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4日 星期一

台灣新聞自由的淪喪

【摘要10.4.2010呂一銘 蘋果】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在成立之初,曾被綠營說成「藍CC」,主要是不當黨產的「三中」(中廣、中視、中影)案買賣不透明。

像中廣是接收自「日本放送協會」,中視和中影則是靠國民黨不當黨產的獲利投資成立,中廣淨值約48億元,中影淨值21億元,中視淨值則有16億元;

當時馬英九在首任黨主席任內,即由中時集團以「榮麗」接手中視,趙少康買下中廣,後中時集團又將中視、中天、報紙一起轉手台商旺旺集團,箇中買賣過程,有如黑箱作業,至今並未向社會交代!那時的NCC主委,便是即將出任司法院副院長的蘇永欽

美國「自由之家」去年將台灣新聞自由評等降低的理由是:「因有媒體遭受攻擊及政府壓力升高」;而所謂「政府壓力」是指立法院通過決議,要公視的節目內容事先接受有關部門審查

今年台灣再度遭降等的理由,還直接點名中國台商旺旺集團購買媒體,並使媒體轉而支持兩岸政府,影響編輯政策的獨立性,且根據買家的政治立場轉向,因此其新聞自由的程度受到懷疑,連累了台灣在國際上的觀感。

「自由之家」還說,台灣媒體接受馬政府的「置入性行銷」,台灣的新聞自由度連續兩年衰退,從前年的亞洲第一、全球第32,到去年亞洲第二、全球第43,今年更跌至亞太第8、全球第47。而今年立院三讀通過的《個資法》侵犯新聞自由部分,明年亦恐將會再降等。

重大媒體併購案涉及政商利益部分,本來就會受到社會莫大關注和監督,像美國聯邦通信傳播委員會(FCC),就有專屬網頁公告重大股權變更詳細資訊,並舉行公聽會,即便審議通過,亦會對業者附加諸多條件。

相對而言,最近NCC否准壹電視的問題,就與旺旺集團的待遇差很大,其所涉及的「動畫」或「營運計劃書中的製作準則違反新聞應符合普級規定」等等,泰半是屬於技術性與新聞倫理道德的範疇,皆有相關法令和自律節制。

況且NCC本身即擁有電子媒體的生殺大權,還有《廣電三法》、《個資法》、《兒少法》等等作靠山,現卻以空洞的「社會大眾疑慮」,作續審藉口並四次封殺壹電視,似乎過當!且忽視台灣社會益趨多元開放,對新聞自由更是一種傷害。

目前《NCC組織法》又醞釀修訂,將把正、副主委的產生,由現行的「委員互選」改為「行政院長指派」,看來NCC的「獨立機關」,亦將名存實亡矣。

參考資料:現代與社會13 輿論 淪為權貴的工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