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5日 星期五

中國不一定強

兩岸評論70

【摘要2.5.2010.自由◎ 黃世澤】當很多港台商人和傳媒,都不斷瘋狂唱好「中國經濟和政治前景」,以為中國共產黨現時的畸形統治可以千秋萬世時,近日來自搜狐行政總裁張朝陽,以及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副主任姚洋教授,分別在不同場合,表達他們悲觀的看法。

搜狐行政總裁張朝陽,在二月三日於北京舉行一個論壇上,指出1.中國偏袒國有企業的體制,2.傳媒並無形成獨立人格3.政府權力不受限制,4.體制亦不尋求公平,將會令中國未來發展大為受限,他呼籲中國更大程度上擁護普世價值,以及維護公平競爭,以維持中國未來的發展和競爭力。

在二月四日,最新一期美國《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季刊發表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副主任姚洋教授的文章,指1.中國的國有企業,已經成為一個特殊的利益集團,而2.社會財富分配不均,將會把中國拖進新的政治危機,他指中國只有作出更大程度的民主化,才能維持經濟增長和社會穩定。

張朝陽、姚洋都是中國社會的菁英,以往對中國現有的經濟和政治模式都多加讚許,但連他們都不得不出來要求當局,限制既得利益份子對中國經濟成果的蠶食,甚至公開要求民主化,這正反映出現時中國的經濟社會危機,已經惡化到一個連中國民眾本身都忍無可忍的程度。

現時港台商界那種「完全依賴中國」的心理,根本是一種高風險,而且不負責任的政治賭博,萬一中國出現亂局,那我們可以怎麼辦?現時台灣的當政者,應該停止事事向西望的大陸思維,由只依靠中國,到改為尋求多個不同的可能性分散風險

而在軍事戰略上,台灣人應有心理準備,中國共產黨為了保住自身政權,什麼都可以幹出來,現時與中國商談任何「和議」都根本不切實際。(作者為居港英籍時事評論員)

中國擠壓世界自由 【摘要2.5.2010.自由 陳麗菊】自由之家公布2010年「世界自由度」報告,其以「自由的全球腐蝕」為題嚴肅指出,自由與人權已連續四年出現全球性的衰退現象,其中威權政體不僅數目增多,也顯得更有自信並更具影響力。包括非洲、拉美、中東、前蘇聯等共四十個國家的自由度都在下滑中。

李鈞震:

1、民主政治的發展,要有特定條件,不是靠一部憲法與口號就可以成功。歐洲民主的發展,奠基於「文藝復興運動」與「中產階級崛起」。

2、沒有文藝復興運動,社會大眾的知識程度、獨立思考能力不足,就無法團結的對抗「獨裁者與特權利益」的掛勾勢力;沒有中產階級成為眾多的意見領袖,輿論就沒有力量,不足以對抗特權階級與獨裁者聯合「箝制言論自由」。

3、如果民主政治的發展,勉強要提第三因素,就是是由眾多律師、科學家組成的反對黨;非常勉強的第四因素,就是心胸開放、有學識的權貴階級努力的犧牲付出。

4、東南亞、拉丁美洲等國,雖有民主的外表,卻沒有實質的民主生活,主要都是因為缺乏以上四個因素;台灣民主還未成熟,主因是缺乏「文藝復興運動」,人民的思想被獨裁者的毒素污染,社會仍然講求特權、派系關係、拜金主義、情色文化

5、文藝復興運動,以科學、理性為主,對社會、制度、思想、藝術、工業、生活習慣等等,提出一連串的細膩思考,思考人類與社會存在的價值與意義,所以造就出培根、牛頓、莎士比亞、伏爾泰、雨果、巴爾札克、歌德、貝多芬、康德等等,震驚歷史長遠發展的大師,他們的精神與思想改造社會大眾的思考習慣,訓練出一大群獨立思考能力的中產階級與學者,才能成就民主、自由的生活。

6、一個家庭,要賺錢、發大財,在開發中國家不是太困難。但是家庭成員,要富而好禮,「養成獨立自主的思考,追求五育均衡發展與終身學習」,家庭才能長久興旺。但是,這個「過程」需要付出多少成本與代價

7、所以人類要獲得自由,要負出相當大的金錢代價;要獲得真正的民主、法治生活,「過程」要付出非常龐大的成本與代價。以目前的中國外匯存底數目,絕對不可能造就多大的「自由、民主、法治」。

8、要學馬英九背熟《論語》,不需要太多付出;但是馬英九只會死背,沒有能力實踐。要能完全實踐《論語》的內容,需要耗盡一個人多少「利益」的犧牲、奉獻?

