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日 星期一

軍售背後的巨大陰影

馬英九政績40

【摘要2.1.2010蘋論】值得注意的是,在近日宣布軍售的過程中,出現些看似不重要的細節,卻隱含巨大危機,提醒我們「魔鬼,隱藏在細節裡」。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瓊斯29日說:「或許會與中國諮商對台軍售」。這句話透露什麼?

台灣安全最重要的基石是《台灣關係法》;但在執行面,則根據雷根的對台「6項保證」為原則1.美不會設定對台停止軍售的期限;2.美不同意就台灣軍售問題與中國磋商3.美不同意在台灣與中國之間擔任調解人的角色;4.美不同意中國的要求,重新修訂《台灣關係法》5.美並無改變對台灣主權問題的立場;6.美不會對台施壓,迫使台灣與北京談判。這6項保證自1982年至今都是美國處理美台關係的準則。

28年來,即使在小布希與阿扁關係最惡劣時,都沒違背這些準則。可是從近來中美雙方的蛛絲馬跡可發現,這6項保證正逐漸腐蝕6項保證中的第3和第6條沒什麼問題。中國本來就反對美國介入兩岸問題。但是對台灣最致命的第4條已稍有鬆動;而第2條則在未來美中互相深度依賴的前提下,越來越難受到美國的認真遵守。至於第1條和第5條,等第4條或第2條失效後,不是自然死亡就是無關緊要。

馬政府真的認為,瓊斯的話是口誤嗎?還是白宮領導層逐漸形成的共識過程中的下意識呈現?根據莫菲定律:你原先覺得會出事的地方後來一定出事。再來看華府智庫卡托(CATO)的資深研究員潘道,前幾天在《日本時報》上發表的文章《與其防衛台灣,不如售台武器》中主張:情勢已改變,保衛台灣將為美國帶來災難,所以不管美國朋友多友善、多民主,美國都不應冒著與核子強權大戰的危險來保護她。結論就是軍售台灣即可,不必防衛台灣。

這是最終連軍售都取消的過渡,比主張激烈的廢法(《台灣關係法》)、停售(武器)較能為人接受。據美國媒體報導,中國花費驚人金額正在買通並遊說國會、智庫和學者們進行廢法、停售;而這股正在強大中的力量,已可從美方近來的文章和呼籲中,看出其威力和趨勢。台灣官員還在說:「美台關係不變」嗎?

藍隊消失了【摘要2.1.2010.江春男 蘋果】這次對台軍售,包括黑鷹直升機、愛國者三型飛彈、獵雷艦和博勝系統,都是扁政府時代舊案,價格卻比阿扁時代漲了很多,台灣最想要的F-16C/D戰機和潛艦依然沒有著落。台美關係找不到樂觀的跡象。

對台軍售,對美國軍工業有利,尤其在失業率大幅升高之際,這筆生意不能不做。何況這是獨門生意!美國賣給台灣的都是次級品和汰舊品,與賣給以色列或日本、韓國的有一大段距離,美國不會把最新的武器或攻擊性武器賣給台灣,北京對此甚為了解,只不過心照不宣,因為軍售的政治意義遠高於國際價值。

台灣,在美國亞太戰略中佔有一席之地,但隨著中國國力隆起,馬政府向大陸傾斜,台美關係出現微妙變化。表面上軍售照常,但我們真正想要的,美方偏不給。真正嚴重的是長期支持台灣的「藍隊」幾乎聽不到聲音了。

美國共和黨比較重視民主,民主黨比較重視人權,不論哪一黨執政,華府都有一大批支持台灣的「藍隊」(blue team),可惜這股力量接近消失,很少人願意替台灣講話。軍售已經變成商業考慮和例行公事,北京的抗議只是表演給大陸人民看。

 

兩岸軍事 衝突升高【摘要2.1.2010.蘋果 王烱華、羅暐智、張麗娜】上月27日馬英九總統出訪時,傳出當日上午十一時,中國潛艦在高雄左營外海24浬處準備進入我海域,被我海軍偵搜到並全面監控,直到約下午六時才脫離監控。這是馬前年擔任總統、改善兩岸關係後,首度有中國潛艦偵測我海軍反潛戰力的事件。

 

馬英九的「死路外交」 遠遠比不上陳前總統!【摘要2.1.2010自由 曹長青】馬英九的這次中美洲之行,實際上是自我銷聲之行,是「死路外交」。因為馬英九走到哪裡,都不凸顯台灣的國家主權,所以人家也不把他當國家元首認真對待,甚至近乎羞辱地冷遇。

雖然馬英九「特地飛過半個地球」去參加宏國總統就職典禮,但宏國上至總統副總統,下至外長和副外長,甚至全部閣員,竟無一人到機場迎接,更別說按歡迎外國元首禮儀鋪紅地毯、鳴禮砲了;只是一個禮賓司長到機場意思一下。是來參加典禮的外國元首太多,顧不過來?當然不是!

