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日 星期一

掩飾自己罪過 必不亨通

H1N1新型流感啟迪76

【摘要2.1.2010.劉錦成 蘋果】歐洲議會(Council of Europe126日於法國史特勞斯堡,召開有關這波新流感疫情,是否為特定藥廠收買了WHO官員,刻意改變有關「大流行」定義,讓全世界政府恐慌,以圖利廠商的公聽會。

事件開始於議會衛生主席,德國的Wolfgang Wodarg質疑WHO(世界衛生組織)於去年六月重新定義「大流行」為不需要有大量病患死亡,就在其改變定義後一個月,雖全球144人死於H1N1,它仍被升級為最高的第六級。相較於以往的「大流行」定義幾乎要100萬人死亡,這種改變的確啟人疑竇。

新流感開始之初,WHO預估全球會有20億人感染,並造成數十萬人死亡,但至122日止,全球死於新流感人數為14000人。與此同時,製造新流感疫苗的相關廠商CSL2009獲利率在第三季就較2008年同期上升63%,進帳219000萬美元。

疫情預測,固然無法百分百準確,但可看看WHO對以往幾種疾病的預測準確率:20022003年間的SARS讓全世界花800億美元,而造成800人死亡2005年的禽流感,WHO預估15000萬人死於此病,結果僅250人死亡1976年發生於美國的豬流感,甚至只死了1,但匆促上市的疫苗卻造成30人死亡!倉卒上市,未經嚴格檢驗的疫苗,是否真利大於弊?

藉由這場公聽會,大會本月29日決議,由英國國會議員Paul Flynn組獨立委員會調查整個事件,預計今年6月公布;而俄羅斯由杜馬會議主席Igor Barinov發動有關WHO與藥廠之間關係的調查,並揚言不惜退出WHO

有關H1N1致死率研究,由哈佛公共衛生研究院去年127日發布的研究發現,美國CDC(疾病管制局)高估了80~500倍的致死率,而美國CDC去年1231日發布於新英格蘭雜誌的文章,也承認新流感比當初所預期的傳染率低。

隨疫情趨緩,日、德、英各國正處理退貨等疫苗問題時,我國衛生署卻獨具創意,推出「十人外送打疫苗」活動,筆者認為何不來個「得來速」或「宅配」更有效?在疫情趨緩下,政府仍堅持積極施打,難道是要預防「第三波」疫情嗎?一份由Synovate市調公司於今年126日發布的有關H1N1疫情,是否被過度渲染的調查中,有九個國家61%的醫師認為確有可能。

把一隻溫和的流感病毒描述成超級怪獸,就像把B19這種常見、溫和且可長時間存於體內,被稱為「無辜的旁觀者」(innocent bystander)視為兇手一樣可笑。「嗜血症候群」是很多疾病的共同途徑,以病理組織切片做最終死因判斷,卻完全不理會33天病情的表現,會落入見樹不見林,及讓人有搪塞之感,有多少人相信那些可憐的B19是兇手呢?

一支未完全公開公正接受檢驗的疫苗、一份黑箱作業的病理解剖報告,甚至是家屬未知情下送去美國CDC的任何正式報告,能挽回多少民眾對疫苗的信心?

遮掩自己罪過的,必不亨通;承認並離棄罪過的,必獲憐憫。 【童綜合醫院婦產部主任】

 

只有透明 才能消解疑慮【摘要2.1.2010楊庸一 蘋果】任何有意議的討論,必要有清楚的問題界定。這也是我首先提出確認「人體試驗流程」的原因。在我的想法中,只有在這個主軸上,理性的討論才可能產生;也只有在將過程透明化後,才有可能澄清問題和解消疑慮。

我實在不希望看到問題,懸而不決或不斷惡化。因為,對那些不幸往生者和哀傷的父母和親人,是不公平的。希望透過問題的澄清,能夠有助於撫慰生者的創傷和避免未來可能再犯的錯誤。

如果國光的說明無誤,我們可以清楚看到國光臨床試驗,第一劑結果之施打報告送件日期為1021日(成人)及112日(小兒),衛生署於1022日及113日完成實地查核。成人臨床試驗第二劑施打結果報告送件日期為119日,小兒送件為1123日。衛生署於1110日及1123日,完成實地查核。

理論上講,整個人體試驗至此才算結束。接著,才進入審查及核准上市的流程。不過,從國光生技的說明中,我們看到115日,衛生署已引用《傳染病防制法》,決定給予專案使用,並在1112日核發藥證。對疫苗施打資料,從衛生署公布的網站中,依既定安排之優先次序,我們可看到111日已有莫拉克颱風災民884名開打。

疫苗因具有急迫性,流程可能會比一般的人體試驗為短,是可以接受的說法。不過,是否即能跳過或違反慣有的醫學倫理及人體試驗規範?除非衛生署有令人信服的醫療上理由,否則衛生署對此應對國人有明確的說明,亦應接受應有的公評。

說我可以將所有現有的醫療體系、衛生管理及醫療倫理一次全部推倒,就令人為難了。因為,我既不是總統,也實在沒有這麼大的能力。在整個事件的討論過程中,我從未質疑過絕大多數參與人員的熱情和努力。我只是期望能在問題澄清後,能讓複雜的疫苗科技浴火重生。除了全面提升醫療研發能力外,也能有機會讓台灣真正有能力站上世界舞台。何去何從,就看衛生署的態度和決心了。長庚大學臨床行為科學研究所副教授、長庚醫院精神科主治醫師】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