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6日 星期三

蘇永欽擔任大法官 有問題

馬英九政績325

【管婺媛、陳文信/中國時報2010.10.06摘要】   立院今天行使司法院正副院長提名人事同意權,民間團體昨天則公布被提名人評鑑報告,並分別對被提名人賴浩敏、蘇永欽作出「不推薦、不適任」與「非常不推薦、非常不適任」結論。

報告中更指賴「最大特色就是沒有明顯特色」,從擔任過職位中,看不出任何司改理念;蘇永欽則被指道德操守有「嚴重瑕疵」,如「護航」馬英九總統至政大任教、踐踏程序正義等。

    報告直指,賴浩敏雖然早年曾赴日研修刑事程序法與憲法,但是歸國後,並未在研究寫作方面積極倡議民主人權;此外,賴雖然品德操守似無大瑕疵,但對司法改革的理念,在被提名前幾乎一片空白

    評鑑報告指出,蘇永欽雖然在法學與司改方面著述甚多,但過去對於言論自由、主權、黨禁、刑事羈押權、公投等方面,都提出許多支持威權、限縮民主、限縮民主與壓制人權的保守意見

報告也指,蘇對司改意見與全國司改會議結論、司法院歷來立場有嚴重差異;例如蘇主張制定的《司法官法》,就與民間、司法院的《法官法》抵觸。

    「民間監督司法院大法官人選聯盟」由律師公會全聯會、台北律師公會、台灣法學會、澄社、台灣人權促進會、民間司改會等團體日前共同組成,

【摘要10.6.2010自由 胡可飛】馬先生提名蘇永欽擔任「司法院副院長及大法官」一職,姑且不論蘇永欽、蘇起兩兄弟的關係,就擔任「大法官」而言,恐有商榷之餘地。

1996年總統直選後,蘇永欽即寫了「總統選舉後的憲政展望」一文,表示:「不論發動緊急權或決定國家安全大政方針,總統都需超然於政黨利益考量,追求最大的共識。而要和行政院長維持良性互動,更不適合具有政黨主席的身分

如果行政院長屬於同一政黨,總統兼黨主席很難避免干預政策或人事的印象,不僅打亂憲法的分權,且使總統陷入日常政治的糾葛」,顯見其理念反對直選總統兼任黨主席,該篇文章並收錄於氏著《違憲審查》一書頁319,顯見對其重視。

2008年十二月,正巧是馬先生選上總統後,同一個蘇永欽,在法令月刊第59卷第十二期上發表「雙首長制成功的訣竅在政黨」一文,表示:「對於不同政黨而言,其具體組織方式未必一致,但只要轉軌到完全執政、完全負責的狀態,總統兼任黨主席也好、指定黨主席也好、提名黨主席而由黨員投票同意也好,他必須是實質的執政黨領袖,通過政黨的平台,有效整合行政與立法部門在施政上的步調」。

同一個腦袋的蘇永欽,面臨同樣時空背景與憲政問題,甚至是同一個黨,只因換了總統,意見卻有極大矛盾,恐令做為政大學生的我不得其解。

且令人不得不懷疑,是否因與馬先生的私交,而影響到他的決定?如果擔任教職時言論都會因人而異,那未來擔任「大法官」,要如何使人民期待司法將公平審理?

助紂為虐 【摘要10.6.2010自由 余挺憲】戒嚴不論在政策上有無不當,終是依憲法第39條而實施,沒有偏離憲法既定軌道,自然也談不到回歸憲法。」

將國民黨統治下長達38年的戒嚴,硬凹成只是「政策上有無不當」的問題,還侈言「沒有偏離憲法!」豈不是標準的「睜眼說瞎話」!此等謬論出自何處,答案正是我們的司法院副院長被提名人,蘇永欽教授,在其1988年出版的「憲法與社會」文集中,第217 頁的段落。

在這本早年出版的文集中,我們還可以找到許多類似的,扭曲現實與法理的論述。例如:民主政治的主要特徵,就在依民之所好立法,依民之所好修法。強人政治如有可議者,在於強人強姦民意,或違反憲法所定程序而強行立法、修法。果有強人得民意支持而變更憲法中的權力分配,只要不牴觸憲法的基本精神,正足顯示民主政治彈性的可貴,怎能說是不民主。」(第214頁)

將兩蔣時期反民主的威權統治硬是扭曲為「民主政治彈性的可貴」。蓋依其所言,當年兩蔣執政,並非強姦民意的「強人政治」,而是「得民意支持而變更憲法中的權力分配」,這種如今看來像是外星人寫出來的論述,也是出自我們的蘇大教授之手。

司法的天職在於評斷是非黑白,蘇教授顛倒黑白致如此境地,怎配擔任最高司法機關首長的職務? 如何為全國司法人員之表率?

蘇教授在其書中屢見醜化1987年「519綠色行動」(訴求100%解嚴)、以及同年的「612反國安法」遊行的文字(第220335-336頁),顯露出其面對重大政治爭議時,往往有「意識型態」先行的傾向。這種性格,要扮演時需整合不同大法官意見的司法首長的角色,則顯然格格不入。

以美國為例,歐巴馬提名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至今都是提名溫和自由派的人選(Sonia Sotomayor, Elena Kagan),就算是極端保守的小布希,任內提名兩個保守派的大法官,也把首席大法官一職留給立場較溫和的John Roberts,而非激進的Samuel Alito

當年陳水扁總統針對司法院的人事佈局,也未提名長久以來支持民進黨,外界視為「國師」的李鴻禧教授。與此相較,此次人事案,正襯托出馬英九治國用人唯親的病灶、以及視野格局之狹隘。

檢視蘇教授在威權時期,對反對運動的種種不友善態度。另一方面,在台灣民主的進程中,蘇教授選擇站在改革對立面的紀錄,或可作為其在今後面對司法改革議題的一面鏡子,即便是藍營議員,對於此一人事案,也應該站在人民這一邊,審慎監督,而非護航了事。(作者現任大學法律系教授)

參考資料:

台灣人權報告書46 陸軍總司令孫立人

掀戰犯爭議《為愛朗讀》

白宮風雲26 想法絲毫沒變?

培根啟迪12 論法官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