9、在台灣沒有參加過民主、人權、環保運動的人,絕對不可能會出現實踐《論語》的能力。這是鐵律。在台灣沒有把「許多經典」當成信仰,為此犧牲奮鬥的人,絕對不可能具備獨立思考、推動文藝復興,這是鐵律。天下沒有不勞而獲的事。

10、 沒有讀過俄文的人,很難真正了解俄國文學大師托爾斯泰的內心世界;沒有精通愛因斯坦相對論的人,不可能領導光電產業的發展與研究;在台灣沒有參加過民主、人權、環保組織的人,絕不可能幫助中國民主化;所以,馬英九絕不可能推動中國民主。

11、在鴻海集團,從最基礎的員工一路做到經理,熟練每一個技術與行政的環節,再加上不斷地學習進步、好學不倦,他才有能力改善公司的行政流程,提升行政效率。沒有實際參與民主運動的人,不可能幫助其他的國家推動民主運動。

12、台灣的國力,並不比中國強,台灣如果要幫助中國民主化,一定是台灣的國際學術地位與能力,實際上是中國的十倍;要達到這種水準,台灣必須要發生大規模的文藝復興運動。

13、但是,文藝復興首先要改革的對象,就是絕大多數的大學教授,要被淘汰出局,換一大批真正學有專精、非常熟練各領域經典的學者。如果要真的做到這種程度,那麼,國民黨在各大學當中所有的樁腳、學閥,都必需先剷除乾淨。但是如果真的這麼做,國民黨必須先解散。

14、國民黨如果解散,可以換得中國的快速民主化,也是非常值得。

談十年後的中國 【邱永漢口述/玉村豐男 中國時報2010.02.05摘要】日本作家兼畫家玉村豐男,去年實地考察中國大陸,他利用機會與邱永漢對談大陸未來十年的走勢。

邱永漢:日本古板的人常誤判,以為中國目前最大問題是共黨統治。當然,共產黨體制有很多問題,但當今中國最大問題,乃是持續數千年的官僚體制,或者可稱之為「官僚專制主義」。其特色是,上級政府命令下來,下級官員卻滿腦子想如何才能藉機歛財。

邱永漢:十年後的狀況我無法精確描述,不過有一點,中國國民生產毛額應該會在這段期間超越美國。美國不再是唯一超強大國,許多靠賺美元的國家可能會受到影響。但我想美元應該會繼續扮演全球通貨角色,不會立刻消失。

美元作為全球通貨的地位應該要更早結束,但在可預期的未來,仍會苟延殘喘一陣子。就像過去大不列顛帝國雖然走進歷史,英鎊仍續強。

作者:您認為,人民幣何時升值?

邱永漢:與其說人民幣升值,不如說是美元貶值造成的結果。中國當局不願意這樣做,但還是會發生。

我認為,離開農業到外面找工作的人,不太會回頭務農。農業收穫增加、農民所得提高,但也經常會有穀賤傷農的狀況。豐收造成價格暴跌,整體收入無法增加。從提高附加價值的角度看,工業確實遠比農業有機會,畢竟多年來日本和中國,都是「棄農入工」才快速經濟成長。

不過,工業生產過剩所造成的問題,其實比農業生產過剩還嚴重,還更恐怖。農產品即使過度豐收、價格低落,但不必等三年,就可能出現氣候惡劣、收穫降低的狀況。農業生產還算容易調整。相反的,工業缺乏這項優點,工廠可以不理會天氣好壞地拼命生產,一旦產品過剩,就會流血殺價、你死我活瘋狂競爭。未來有一天,這將成為世界性大問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