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3日 星期日

毛治國害死7人不用償命?

毛治國政績13

【摘要10.3.2010聯合報╱紀文禮】國道六號北山交流道日前發生七死三傷工安意外慘劇,再度曝露國內工程層層轉包,以及勞動安檢未見落實陋習與缺失。

客死異鄉的六名非法印尼外勞,上工前一天才到工地,未經訓練,又是「黑戶工人」,竟然能在國道重大工程「挑大梁」,相關單位全都難辭其咎

北山交流道新建工程,由國工局發包給國登營造,國登營造再層層轉包新鴻全營造極進工程行。意外發生後,從國工局到大、中、小包,都將雇用外勞的責任歸給已死亡且屈屈日領2100現場領班莊永和。

難道只有莊永和才知道工地有非法外勞?工地有黑戶工人上工,國工局難道可規避監督責任?得標承包商放任下包隨便找工人,豈能意外發生後一推三不管?

勞工參與公共工程,到工地上工的第一天起就須申請勞、健保。死亡非法外勞上工前,如果大中小包都依規定為他們加保勞保,國工局也嚴格把關不准無勞保工人進入工區,這些非法外勞哪來機會冤死異鄉?

如今連替工人投保最基本的責任與工安勞檢要求都做不到,不禁令人質疑,整件複雜專業工程的技術安全性,是不是平時都「放空城」,只應付應付制式化的「勞動檢查」而已呢?

李鈞震:就任前就已經高喊「準備好了」的交通部長毛治國,繼「國道三號山崩」的公安意外,如今又發生重大害死七條人命的人為疏失,難道毛治國的責任比陳菊輕?當然!「毛」一定比「菊」輕。

血汗公路與黑牌外勞【摘要10.3.2010聯合報鄭朝陽】國道六號施工,是重大公共工程,為什麼有非法外勞的身影?工地聘用國內知名的工程顧問公司負責監造,真的對承包商讓「黑牌外勞」上工都一無所知嗎?其中是否涉及勾結舞弊?

勞委會主委王如玄,痛斥承包商非法雇用外勞,沒有盡到保護勞工的責任,希望檢察官從重處罰。不過,王主委如果反問自己,為什麼三萬多個逃脫的外勞,勞委會連他們在哪裡都不知道?

在台灣,逃跑以致行蹤無法掌握的外勞人數,每年淨增加數千人,至今「在逃」的高達三萬多人,歷任勞工、警政首長都束手無策

這些流浪的黑牌外勞,不僅可能衍生治安等社會問題,而為了掙得溫飽,居無定所、鋌而走險打工、做粗活,成了必然的抉擇,不僅工作權益缺乏保障,這次六名喪生的外勞客死異鄉,還被檢警列為「無名屍」,教人情何以堪?

這次公共工程意外,暴露工程界最黑暗的一面,也凸顯國內勞動條件管理是何等鬆散!馬政府標舉人權立國,卻讓官僚放任黑牌外勞參與打造國道工程,讓六號國道,成了剝削廉價勞力的「血汗公路」,重傷台灣的國際形象。

民眾不想看無能官員虛張聲勢的憤怒表情,也不想再聽官員「痛定思痛」的危機處理宣言,唯有痛下鐵腕整頓,讓主管員官員「下台負責」,廠商不敢重蹈覆轍,才是全民所望。

李鈞震:交通部長毛治國,有不沾鍋的「特權」,因為他和馬英九是死黨,他還是下任行政院長的必然人選不管死多少人他都不必負一丁點責任,他是台灣公務員的表率,是民族的救星,是世界的偉人,創建諾貝爾獎……。

鐵工局闖禍 半年好幾起【摘要10.3.2010聯合報蔡惠萍】鐵工局最近在全台鐵路沿線進行多項鐵路改建工程,近半年來,發生多起施工不慎影響台鐵營運甚至被迫中斷的情況。

台灣公共工程之所以工安頻傳,施工品質低落,關鍵在發包單位有沒有重視施工的安全規範?有無落實監督查核?

否則一個月內發生兩次,除了懲處外,鐵工局應該徹底檢討原因,找出為什麼事故會一再發生?別忘了,國道六號七死的工安事故殷鑑不遠。

參考資料:

國道山崩 至少7人疑活埋

國三陡坡 岩錨安全竟比國一低

山崩4 點名交長下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