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5日 星期五

你答得出來嗎

吳清基政績29

【摘要2.5.2010.趙少康 蘋果】每年考高中及考大學的試題,我都會看一看,至少也會把國文及英文的題目做一做,一方面測測自己的實力,更重要的是了解出題的趨勢。總統、行政院長、教育部長及立委,看看這些題目,知道我們的學生都考些什麼。

有人說我們的學生程度愈來愈差,但如果你做完了考題,你就會發現,如果這些題目都會做,那也真不簡單!就以國文為例,一共分成選擇題與非選擇題兩大部分,各佔54分,文章解讀要你寫150200字,文章分析要你寫250300字,而引導寫作雖無字數限制,但高中老師都會告訴學生不能少於500字,所以非選擇題的三部分加起來,共要寫約1000字。

我寫這個專欄一千字,通常下筆後要寫一個小時,但事前構思要寫什麼及怎麼寫大概要二、三個小時,國文科考試時間是120分鐘,非選擇題的三大部分一千個字至少會花考生一個鐘頭吧!在我看那都是很快的,而且不能花什麼時間思考,看到題目就要振筆急書才做得到,沒有讓你想的時間

至於前半部選擇題的部分,共有23題,我粗算了一下字數,共有六千字,光看完題目,都要花很多時間,如果被那個題目卡住了,一旦陷下去,那就麻煩了,所以解題的速度是很重要的,但速度快就表示國文好嗎?

「難者不會,會者不難」,難易是相對的,媒體每次都去問補習班老師,要不就是在考場隨便抓幾個先出場的考生問問,怎麼問得出真實的情況呢?而每年入圍的考生,不是台大就是清大大一的高材生,又怎能代表一般高中生的程度?是否請你也做做看。

第三題單選:閱讀下列甲、乙、丙三詩,並推斷每一首詩所吟詠的對象依序是:甲、秋天,最容易受傷的記憶/霜齒一咬/噢,那樣輕輕/就咬出一掌血來。乙、我不算博學/但我很多聞/從開始就聽/唇槍舌劍/竊竊私語/口沫橫飛/滔滔不絕。丙、夜夜,在夢的邊緣飛行/在耳朵的銀行存入/比金幣、銀幣還響亮的/聲音的陰影。

第二十題多選題:閱讀甲、乙、丙三則敘寫古代女性的詩句,選出詮釋符合詩意的選項:甲、越女顏如花,越王聞浣紗。國微不自寵,獻作吳宮娃。乙、自倚嬋娟望主恩,誰知美惡忽相翻。黃金不買漢宮貌,青塚空埋胡地魂。丙、旌旗不整奈君何,南去人稀北去多。塵土已殘香粉豔,荔枝猶到馬嵬坡。

(A)           三詩主角的命運皆與政治相關(B)三詩中呈現的空間變動,亦代表三詩主角際遇的轉變(C)甲、乙二詩以「順時」方式敘述事件,丙詩則以「逆時」方式敘述事件(D)甲、乙二詩皆言及主角本身形貌之美,丙詩則藉「香粉豔」暗示主角之美(E)甲、丙二詩以「作者」的第三人稱觀點敘述,乙詩則以「作者化身主角」的第一人稱觀點敘述。

其實光把題目看完頭就有些昏了,你做對了嗎?

李鈞震:

1.      這兩題吳清基,偉大的教育部長一定不會,卻拿來考學生,這是一種心理變態;馬政府是由一群心理變態的人掌管教育。這兩題寫對了,也跟「品德」完全無關。

2.      台灣社會的菁英是施振榮、郭台銘、方文山、張忠謀、吳淡如,但絕對不是馬英九與吳清基。國文考題有沒有意義?能不能檢驗出一個人的能力?要問社會菁英。

3.      趙少康也不算是社會菁英,在整個台灣的知識社群裡頭,只能算庸才。連他都覺得沒有價值的東西,吳清基為什麼要考出來?這樣的考題,只能檢驗誰比較會死讀書,而這樣的人是台灣成長進步最大的障礙,朱敬一絕對不敢否認!

4.      朱敬一算是社會菁英,但是,在馬英九的心目當中,他的品德不如李述德。馬英九團隊的用人標準、考題水準,暴露出這個團隊的昏庸無能;這樣的考題,也考不出李家同知識與道德的水準,對不對?

5.      台灣有史以來,最大的貪污案件就是國民黨的黨產,總數超過新台幣六千億,陳長文絕對不敢否認!敢追「黨產」的人,才有社會正義感。吳清基的國文考題,測驗不出台灣高中生的社會正義感。

6.      沒有正義感的人,把四書五經全背熟,也是庸才。孟子絕對不敢否認!

 

藝術資優教育 面臨危機 【摘要2.5.2010.自由◎ 曾道雄】去年十月二十三日,立法院草率二、三讀通過的「藝術資優法」,將是摧毀台灣藝術資優學生的惡法。三十七年來,眾多藝術教師和學者費盡心血耕耘出來的綠洲,將在少數特教系統人士的貪婪與無知的叢林法則下,化為荒漠。

台灣的藝術資優教育,包括音樂、美術、舞蹈,一直依附在「特殊教育小組」之下,他們勉強集中成班,每週有十二節的專業課程,教師和學生就僅憑這點時數,造就今天諸多可以在世界藝壇上崢嶸頭角的子弟、國內傑出的交響樂團、舞團和美術創作人才,和政府進軍文創產業的中流砥柱。

但是,立院錯誤的決議要把音樂班、美術班、舞蹈班取消,將學生分散至各班級,而且把十二節專業課縮小為六堂,學生則須分別在團體班上,不時地被召喚出來教個別課;這是何等愚蠢而且不可行的辦法?其中最重要的「合奏課」,除了變成課外活動外,實際上無法施行。

教育部吳部長知道事態嚴重,乃於十一月九日通告各縣市暫緩實施新法,維持集中式班級教學。但這只是一時的止血救急,而各縣市級特教系統仍然我行我素,搶食藝術資優教育體系的資源。

有些家長以「假資優生子弟」混入大學,但這些可用更嚴謹評鑑辦法加以防止,而不是因噎廢食地將整個藝術資優教育摧毀。我們必須盡早將藝術專才和特教系統脫勾,進一步成立專屬的藝術小組和「藝術教育司」,否則台灣的藝術資優生,隨時可能在教育的叢林中窒息。

立院錯誤的決定,我們藝教界鄭重地向馬總統提出下列五項訴求:

一、藝術教育決策須依中華民國「專業藝術教育」的弘旨發展。

二、強力籲請教育部實踐並貫徹九十八年十一月九日記者會發表的承諾:依據「藝術教育法」,維持集中成班教學。

三、避免草率實施新法損及學生才能與權益,教育部藝術才能班「雙軌制」應立即暫緩同步實施。

四、九十九年優先完成國內全數「專業藝術才能班」,依據「藝術教育法」集中式成班。

五、一百年得規劃成立分散式「特教法」資優藝術才能班。

(作者為台師大前音樂研究所所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