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5日 星期日

為50萬 馬面槍擊連勝文

連勝文槍擊案4

劇情愈來愈精彩〔摘要12.5.2010 蘋果〕連勝文遭槍擊案,至今天邁入第10天,檢警追查出,林正偉因缺錢花用,見陳鴻源參選新北市議員,趁機勒索,曾五度求見陳父陳明雄,想索取50萬元花用,卻遭拒,他當時即撂話:「大家走著瞧!」

而林嫌行兇當晚曾打電話給原即認識的陳鴻源競選總幹事杜義凱,希望能代轉達意思,卻未接通。為了讓陳家難堪,憤而衝上台行兇

至於為何槍擊連勝文?一名與林嫌熟識的人士研判,因台上地方人士都接濟過林,林「開(槍)不下去」,於是找不認識的「連」當代罪羔羊。

檢警調查,兇嫌林正偉(48歲,毒品、恐嚇等前科)的母親為刑事局鑑識科退休警官,父親是警察轉任戶政人員,林嫌國中畢業後即跟著綽號「金剛」的幫派大哥林光明,一度橫行北縣永和地區。

「金剛」29年前因犯下重案遭槍決,林嫌後來與竹聯幫發生糾紛,遭挑斷腳筋致跛腳,更因染上毒癮,淪為小混混。不料他竟在上月26日晚上槍擊連勝文,並致無辜民眾黃運聖喪命。

林嫌落網後供稱,他與陳鴻源的父親陳明雄有土地糾紛,想朝陳鴻源開槍洩憤,不料開錯人,兇槍是「金剛」生前寄放;不過檢警查出兇槍是1995年出廠的P22090手槍,林嫌顯是胡說八道。

陳家友人昨向《蘋果》表示,陳明雄經營營建、環保等事業,檯面上由綽號「九哥」的杜義凱打理政商關係,土地糾紛則由一名交情深厚的『地方人士』處理,「馬面要不到錢,氣憤之餘找上原來就認識的九哥,不料九哥電話又不通,事情才惡化。」

檢警訪查後發現,林嫌在金剛被槍斃後,曾跟過那名與陳家交情匪淺的『地方人士』,後來林嫌染上毒癮,遭該人士逐出門;兩、三年前林嫌出獄,因父親住院、母親行動不便,加上吸毒花費太大,曾多次找這名『地方人士』接濟。

這次新北市議員選舉,林嫌認為陳家財力雄厚,又找這名『地方人士』套交情,想找陳明雄索50萬元花用,卻屢次吃閉門羹。

檢警指出,上月22日,林嫌兩度找這名『地方人士』都碰壁,轉而找陳明雄的司機「小林」求見陳明雄,小林轉達卻遭陳明雄痛罵,碰一鼻子灰。小林轉告林嫌結果,林嫌撂話:「大家走著瞧!」

陳家擔心林嫌鬧場,選前之夜才找竹聯幫愛堂前堂主劉振南率人坐鎮。檢警調閱通聯,發現26日當天林嫌曾多次打給杜義凱,推測林嫌擔心選舉結束後更要不到錢,於是找杜義凱,希望能替他傳話給陳明雄。

不料他當天下午先是兩度打電話給杜,並未接通,憤而帶槍到永和國小陳鴻源造勢會場,抵達後又打給杜,杜同樣沒接聽,接著打給杜的司機,司機告知杜在會場,林嫌掛斷電話再打給杜,但手機仍轉語音信箱,林嫌憤而衝上台開槍。

至於林嫌為何挑上連勝文?熟悉林嫌的人士研判,當時會場舞台上的地方民代多少都曾接濟過林嫌,林嫌都認識,他「開不下去」,只好找個不認識的人開槍,「所以說針對連勝文而來也對,說開槍誤殺也對,連勝文只是個代罪羔羊。」

李鈞震:

1.      還沒有三審定讞,檢察官還未起訴,一切「劇情」都是記者編撰,也有可能是檢警故意洩露偵察內容,所以社會大眾不要太相信報導內容。

2.      檢警如果洩露偵察內容,是違法。那為什麼還要洩露?可能原因是:1.檢警有把柄落在記者手上。2.洩露偵察內容是法務部長指示。3.洩露,是檢警的生活習慣,忍不住。4.洩露,又不用受處罰,所以沒在怕。5.犯罪,卻不用受罰,有一種快感

3.      明目張膽下令謀殺人,卻不用受罰,還被人崇拜,有沒有快感?獨裁者蔣經國、蔣中正,還有不少黑道大哥都很喜歡享受這種生活。

4.      檢警因為智商與能力不足,導致收集證據不足,因此栽贓抹黑嫌犯,或故意誣賴嫌犯時有所聞,這些檢、警、調喜歡享受這一種犯罪的快感。記者、2100名嘴、政客也蠻喜歡過這種生活。

5.      國民黨陳鴻源跟黑道竹聯幫愛堂前堂主劉振南掛勾一起,應該是確有其事。國民黨連勝文跟陳鴻源掛勾,也應該是真的。

6.      國民黨陳鴻源是前台北縣副議長,顯然陳鴻源的背景,縣長周錫瑋、秘書長金溥聰、連戰、馬英九(黨主席)都非常清楚,陳也深受黨國的栽培與重用。

7.      馬面林正偉擁槍自重,內政部長江宜樺、警政署長王卓鈞都應該負責任,要下台。當然也可以學黨主席馬英九不沾鍋、不負責任。

8.      絕大多數的男人,只要養成「不負責任」的生活習慣,一定會背叛家庭與愛情。這幾乎是鐵律,所以社會大眾不要相信政客鏡頭下的行為,其實背後都相當不堪。

「黑金」掛鉤的可恥事件〔摘要12.5.2010自由金恆煒〕當晚台中市長候選人胡志強在造勢場合疾呼:「讓我們用選票制裁暴力!」新北市朱立倫更是親自跳上火線,公開呼求選民:「用選票制裁暴力!」

既厚顏又可議的是連戰,明明到過醫院,聽過醫生簡報,知道「犬子」連勝文傷勢沒有大礙,卻跑到台北市長候選人郝龍斌場子,語帶哽咽地極盡煽動之能事:「我的兒子正在醫院,躺在那裡!」

而連戰辦公室主任丁遠超,在記者前利用連勝文的血做政治操弄,說什麼:「勝文的血不能白流!」

當然,最可能的謊言出於連勝文。他不僅說兇嫌喊他的名字,還眼露可怕的兇光;難怪丁遠超直指兇手的目標就是連勝文,而且是集體作案。如今為了怕與林正偉對質,連勝文急忙改口說不肯定兇嫌有沒有喊他的名字云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