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日 星期三

這是什麼教育政策?

馬英九政績378

〔摘要12.1.2010自由社論〕根據立委透露,台大管理學院在院內會議要求,每系負責募款五個名額,鼓勵中國學生就讀,募款額度預定碩士、博士每人每年新台幣四十萬、五十萬之譜

同時,台大對本地學生的補助卻相對減少,研究生助教薪水,博士生從每月八千減到六千,碩士生從六千減到四千。忽略本地學生,一味替中國學生著想的,不只是台大而已,幾乎公私立大學都得了「中國熱」。在馬政府與大學當局眼中,本地學生幾乎淪為二等學生了!

這是什麼教育政策?什麼教育心態?不好好地為下一代打造良好的學習環境,讓下一代在學校專心用功,成為有用之才,反而處心積慮為中國培養下一代,而中國則是企圖併吞台灣的國家!

多一個中國學生來台,本地學生的教育資源就多被排擠了一分。上述所謂的募款,表面上來自政府以外的資源,但那些資源如果募來用在本地學生身上,不是可以把教育環境改善得更好嗎?

甚至,那些資源用到偏遠學校的營養午餐、照明設備、電腦教學,不是更符合百年樹人之計嗎?

馬政府一意孤行,就是要執行向中國傾斜的教育政策。開放中國學生來台,美其名要讓兩岸的年輕人能在人生的較早階段彼此了解;實際上,暨南大學的中國交換學生,竟然在網路羞辱「豬狗不如台灣人」,馬政府也不當一回事,其反面教育作用不言可喻。

大學國際化很重要,這一點自然沒有錯。不過,馬政府所謂的大學國際化,往往也和它所謂的經貿國際化一樣,並非真正的面向國際、融入國際,而是偏離國際而向中國傾斜

今天,馬政府積極為中國學生鋪路,極可能造成一種非常惡劣的後果,那就是,中國學生充斥台灣各個大學,有礙於台灣的言論自由、學術自由,因而降低了大學教育的水準。

由於失業率居高不下,實質薪資所得倒退等因素,國內許多大學生的家庭經濟支持力大幅弱化。於是,申請助學貸款的人愈來愈多,犧牲課業去打工的人也愈來愈多,甚至無以為繼而休學者亦所在多有。

年輕一代無法安心讀書、研究,勢必會影響國家未來的競爭力。然而,馬政府與大學當局彷彿滿不在乎,他們擔心的不是國內大學生的處境,而是如何提出誘人條件以吸引中國學生來台。

台灣人民的經濟苦悶【摘要12.1.2010經濟日報社論】行政院主計處預估今年經濟成長率將達9.98%10月失業率也降至4.9%,但台灣人充滿經濟苦悶感,特別是沒有房地產投資的民眾。

薪水漲幅少得可憐,追不上物價上漲;銀行存款利息低,也經常被走高的物價吞沒;努力買了一棟安身立命的房子,房貸利率雖不高,但須償還的本金,即使是都會區的雙薪家庭,也被壓得喘不過氣來。

以工業與服務業受僱員工每人每月平均經常性薪資而言,2001年平均為34,489元,2010年前九月平均為36,175元,十年來僅增加4.89%。消費者物價指數十年來上漲9.62%。相對於物價漲幅,台灣受僱員工的實質薪資是下降的,因而有愈來愈窮的感覺。

在縮衣節食下,透過儲蓄累積的存款,台灣人民卻發現今年本國銀行平均存款利率僅約0.6%,甚至不及今年以來消費者物價指數的上漲率0.88%

許多民眾在銀行理專、第四台股市解盤者與親朋好友的鼓吹下,紛紛將存款轉成購買基金、投資型保單、黃金相關產品與投入股市,藉以對抗通貨膨脹。但未來出售時機才是真正的考驗;因為很多投資人不一定知道這些商品價格的變動,足以讓他們傾家蕩產。

台灣民眾都渴望有一棟自己的房子,但在人口密集的都會區,房價高不可攀。

台灣民眾絕大多數是受僱於人的薪資所得者,十年來薪資增加不到5%,但同期間的平均每人國內生產毛額(GDP)與平均每人所得增幅,卻分別達28.8%31.4%,足見所得分配之不均,亦可見薪資並非整體所得增加的主要來源。

再者,雖然近期失業率下降,但有10多萬人仍是政府以短期方案創造的就業,而且在台灣各個角落,還有許多家庭的經濟支柱是屬於無保障、鐘點薪資的就業者。貧富懸殊就業品質的下降,正衝擊著社會穩定的磐石。

過去政府的經濟發展與租稅政策,太著重於「台灣接單、大陸生產」經營模式,讓台灣經濟成長果實無法分享到全民,進而形成GDP增幅遠遠超過民眾薪資的結構性問題,亟待扭轉。

為配合經濟發展,央行的貨幣、匯率政策傾向讓新台幣屬於相對貶值或增幅較低的狀態,並創造了鉅額的外匯存底與貨幣供給;卻因整體投資意願未提升,造成資金過於寬鬆與超額儲蓄,直接壓低存放款利率

低的存款利率使民眾的積蓄跟不上物價漲幅,低的放款利率未反映信用風險,埋下衝擊金融穩定的火種,實不能不防。台灣人民幸福不起來,特別是對年輕人的衝擊,已嚴重到必須改弦易轍的地步。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