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日 星期四

14國司法評比 我退至第7

馬英九政績379

〔摘要12.2.2010 蘋果〕最新一期「政經風險評估報告」針對亞太地區國家共一千三百七十五個外商,進行所在國家的司法表現評比,前三名為澳洲、香港與新加坡台灣排行第七,較去年下降一名中國、印尼與越南為最後三名

報告分析指出,在台外商擔心台灣和中國交流太密切,司法的公正性和獨立性恐被中國政治力影響。

報告指出,中國政治干預司法審判,令外商印象深刻,例如竟對「結石寶寶之父」趙連海判刑,以及對異議份子的案件,最令外商無法接受;最近中國政府批評劉曉波獲頒諾貝爾和平獎,是西方世界試圖對中國政權顛覆的說法,即為一例。

台灣名次較去年下降一名,報告分析,爆發法官集體貪瀆案後,隨著兩岸互動頻繁,外商認為馬英九總統並沒有清楚向台灣人民與世界說明,未來如何不讓中國的政治力影響台灣司法的獨立性。

這讓外商認為,往後他們若在台灣興訟且涉及中國利益時,台灣司法可能無法提供應有的保障

高雄大學政治法律系副教授廖義銘指出,提高司法制度的獨立性確實是政府要繼續努力的方向。中國則不同,非但建立完備司法制度需要時間,西方價值的法律設計在中國社會所造成的文化衝突短期內無法解決。

台北大學公共行政暨政策學系助理教授陳耀祥分析,人民對司法獨立的呼聲日漸增加,台灣司法不至於被中國政治力影響,但外商首要考慮是希望有公平競爭的遊戲規則,包括投資環境、爭議解決與權利保障等,都是台灣政府可繼續努力的方向。

黑槍黑道橫行 政府拿不出對策!〔摘要12.2.2010自由〕十一月26日晚間國民黨議員陳鴻源,競選場子發生一死一傷槍擊事件,至今已屆第七天,執政的馬政府針對追查幕後元凶、儘速公布真相的民意要求,尚未提出完整的調查報告。

倘若「一顆子彈」就可以隨意決定台灣的選舉結果,而掌握公權力者卻因耽於勝選的「獲益」,不亟思防範之道,則這個國家將成為名副其實的「黑道治國」。

因此,如何透過制度面的變革,以及對黑槍、黑道氾濫的強力遏止,使「有心人」無法食髓知味,以杜絕今後的選舉再受不當外力干擾操縱,重創台灣的民主,已成當務之急。

透過暴力左右政治分配之際,他掩不住竊喜此一「天上掉下來的禮物」,還有閒情逸致去客串總統府志工,接聽民眾陳情電話作秀,完全不把重心放在如何確保台灣今後的民主品質之上。

做為一個總統,現在最該做的,不是訓令國民黨「中山會報」絕口不談槍擊案,而是要督促相關單位查明林姓槍手的犯案動機以及真正主謀者,給大眾一個交代。

馬先生必須正視治安的惡化,這是執政者的責任,絕不容推諉;同時當前的各類選罷法是否給予不法之徒上下其手的空間?應該謀求朝野共識,加以徹底檢討。

政治家的責任與選擇〔工商時報 社論2010.12.02摘要〕此刻政府有比內閣調整、比幫公務員加薪更重要的事,執政當局不應把精神耗在選舉,而應認真檢討那些攸關國家百年大計的制度改革與經濟發展的長期規劃。

    由於缺乏對理想的堅持,政府儘管召開了無數次的大會,研討賦稅改革、改善貧富差距、提升政府效率,但十年來這些情勢非但未見緩和,反而日趨嚴重。

    政治家是為理想而選,選上了則應以實現理想為最大的責任。然而,這些年我們所看到的賦稅改革、房市政策、就業措施、內閣改組及組織再造,有何理想可言?這樣處處討好的施政風格,真能贏得選民支持嗎?

馬政府何以本次五都選舉得票率居然輸給民進黨?這說明失去理想而刻意討好民眾的政策,已難獲青睞。因為這些倉卒上路的計畫,非僅於地區發展無益,更將加深財政危機,逾百億元蚊子館的教訓難道還不夠嗎?

    第一,有關政府組織再造:決策高層若不多加關心,僅憑少數人的偏好,把不該併的併掉,該裁的卻不裁,同時重要業務集中於少數單位,甚至造成若干業務未來成了三不管地帶,如此組織再造非但難以提升政府效率,反將成了一場災難。

    第二,有關就業問題:台灣的就業品質一直在下降。高科技產業超時工作檢查,結果所抽查的30家有八成違規,國內超時工作的嚴重情況,於此可知;國內「非典型就業」升逾70萬人,創下新高紀錄,顯示僱主愈來愈偏好進用人力派遣、臨時僱用的人力。

台灣近月失業率下降,但有人因超時工作而過勞猝死、有人因薪資不足而陷入貧困,這樣的失業率即使降至3%,又有何意義?

    第三,有關貧富差距問題:貧富差距擴大的現象,政府始終沒有決心解決這個問題,決策高層並不認為台灣貧富差距很嚴重。然而隨著房價大漲,中產家庭每月付完房貸,還剩多少錢可供消費?如此能不窮嗎?如此國內民間消費起得來嗎?

    一個政治家之所以有別於政客,乃在於堅持理想而不汲汲於爭取選票。若不能實現理想,處處委曲求全,即令執政八年,亦沒有任何價值;非但沒有任何價值,而且將延宕台灣邁入先進國家的期程,實為國家罪人。

馬總統應該把握剩下一年多的執政時間,全力實現自己選前所做的承諾,那些攸關政府百年大計的組織改造、攸關財富分配正義的稅制改革、攸關民眾生計的就業問題,必須解決。這是馬總統做為國家領導人不容推辭的責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