因為前段「廢黜賽拉亞總統的風波」還未完全平息,親臨宏國總統就職典禮的外國元首,包括馬英九在內才三位。馬英九幾個月前還「親自拍版譴責宏國政變」,現在又去「祝賀」,顛三倒九,當然很難被人看重。

馬英九隨後到多明尼加時,多國只有外交部次長接機。馬在多國待了不到三小時就匆匆離開,這期間還包括在機場舉行向海地贈送救援物資儀式。堂堂一國元首,到了邦交國被如此冷遇,實在罕見。而馬英九離開宏國、多國時,是什麼人送機?媒體都沒報,因為可能連禮賓司長都不見了。

這不是首次馬失前蹄,去年在薩爾瓦多,馬英九被尼加拉瓜總統奧蒂嘉三度放鴿子,簡直向被耍弄;隨後馬到尼國正式訪問時,奧蒂嘉也沒去接機,甚至晚宴都未出席。馬英九的份量輕到只有「九流」。

這跟民進黨執政時完全不同。當年陳水扁總統去中美洲訪問,那些友邦元首不僅熱情、禮遇,甚至雙方親密得稱兄道弟。陳總統還組織了中美洲友邦元首高峰會議,不僅向世界突出了台灣的國家地位,也遏阻了北京的覬覦之心。而今天馬英九的「外交休兵」,實則成了「外交銷聲」

至於馬英九說他「絕對不會搞支票簿外交」則更是騙人。據巴國媒體披露,巴拿馬總統的專機,就是台灣捐贈的。馬政府先是否認,後來這架專機到了宏國,才承認曾金援巴國四千萬美金購機。但馬英九回台途中還自誇「正派外交取代金援外交」,好像「金援專機」的事不存在似的,真是鴕鳥

馬英九自誇的出訪「成果」,還包括過境洛杉磯時,跟美國眾院外委會主席伯曼通話,感謝其對軍售案的支持。但報導上只有馬英九說什麼,沒見伯曼一個字回應;難道伯曼得了「失語症」?或許只是伯曼助理接聽電話吧?

即使跟伯曼通上話,也不算什麼「成就」。因美國一直願意對台軍售,陳水扁政府時,是泛藍掌控的立法院,一直阻擋軍購案,多達六十多次!馬上台後,不僅馬上同意軍購,還說是馬政府的成就,太厚顏無恥了點吧!

陳總統當年過境美國,接見台僑,發表演講,會晤美國議員等,凸顯台灣是主權國家,因而被美國主流媒體報導和重視,在國際上強化Taiwan這個名字。而這次馬過境,自我銷聲,所以在美國主流媒體上根本不見蹤影,甚至他過境之地的《洛杉磯時報》都看不到報導,就像他沒來過一樣

馬英九的外交休兵,實質「休」的是國家主權;這樣「交」下去,將是「焦土」外交,把外交空間都「交」給了北京。

李鈞震:

1.      馬英九為什麼會被綠營的曹長青嘲笑?馬英九為什麼會被社會大眾看衰?

2.      這都是蘇起的問題。國安會秘書長,當然就是最瞭解國際局勢,瞭解每一個友邦的狀況,派最多的密探在中國的情報頭子。馬英九出訪前,台灣的友邦會怎麼對待馬英九,外交部長與蘇起應該早就知道了。

3.      如果蘇起不知道,不是無能,就是無知;蘇起明明知道馬英九出去會丟臉,為什麼還要馬英九去呢?

4.      原因很簡單,孟子說:「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坐飛機坐那麼久,去受一肚子氣回來,難道會沒有目的?原來蘇起在訓練馬英九,成為聖人

5.      蘇起這種深謀遠慮,就不是陳唐山那種貨色可以想得出來的。全世界的情報頭子,都是為了維護國家利益,爭取總統的面子而存在;但是蘇起的存在,卻是為了要訓練出聖人,因為馬英九光會背《論語》,實際上卻沒有能力實踐《論語》,這件事情周美青就非常清楚。蘇起的任務太偉大了!

6.      但是,蘇起如果要訓練出一個聖人,一定要自己先成為聖人,對吧!陳月卿一定反對這種說法。因為陳月卿實在受不了蘇起,為了訓練她成為聖人,要求她去中國賣果汁機,然後在綠營面前丟盡了臉,現在想起來「肝」還會痛,一點點都沒有成為聖人的感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