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4日 星期一

唬弄基層勞工

陳冲政績19

【摘要10.4.2010自由◎ 杜國成】國勞保費率即將調漲。綜觀目前台灣的所得分配,很明顯是富者愈富,窮者愈窮,勞動階層的薪資是不增反減。

雖然表面上國家經濟是呈現成長的狀況,可是基層百姓卻絲毫感受不到經濟壓力稍有舒緩,也就是說,經濟成長的受益層面到不了勞工身上。

口齒便給的行政院長一面呼應馬總統要苦民所苦,一面卻說勞保費率是法定要調高的,不做就變成違法。勞委會主委也說勞保費率若不調,連雇主負擔的70%都不能收,對勞工不利。立委們怎敢不立即修法讓它通過呢?

更荒唐的是,吳揆竟然強調費率不調受損的是勞工,不知道吳院長是真的不懂或是又想玩弄數字遊戲迷糊勞工?明明調漲費率之後勞工每個月就得多繳保費,可是投保薪資沒有增加,申請給付時就不會增加所得,等於勞工只是增加支出,卻沒多得給付

這麼簡單的算術,再怎麼沒學問的勞工都會計算,怎麼被這些官大學問大的政府領導人說得,好像只有調高費率勞工才會受益?

公務員很肥 老百姓很虧 【摘要10.4.2010自由 莊徽】日前審計部最新查核報告指出,光是去年度發給全國公務員的獎金高達1605億元,其中有1233億元缺乏法源依據,可以說近八成公務機關獎金都是「黑金」。真的是把納稅人當提款機,吃人夠夠!

然後又說些冠冕堂皇的理由,要調漲國民年金和勞保費。說得通嗎?

何況這些獎金的編列,很多曾被立法院在審查預算時刪除,然這些機關還是照編不誤;尤其是財政部94年時就曾被刪除該部所屬單位的財務「罰鍰獎勵金」。

但這些早被獎金豢養成肥貓的財政部官員早視「百姓的錢如己命」,不但公然踐踏立法權的行使,依然故我的自編預算自肥外,更可看出原來他們所謂「依法裁罰」人民的「法」,其實很多根本是機關自己的內規,而不是經立法院三讀通過的法律!

台灣百姓當了這麼多年的冤大頭,養出了一隻隻吃人民夠夠的肥貓!國勞保費率雙漲之前,一定要馬政府先給個公道!

不碰直接稅 絕不能改善所得分配【中國時報社論-2010.10.04摘要】如果馬政府真心要解決貧富差距惡化的問題,一言以蔽之,就不能迴避「對高所得者課稅」。

而且,對富人所課所加之稅,必須是所得稅、資本利得稅或遺贈稅等「直接稅」,而不是汽車稅、遊艇稅、豪宅稅等「間接稅」。

國內知名的企業集團老闆都擁有豪宅、名車等高價耐久財,但其中為數不少或則登記在公司名下、或則由公司費用以租賃戶方式供老闆或高幹使用。如果真的對高價汽車住宅等課奢侈稅,則只是讓公司股東平均承擔稅負,這些有錢的大老闆幾乎是不痛不癢。

因此對高價奢侈品課稅,除了「導正社會風氣」的形式意義外,其實並無重分配效果。「課遺贈稅」就是民主社會增加社會流動性、減少富人子女「含著超大金湯匙出生」的一種設計。當馬政府去年大降遺贈稅率時,其實就是在僵化貧富流動,對於動態所得公平的達成極為不利

    府院雙頭馬車單單在間接稅、奢侈稅上動腦筋,像是一群不敢碰觸真正頭部傷口的外科醫師,拚命在研究要如何「頭痛醫腳」。要改善台灣所得分配,就非得觸及所得稅與遺贈稅直接稅。不碰直接稅,而想改善所得分配,那是緣木求魚。

財政赤字攀升 收支已難平衡 〔摘要10.4.2010自由 邱燕玲〕經發會與行政院原計民國一百年達成財政收支平衡目標,但中央政府財政收支差短缺口逐漸擴大,赤字預算規模居高不下,民國一百年達財政收支平衡的目標「已淪為空話」。

一百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歲出歲入相抵差短1590億元,連同債務還本數660億元,尚需融資調度2250億元,全數以發行公債及賒借收入支應。

若加上一百年度特別預算的舉債,包括莫拉克颱風災後重建特別預算舉債217億元、中央政府振興經濟擴大公共建設特別預算舉債1597億元、易淹水地區水患治理計畫第三期特別預算舉債173億元、石門水庫及其集水區整治計畫第二期特別預算案舉債53億元,

一百年度總預算及特別預算舉借債務即高達4290億元。預估至一百年度止,累計債務未償餘額四兆9618億元,已接近公共債務法規定40%的上限。

經發會在90年八月要求行政院成立「財政改革委員會」,積極從事稅制改革、開闢財源,降低政府支出規模及檢討支出結構,並規劃五至十年內達成財政收支平衡目標。但現今不但無法達成收支平衡,收支差短反而繼續擴大

收支差短擴大,已違反世界各國削減赤字預算比重的潮流,甚至降低我國主權信用評等(清償國際債務能力的評估)。

立法院預算中心針對一百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提出評估報告指出,全面免費營業午餐政策倉卒變更,「中央請客,地方買單」模式被部分縣市政府強烈拒絕,顯示行政院及教育部決策前缺乏審慎評估及溝通協調,凸顯決策過程粗糙草率

報告說明,教育部推動全面免費營養午餐,除了引發監察院對不排富的政策提出糾正,加上涉及縣市政府權限、財政及教育資源,地方政府不配合,以及辦理經費倉卒拼湊編列在特別預算,續辦經費沒有著落。

導致九十九學年度實施前政策急轉彎,決定僅實施擴大補助國民中小學排富學生午餐,原先規劃的國民中小學全面免費營養午餐政策停辦,顯示此政策缺乏事前審慎評估

欲藉由振興經濟擴大公共建設特別預算夾帶強力推動政策經費,卻在年度中變更執行,與原預算編列計畫內容有差距,顯有爭議。

報告中同時指出,這項政策顯示決策過程缺乏周延性,政策也缺乏延續性,且補助項目廣泛,涉有中央政府浮編預算、地方政府不當挪用之虞,又與特別預算編列意旨不合,顯有未當。

另外,政府選擇「取消全面免費營養午餐」政策挪出預算空間,填補五年五百億第二期所缺經費,這種過度重視高等教育,排擠國民教育投資,顯有不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