光片,而是事件的真相,若檢警偵辦速度如此緩慢,不僅難杜悠悠之口,真相也將永遠不明。(作者為真理大學財經法律系助理教授)

「槍案前早知要鬧場」警匿情資〔摘要12.7.2010 蘋果〕連勝文遭槍擊案進入第十二天,檢方昨上午再度提訊在押槍手「馬面」林正偉,並根據測謊後整理疑點偵訊,林嫌供詞未變,強調因土地糾紛誤殺連勝文,開槍時未喊「連勝文」三個字。

另外,檢方清查案件發現可疑處,包括案發前警方似已掌握鬧場情資、事後又刻意隱藏竹聯幫大老劉振南存在、杜義凱身分等,對此,檢方都將逐一過濾調查。

檢方發現,有特定管道不斷放怪消息,例如,指稱林嫌是簽賭集團馬前卒等。而轄區永和警方提供的訊息也刻意打折扣,包括劉振南為竹聯幫前堂主、杜義凱為陳鴻源競選總幹事,警方第一時間都沒明講,檢方看報紙才知道。

檢方也察覺,永和警方在槍案發生前,似已獲情資,包括偵查隊長與副分局長第一時間都在場,並刻意隱瞞劉振南的存在,但檢方卻經記者告知才曉得發生槍擊案,事發半小時後,台北縣警局仍未通報檢方或下令轄內各分局防範意外事件,很不尋常。

這樣的治安 沒人須負責?【摘要12.6.2010聯合晚報╱鍾延威】連勝文槍擊案發生逾10天,受槍傷的連勝文已於昨晚出院,但檢警查出的案情「零零落落」,嫌犯、被害人各說各話

更離譜的是,發生這麼重大的治安事件,從轄區的永和分局到縣警察局,竟無一人需負責。中央漠視姑息,地方虛應故事,難怪案子辦不出個眉目;而警察靠不住,檢察官不能指揮別的單位好好把案子辦出來嗎?

5月底發生的台中角頭翁奇楠槍擊命案,案發後誇下豪語「年底沒破案,就辭職」的市警局長胡木源,在輿論壓力下,不到一周就被撤換。胡木源這麼快下台,當然與翁奇楠案扯出警察風紀有關。

連案雖無警察風紀問題,但選前之夜在候選人造勢舞台上當著上千人面前行刑式殺人,槍擊的對象又是連勝文,加上在野黨認為對選舉結果造成翻轉,連國際媒體都關注,論重大,絕不亞於翁奇楠案。但政府的處理態度卻有天壤之別。

連案發生以來,台北縣警察局長的名字從來未被提及,好像這個案子不是發生在台北縣?治安敗壞到這種地步,似也跟警察無關?治安首長該負的責任就這麼詭異的消失了?

永和警方預知會出事卻隱匿未報,該不該追究?槍擊案發時,奪槍的是民眾卻通報為警官,該不該追究?偵辦期間,一再傳出警察通風報信,該不該追究?

這些,難道不是比風紀更嚴重的問題嗎?連案發展到現在,除了槍擊案真象的追查外,警察與地方勢力的共生結構,恐怕才是更需要處理的課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