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日 星期二

應廢死刑

吳敦義政績20

【摘要2.2.2010蘋論】藝人白冰冰,知悉法務部將考慮廢除死刑後,表示要考法警專斃死刑犯。她悲傷地失去女兒,會痛恨死刑犯是人之常情,這當然是氣話。

廢除死刑,是法務部既定政策,全世界已有132個國家廢除了死刑,或不執行死刑,比例高達2/3,因此廢死刑已是世界的趨勢,廢死刑是文明進化上必走之路。西方基督教的觀點認為,人的生命是上帝創造的,只有上帝有權剝奪,人類不能扮演上帝殺死他人或自殺。

法官,可判殺人犯終身監禁,但無權執行死刑。對非基督教的東方社會而言,很難接受這個觀點,並認為殺人者死的「以眼還眼,以牙還牙」,才是公理正義。主張死刑者的論點:嚇阻殺人犯罪、讓受害人家屬情緒撫平、滿足社會對兇殘壞人終極懲罰的心理。

但台灣已簽署聯合國及若干國際人權公約,內容包括了廢除死刑,我們有義務遵守。此外,沒有數據證明有死刑的國家治安比廢死刑的好。中國每年死刑的人數全球最多,但治安很好嗎?北歐國家沒死刑,治安很壞嗎?剛好相反,北歐治安好得很。

從體制上看,民主機制本質上就不適合剝奪人民基本權利,特別是人民的「生命權」。如果配套的修法像是「終身監禁」不得假釋等完成立法,死刑真的可以廢除,讓死刑走入歷史。

李鈞震:

1、台灣的司法官,知識水準不太高,經常誤判。萬一「無辜的人」被誤判死刑,不是衰死了嗎?所以應該廢除死刑。

2、犯罪者,也不應該承擔所有的責任。人類是受教育長大的,受教育多者比較理性,所以一個人犯罪,對其「家長、師長、朋友、媒體、政治人物」也要訶責,他們都負有教育的「典範」責任。犯罪行為的責任,應該大家共同承擔,不應該只專找一人頂罪。

3、「以眼還眼,以牙還牙」是一種報復心裡,這種心理狀態很不成熟、文明。如果社會充滿這種心態,那社會暴力就會非常多,私刑也會非常多,法律的效力就大大的降低,社會就會由黑道所掌管;而政府不應該擔任黑道的角色。

4、判「終身監禁、不得假釋」,不足以補償受害者的心理與家庭。窮兇惡極之徒,應該終身監禁來服役賺錢,「所得」要補償受害者家庭50年,讓破碎的家庭得以有實質的經濟補貼,這樣對受害者更有補償作用。

5、人人都會死,只是早死、晚死的差別。人的一生重點不是報復,也不是追究對不起我們的人;人類應該好好把握時間來研究自己,發揮自己的專長,讓社會與自己可以穩定、進步的發展。

6、所謂的人渣、惡魔,不一定犯了死刑罪,最恐怖的惡人往往是幕後主使者,或是黑幫老大;更可能是總統,因為他「政策錯誤」而害數萬家庭破碎。銀行的大老闆,賺卡債,就非常黑心,害許多人燒炭自殺。

7、白冰冰不用去考法警,應該去考「法醫」,擊敗楊日松、李昌鈺,這樣比較有志氣。小燕在天之靈,也比較會感到媽媽的偉大。既然相信還有在「天之靈」,就知道不必太悲傷,應該要振作自己,讓自己比李昌鈺還有用。

8、如果不信靈魂之說,那「報復」不過是發洩自己無能的怨氣,跟受害者無關,跟犯罪者也無關,跟自己的權力掌控的「慾望」有關,私產受損,氣憤難消;這跟國民黨死抱六千億「黨產」不放的心態,其實一樣。

9、蔣中正、蔣經國統治時期,台灣的絕大部分資源,都是用來養國民黨權貴,教育的目的也是為了要百姓崇拜獨裁者,所以,絕大部分的百姓都沒有受到完整的「五育均衡」的教育,人們會情緒失控、精神失常、無知中犯罪,都是必然的結果。

10、 在獨裁者統治時期,社會沒有言論自由,沒有受教育的自由,一般人只能為了生存而拚命,百姓在不公平的社會當中競爭,有人在無知當中犯罪,有許多人被國民黨權貴栽贓抹黑而坐牢、死刑,有許多國民黨權貴犯了罪卻逍遙法外,還有更多的權貴勾結黑道謀殺新聞記者,誰該為犯罪負責?

11、白曉燕案的陳進興,他享受的國家資源多?還是馬英九?他跟馬英九是在不公平的起跑點上競爭,馬英九享受了豐厚的黨政資源,而縉绅權貴,他要不要多負擔社會責任?

12、馬英九這一生當中害死的人多,還是陳進興?台北市的納利風災,馬英九害死多少人?當然是馬英九害死的人比較多。馬政府對H1N1病毒傳染防治的政策,有沒有害死許多人?

13、追究一個犯罪者,是否該判死刑或無期徒刑,其實不是很重要,重要是國家的資源是不是可以公平合理地分配給每一個需要的人,而不是圖利特定族群或特定權貴?社會大眾更應該關注的是,我們的檢調辦案是不是非常科學、講究證據?有沒有侵害人權?

14、對於犯罪者,社會大眾的重點不是苛責他們,或是報復他們,而是要透過教育,重建他們的品德與能力,讓他們可以積極地回饋社會,做對社會大眾有貢獻的事情。

15、受害者是可憐的,加害者也很可憐。一隻鱷魚吃了一個人,對家屬來講當然傷痛,對鱷魚來講,他則是非常開心飽餐一頓,他殺人是故意的。但是社會大眾應該判處鱷魚死刑嗎?

16、人命,不是應該比野獸可貴?當然,鱷魚是沒有辦法在人類的社會當中「社會化」,但是人類是可以透過「教育」重新開啟一個人的生命。而報復心,是一種鱷魚也學不會的殘暴行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