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7日 星期四

提名蘇永欽 司改大玩笑

馬英九政績327

【摘要10.7.2010林濁水 蘋果】賴浩敏、蘇永欽,被長年最積極推動司法改革的民間司改會等團體組成的民間監督司法院大法官人選聯盟,分別評鑑為「不適任,不推薦」和「非常不適任,非常不推薦」。

蘇在過去重大憲改、主權議題、司改都勇於發言和撰寫文章。洋洋灑灑的主張今天來看,保守到令人瞠目結舌:

「主張台灣前途應由台灣全體住民決定根本違憲」;「強人得民意支持而變更憲法中的權力分配怎能說不民主」;「《人團法》應禁止人民團體之組織活動主張共產主義或分裂國土」; 「基於防衛性民主,應限制人民集遊權

按這些話看來,理應理解他是極度保守主義者,一切以維護既有體制和秩序為最高價值;但卻又不然,在紅衫軍時又大力主張人民集遊權不應受限

在李登輝當選總統時,著書認為「總統不適合當黨主席」,會「打亂憲法的分權」;馬英九當選後又變成為求完全和負責,「總統兼任黨主席,指定黨主席,才能有效整合行政立法施政步驟」

但與其說他時而自由主義,時而保守主義,或說是保守地維護「國家體制」,不如說是堅定地保守地維護「藍軍體制」沒有真正的憲政立場!

政治性議題外,社會更關切的應該是他在「司改」中有什麼主張和角色?有趣的是這方面他立場保守到底並不跳躍。過去到現在都堅持反對大法官會議第530號決議文及其衍生的全國司改會議中「審檢嚴格區分」,「單軌金字塔審級」的決議,也反對大法官取消檢察官羈押權的決議

大家意見最一致,殷殷期盼的「金字塔制」,他在公聽會中以「不能縮減人民上訴權」為理由,不肯答應盡速做制度上修改,他說「要讓他(金字塔)自然形成」,看來「強化一審,建立堅強事實審」,從制度面根本改善訴訟制度以保障人權的改革他一點也不急。

最嚴重的是他說「現在的司法院並無遵守(依據大法官會議解釋的)全國司改會結論的義務」。 這問題真大條了。只不過他當司法院副院長,過去大法官會議的解釋就無效了嗎?大法官會議從此由合議制變成副院長獨任制了嗎?

馬提名一個擔任被大法官解釋為違憲的組織NCC主委,更長期以來和大法官會議作對毫不尊重的人掌舵司法院,是要開大法官會議玩笑? 開司法改革玩笑?

還是透過他還大法官顏色看,羞辱大法官,叫他來統治不聽話的大法官?究竟如何,馬英九總統,請你講清楚說明白。

 

蘇永欽坦承 NCC任內申請國科會計畫 〔摘要10.7.2010自由 施曉光、顏若瑾〕日前被指擔任NCC主委期間,竟又申請國科會研究案,形同自肥的司法院副院長被提名人蘇永欽,過去對此都矢口否認

但昨天在立法院接受資格審查時坦承,卸任主委前確曾申請一項研究計畫。對立委揚言要將全案移送監察院及特偵組調查,蘇永欽則反嗆,要立委快點去告。

民進黨立委李俊毅、彭紹瑾痛批蘇說謊,沒有利益迴避,為何前後說法矛盾?

中廣案 石沉大海 【摘要10.7.2010自由 羅承宗】在蘇永欽即將榮登司法院副院長寶座前夕,三年前的中廣股權移轉案疑雲,有再度關照的必要。

長久以來,「中廣」乃國民黨重要的黨營事業,NCC曾認定價值高達32億元。在2006年底政黨軍退出媒體壓力下,中廣96%股份當時僅以六、七億元出售予四家突然冒出且實收資本額各僅千萬,加起來只有一億元的小公司。

而匯入華夏公司購買中廣之一億元資金,係由「愛說話、大面子、包中、大聲公」四家公司匯入「好聽、悅悅、播音員、廣播人」四家公司。八家公司資金實為同一來源,且此八家公司之董監事,不是趙董夫婦,就是其親戚部屬

另外,當時媒體曾實地查訪公司登記處所,發現「愛說話、好聽」公司董事長、董監事及公司地址完全相同,且根本沒有營運;其餘六家公司也類似,不是無人上班,就是只有招牌,大門深鎖。

另外趙董聲稱資金來源70%來自銀行借貸,但經查此四家公司卻無銀行貸款,而趙董及其家屬親信個人資金又顯無法負擔這筆鉅款,「錢從哪裡來?」實啟人疑竇。

趙董上述迂迴取得中廣股權的手法,當時曾引起各界廣泛議論。唯更令人不解的是,蘇永欽主政下的NCC理應嚴守把關角色,卻於2007年六月底許可中廣法人股東華夏公司將其持有中廣的股份轉讓予好聽等四家公司,並同意中廣將負責人變更為趙董。

由於案情實在太離譜,行政院遂於同年七月立即撤銷NCC許可中廣股權移轉及負責人變更登記處分,並同時將相關資料一併移請最高法院檢察署依法偵查。

三個年頭就這樣過去了,檢方迄今仍沒有給國民任何交代。如今趙董早已怡然地優游於政媒間,蘇副又將風光入主司法院,喧騰一時的中廣股權移轉案,恐怕永遠無釐清之日矣。(作者為崇右技術學院財法系助理教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