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6日 星期三

丟臉丟到國外/赴美受訓軍官 疑酒駕被捕

馬英九政績326

〔摘要10.6.2010自由 許紹軒〕國防部驚傳首例赴美受訓軍官,疑似酒駕被捕案件!國防部證實,正在美國陸軍指揮參謀學院受訓的陸軍中校李建昇,在當地時間九月十八日晚間餐敘後,在路邊車內休息被美國巡邏警員盤查酒測。

發現酒精濃度超過0.08%的標準,疑似涉嫌酒醉駕車(DUI)而帶回偵訊,最後以五百美元交保,但需在十二月二日出庭應訊確認是否酒駕。

酒駕在堪薩斯州屬犯罪行為,美國陸軍指參學院國際學生辦公室主任范恩,接獲美警方通知後,立刻通報我國駐美軍事代表團協助處理,軍方推斷,如果酒駕罪名成立,美軍可能不會容許李建昇繼續受訓

酒駕,是國防部的「天條禁忌」,國內若有軍人觸犯都是記大過列入汰除,目前軍方不清楚美國警方所獲得的酒測數值。

參考資料:

馬英九喝醉了

馬政府性侵

上校接受民代邀宴拚酒

中尉酒駕逆向撞倒11

總統府官邸特勤 酒駕撞17

戰艦軍紀敗壞 何需敵人

軍情局軍官 酒後趁機性騷擾

農再執行率偏低 凸顯預算浮編 〔摘要10.6.2010自由 顏若瑾〕立院今年七月三讀通過「農村再生條例」後,政府未來十年將編列一千五百億元農村再生基金來照顧農村社區。但立法院預算中心最新評估報告質疑, 「農村再生計畫」實施以來,執行率不佳,顯示預算編列浮濫

為落實馬總統「愛台十二建設」中的推動農村再生計畫,建立富麗新農村等施政主張,一千五百億元農村再生基金,執行農村再生計畫,用以照顧四千個農漁村社區、六十萬戶農漁民。

不過,政府在過去年度就有編列相關農村再生計畫預算,預算中心報告指出,97年度「營造農村新風貌」預算19.28億元,執行率為81%。

98年度計畫名稱調整為「建立富麗新農村」,預算25.32億元,執行率僅63%。99年度計畫名稱再度改為「推動農村再生」,預算44.09億元,但截至今年七月底的預算執行率僅12%。

預算中心質疑,預算的整體執行率偏低,農政主管機關應檢討預算編列與實際執行落後的原因,翔實編列預算執行項目。

報告也提及,明年度總預算案中,僅敘明農村再生中程計畫總預算548600萬元,未詳列經費使用的各項預算

且在明年度中央政府「振興經濟擴大公共建設」特別預算案中,水土保持局另編列18億兩千萬元,辦理重劃區外緊急農路設施改善、農路環境改善與調查規劃、農路地理資訊系統建置及效益評估等經費,沒有含納在中央政府總預算案中,顯有漏列之實

民生費率不送審 政院違法濫權 〔摘要10.6.2010自由 邱燕玲〕立法院預算中心最新出爐的總預算評估報告,痛批行政院「違法濫權」,對水、電、油、氣等國營事業的民生費率,多年來堅持不依法送立院審議;持股較民股高的轉投資事業,卻讓位給民股擔任董事長,不符公平正義原則

立院預算中心指出,依憲法第23條、大法官會議釋字第428號、中央法規標準法第五條及國營事業管理法第二十條規定,油、氣、水、電等國營公用事業費率應以法律定之,並送立院審議

但多年來這些費率都是政府自行決定,行政院違法濫權,逕自決定公用事業費率,破壞憲法有關權力分立的制度設計,剝奪立院的審議權

這些費率除水費有自來水法的明確授權外,其他如電業法、石油管理法,都無明確授權,但相關單位卻以行政命令甚至內部規範,直接決定費率或計價公式,報請主管機關核定實施,頂多送立院「備查」而已,即使立院決議要求公開計價成本的決策過程,仍未獲回應。

報告強調,行政部門一方面以「油品市場已自由化」、「售價回歸市場機制」等荒謬理由,刻意迴避國會的監督與審議權;一方面又在缺乏法律明確授權下,逕自決定這麼高度爭議性的費率,應檢討改進。

另外,台鐵管理局轉投資亞太電信公司,持股比率12.18%是最大股東,董事長卻由持股比率僅0.76%的東元電機股份有限公司派任。其他像台灣金聯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科學城物流公司、利翔航太電子公司,也都由比公股持股還低的民股董事擔任董事長。

報告並表示,國營事業考核獎金發放未具法源,且隱含其他獎金名目及自行挪移會計科目有悖法制

打爛台灣、與人民為敵? 【摘要10.6.2010自由 劉建志】 馬總統上週表示:「打爛花博,就是打爛台灣」,引起很多民眾反感。讓人想起在ECFA引發重大爭議時,他所說的反ECFA就是「與人民為敵」的公開談話!

花博諸多弊案,檢調至今偵辦腳步遲緩,司法淪為國民黨的選舉奴隸。國家元首不要求政府清白執政,反而用民粹語言掩飾官商貪污圖利罪嫌。重大施政爭議,不願意交付公民投票,卻以國會暴力多數強行通過!

老馬口頭禪:與人民為敵【摘要10.6.2010自由 魏而立】馬總統「如果繼續反ECFA就是與人民為敵」。此話一出,實在令人感到心寒,一個自由民主國家的元首,怎能說出如此獨裁的言論,視人民的表現自由如無物,況且在野黨的功能不就是監督政府、制衡政府嗎?

ECFA未交付人民公投決定,執意不肯讓人民公投,不願讓全民表達意見的人,才真正是與人民為敵吧!

而且,我國憲法第十一條明文規定,人民有言論自由,換句話說,我們人民有意見表現的自由,除為維護一定重要利益所必要,否則不得以法律限制。

馬總統無視憲法基本權的規定,竟謂「反ECFA就是與人民為敵」,言下之意不就等同意欲限制人民表現的自由,限制人民只能支持ECFA,如果貿然反對,不論理由為何,都得被扣以「全民公敵」的大帽子。

台灣的政府何時開始放棄自由、拋棄民主,倒退嚕為「一言堂」?

政黨政治的國家,在野黨所扮演的角色,正是監督及制衡執政黨,並適時指正政府施政措施的缺失,避免執政黨濫用權力,獨權擅斷,罔顧人民權利;在野黨就是民主體制的防腐劑。

然而現今總統卻企圖使用這種言論,堵住在野黨的監督與制衡,試問,拿掉防腐劑的政府又怎麼可能不腐敗呢?(作者為國立大學法研所碩士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