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5日 星期一

公務員實在涼

國民黨政績29

【摘要4.5.2010 蘋果 許家峻】我在桃園機場報關行任職5年多,每天至少得跑67關稅局,工作往來頻繁。那裡面的公務員,每天按規定9點上班,我通常9點半把案件送審,一到那裡,就會看到他們邊吃早餐、邊看報紙,接著和同事小聊幾分鐘才開工

老大姐們常把我送過去的文件丟在旁邊,先討論網拍,有次我等了30分鐘,氣到手發抖;也碰過老大哥圍著看股票,是同行看不下去,拿起手機要錄影,他們才鳥獸散。

他們每11點吃飯,午休時沒人受理,下午4點半準時收包包等下班,萬一我送急件去,他們就說「不收件了。」我敢怒不敢言,只好摸著鼻子走。

幾年前我剛入行,老報關就提醒過我「公務員是看心情辦事情。」過去習慣送菸、送檳榔,現在直接送錢,早期會在文件內夾幾千塊,現在縮成500600元,即便如此,我還是怕他們。

Q:為什麼關稅局跟報關行關係會如此失衡?
A
:癥結點出在我們是代辦業者,業務都得經過機場關稅局審理,算是我們有求於他們,換成是老百姓,他們的態度可能就不是這樣,所以報關行也只能接受。像我每天去他們單位,都得低聲下氣,很怕他老大爺看我不爽,拿我的工作開刀。

關稅局的公務員,自由心證權力之大,審理步驟又多,比方我們對口的單位就分8個股,等於我送去的物件,得接受8關查核,如果他們刻意刁難,拖長送件時間,讓我們的客戶跑掉,損失的還是報關行。

最近我常受理藍牙產品,還得送NCCNation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核准,全都是公家機關,一趟下來就是1個月,公務員都一樣,我們能講什麼?

我曾經想去參加高普考,當個好的公務員,改掉這種陋習。後來仔細觀察,發現每次關稅局的新進人員,一開始態度都很好,可是不到半年,就會呈現老公務員那種多做多錯,少做少錯的心態,根本維持不了多久

和我同輩的公務員就跟我說「拼死拼活念書考試,就是要進來享福。」難怪每個人都去補習,想要擠進這個鐵飯碗。我擠不進去,當然就繼續留在報關行,生存環境越來越難,工作又不好找,就算每天得捧他們的卵葩,我也要忍著做。

我們這些報關行,全都知道這種情況,只是沒人敢講,久而久之是習慣成自然。公務員月薪4萬多起跳,福利好,我連3萬都不到,每年還要繳稅養他們,我只能調侃自己,沒有人家會念書、能考試。只是有問題的是我們嗎?

李鈞震:

1.     陳水扁在台北市政府擔任四年的市長期間,行政效率通過國際ISO認證,這讓台北市政府所有的公務人員痛苦不堪,這也是陳水扁雖然政績獲得七成市民的肯定,但是全台北市的軍公教人員決定,不能再讓這種有行政效率的人當市長,這樣的生活太痛苦

2.     台北市民選擇馬英九當台北市長,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們觀察到馬英九從政的數十年當中,沒有任何政績沒聽說過他懂行政效率,因此我們選擇這樣的人,來讓公務人員的生活輕鬆一點。

3.     馬英九當市長八年,我們公務員果然生活很快樂,不需要講究行政效率與政績。公務人員生活一輕鬆,當然非常容易發生邱小妹妹事件,所以馬英九當上總統,當然會發生八八水災小林村事件,這絕對是可以預測的。

4.     但是我們絕大部分的台北市軍公教人員,還是非常喜歡馬英九的人品、能力,這種不負責任的態度,才能讓我們的生活幸福美滿。至於鄉下地方的人,就讓他們自生自滅,干我們台北市軍公教何干?

5.     所有的軍公教的人,都非常討厭行政效率這回事,我們喜歡輕鬆擺爛,這是我們數十年的傳統,從蔣經國開始養成我們這種生活習慣,我們都非常地慶幸,沒有活在新加坡獨裁者下面。

6.     只要馬英九政府不做行政效率的改革,我們軍公教就會持續在2012年選他當總統。要3%淘汰,就會失去15%的民意支持。

 

我很不爽【摘要4.5.2010蘋果】

北縣 鄭小姐 路霸佔用道路。永和市得和路上一家米行及玻璃行,貨車隨意停放機車格上,機車無位可停,只能停到騎樓上,就算警員開單也沒用。

北縣 李先生 業者違法施作夾層屋。永和市竹林路39巷對面新建7層公寓大樓,取得使用執照後,疑以二次施工方式違法蓋夾層屋,相關單位快查。

北縣 王小姐 工地噪音擾民。新店市中華路83巷有一建案基地緊臨我家旁邊,工地噪音持續擾人,我們已經忍了快2年,真的很誇張。

 

 桃縣 賴先生 工業區外勞鬥毆。近幾年來工作機會多被外勞佔據,聽說幼獅工業區內外勞常鬥毆,台灣人民生活每下愈況,非法勞工又來搶飯碗,日子不好過。

桃縣 汪先生 派出所佔用騎樓多年。桃園市大興西路、經國路口的同安派出所,佔用大樓騎樓多年,向有關單位檢舉多次,卻官官相護置之不理。

潭子圳溝 上萬尾魚暴斃【摘要4.5.2010聯合報╱游振昇/潭子】台中縣潭子鄉頭家東村的葫蘆墩圳北屯支線原本生態好,魚蝦豐富,最近一夕變色,昨天更有大量死魚浮出;頭家東村長劉進福說,過年前後已有上萬尾魚暴斃,村民懷疑是上游工廠偷排廢水造成,且該圳是灌、排兩用,讓民眾憂心影響層面更廣。

今年過年前3天,村民發現溝水突然出現牛奶色的汙染,隔天就浮出大量魚屍,過年後又出現一次,昨天是第三次,已有上萬尾魚死亡,每次都是前一天晚上有村民發現溝水成奶油色,因此懷疑上游工廠利用夜間偷排廢水,希望環保局儘速查出汙染源。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