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1日 星期四

徵地浮濫 是衝突的根本原因

吳敦義政績141

【李丁讚 中國時報2010.07.01摘要】  徐世榮教授在日昨的「時論廣場」指出,台灣的土地徵收制度遠離正義,只要徵收程序啟動,被徵收的一方就完全沒有說話的餘地,而且還可以說是依法行政。這是台灣徵收制度的嚴重缺陷

除了《徵收法》的問題之外,徵收過程中的浮濫與舞弊,讓不該徵收的土地也強被徵收,可能才是近來眾多徵收衝突的根本原因。

    近年來,台灣的土地徵收每年都在急速增加中。2001年的徵收面積有3281公頃,但到了2008年,徵收土地面積到達6618公頃。這個面積與日本相比,幾乎是日本的十倍。但是,台灣土地的面積只有日本的十分之一。我們土地徵收的輕易與浮濫,可見一斑。

最近在新竹地區的幾件徵收案,都備受爭議,包括竹東二重埔、竹北的知識旗艦園區、竹南的大埔、後龍的灣寶等。    為什麼台灣的土地徵收那麼輕易浮濫呢?

國家為了強化資本的國際競爭力,於是對資本進行大量援助,其中包括建設大量的「園區」供資本家使用,而產生所謂的「新圈地運動」。國家以社會發展為名,輕易取得圈地的合法性  ,演變成浮濫徵收的主因。

政治人物以發展之名,可以輕易徵收土地,是製造官商勾結最有利的條件。本來,土地徵收必須有「公共性」和「必要性」的先決條件,但在新自由主義的全球局勢下,這些公共性和必要性的評估很容易被忽略。

    「竹東二重埔」的徵收案,雖然以竹科三期為名,但跟竹科毫無相關,既沒有公共性,也沒有必要性。「竹南的大埔」徵收案,本來是因應「群創」要地,才突然增加五公頃。2009年群創合併統寶光電,已無擴廠需求,但縣政府仍然繼續徵收,其必要性何在?

「後龍灣寶」的徵地也是沒有必要性,因為附近銅鑼園區的土地,幾乎都還沒有使用。竹北的「知識旗艦園區」,由交大主導,用知識的名義加入徵地的行列,一徵就是六百公頃,根本看不出必要性,甚至沒有公共性

    以上這些徵地案,既無公共性,也無必要性,與其說是為了社會的發展,不如說是為了政客的私利和財團的貪婪,這才是讓受害者最不服氣的地方。況且,農民們辛苦耕耘了幾個世代的土地良田,卻以低價轉讓財團,怎能讓人心服?社會又怎能不對立衝突呢?

    一九五、六年代,我們以農業培養工業。現在,工業起來了,應該是回饋農業的時候。可是,我們的政府還是「以農養工」,讓政商可以輕易勾結,竊奪農地。「大埔」的例子更是公然搶劫

尤其,氣候變遷,台灣正需要一個永續的農業,來帶動整個社會的永續發展。馬政府卻輕易摧毀農業和土地,不知道其執政目標和方向在哪裡?      (作者為清華大學人社院學士班教授兼主任)

參考資料:

竹南大埔農民北上總統府抗議

苗栗縣政府 硬挖大埔稻田

中科四期VS庶民經濟

土地徵收 遠離正義了

終止浮濫的土地徵收

 

北縣府 如強盜土匪〔摘要7.1.2010自由蔡偉祺〕台北縣政府規劃開闢「台北大學特定區聯外道路」,徵收計畫包含大學路和三樹路口的6戶民宅,居民擔心一生心血泡湯、無家可歸

其中一名黃姓婦人10多年前,就曾因縣府開發北大特區,土地被徵收一次,現在惡夢重演,且多次陳情無效628日晚間竟為此喝強酸自殺,性命垂危。

自救會成員不滿地說,縣府「一句話」就要奪走大家安身立命的家園,簡直比土匪還過分!

黃姓婦人的先生說,當初就是因為在北大特定區的老家被縣府徵收,才會舉家搬遷至此,且當初縣府承諾要興建的安置住宅,14年後仍無下文,所以當太太知道房屋、土地又要被徵收,就很煩惱,心情大受打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