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3日 星期三

楊志良又挨罵

金溥聰政績14

【摘要2.3.2010.聯合晚報╱社論】健保的財務黑洞,已高達六百億元,健保局長形容為「岌岌可危」,並說等出事再來處理就太不負責。健保局的漲價案乃不得不為,行政院不過是把問題延後處理。據新聞分析,這次的緊急叫停與二月底的立委補選有關,藍營擔心已經不妙的選情雪上加霜,只好暫緩漲價以止血。說到底,行政院所謂苦民所苦,結果仍只是「選舉考量」

這個政府,已經正式轉型為「選舉政府」了,施政不問道理,只求討好選票。當年剛上任的馬政府還有點「堅持做對的事」的傻勁,現在是學乖了吧?懂得妥協了嗎?問題能拖就拖,只減稅不加稅,健保調漲案也是能擋就擋。問題是,健保的財務危機能拖多久?真到破產那天的火山爆發要怎麼辦?一切向選舉看齊的執政黨,難道兩手一攤,到時候再說?

 

如果政黨像公司【摘要2.3.2010.江春男 蘋果】金溥聰找吳睿穎,幫他訓練黨務人才,強化競爭,要把黨機器升級為「變形金剛」,媒體大幅報導,吳儼然金溥聰第二。可惜隔天吳的新聞,就從要聞版移到影劇版,劇情急轉直下,簡直一場鬧劇。

吳睿穎還未就任,就對黨務改造提出很多看法,要用企業評量員工的「績效指標」來評估黨工表現,下鄉召新血,建立選戰人才庫,講得頭頭是道。金小刀本人已屬老金童,如今又找一名比他更金的金童,吳睿穎說金小刀敢用他真帶種,吳敢接這個工作,也很帶種。金小刀的獨具慧根,一定嚇壞了不少人。

把政府當公司治理,這種想法頗吸引人,新加坡是最好例子,但卻是唯一成功的例子。泰國前總理塔信曾以CEO自居,現在逃亡海外。韓國李明博出身大企業CEO,他是真正的CEO總統,但CEO的治理方式導致牛肉事件一發不可收拾,此後再也不敢提CEO

公司以「營利」為目的,政府以「服務」為目的,即使同樣講究績效,目的也大不同。除了新加坡這種城市國家,又採取父權式管理,才有成功機會。政黨與政府更不一樣,如果政府可比公司,政黨則像大幫派。政府所講究的行政效率,在政黨就行不通。因為「政治認同」禁不起理性分析,「革命感情」沒績效可言,只有選舉要求績效,那不算改造。

執政黨問題在「政績」,在執政團隊的領導能力,把改革重心放在政黨和選舉,根本是刻舟求劍。即使把政黨搞得像公司一樣有效率,也於事無補。

李鈞震:

1、政黨,只要有人才,就會有政績、效率。問題是需要什麼樣的人才?

2、要「五育均衡並重、終身學習」的人才。這樣的人溝通能力才會強,才能以「學識能力」取代「傳統權威」,才能成為真正的意見領袖,不需要花大錢來包裝。

3、國民黨,1只要把「地方派系」留在地方縣市議員選舉,完全不要參與立委或縣市長的選舉;2立委與縣市長,一定找台灣各界的真正頂尖人物,不找一定是國民黨黨籍的人;3六千億黨產,全部交出來成立「藝術、運動」教育基金。這三點先做到,國民黨「改造」就算成功七成。

4、什麼樣的人是人才?1貧寒家庭出身,苦學勵志,卻學問、運動、藝術樣樣有成就。同時,2在各行各業中,是公認的頂尖,例如各大國際企業的CEO、律師公會的理事長。3同時,具有國際學術地位,或作品與成就是國際權威。4同時,還要長期參與人權、法治、環保的社團工作。

5、國民黨的中常委與副主席,先選拔具備上述四樣才能兼備的人擔任。如果他又是地方派系領袖,那就更好,可以成為各縣市議會的龍頭、國會議員、縣市長。擔任公職有具體政績,再參選總統或擔任部會首長。

6、由以上可知,蕭萬長、馬英九、劉兆玄、朱立倫、胡志強以及各部會首長、國會多數立委,都不及格,都沒有實質的專業能力,都只是搞派系、形象包裝的高手,都虛有其表,當然容易被民進黨那個「酸黨」追上。

7、蕭萬長、馬英九、劉兆玄、朱立倫、胡志強這一類的人,連擔任宏碁集團、德州儀器的中間幹部都有困難,掌國家大權當然困難重重、沒有績效。

徐乃麟護潘慧如 轟吳睿穎【摘要2.3.2010.自由 陳慧貞】吳睿穎最近被金溥聰延攬進國民黨進行組織改造,但他「人格」近來備受質疑,先是因自爆與潘慧如的緋聞、以及反對一夫一妻制遭陶晶瑩砲轟。現在連深藍的徐乃麟,也跳出來大批他,只是徐乃麟也曾與潘慧如傳出緋聞,一扯到是為潘出頭,徐乃麟立刻翻臉大飆髒話,反應相當激烈。

吳睿穎在節目上大講特講「對潘還有感覺」,又說「要把前妻追回來,將來老了以後,會幫他推輪椅的應該是前妻」。陶晶瑩前天就罵說:「一方面宣揚對前妻的愛,一方面又愛女藝人,吳睿穎你怎麼了?」

昨天徐乃麟錄華視「天才衝衝衝」,向來最挺國民黨的他,也忍不住開砲說:「已經要和前妻復合的人,還去爆過去與別的女星的感情,國民黨『怎麼了』?」他顯然不只針對吳睿穎個人,火大程度直指國民黨,質疑金小刀的決策,對於他自己向來挺國民黨,他不以為然地再補一句說:「我現在誰也不挺,只挺我自己。」

 


扁炮火四射
扯李馬宋及黃世銘 【王己由、郭良傑、李永盛/中國時報2010.02.03摘要】台北地院昨審理「金改弊案」,前總統陳水扁指曾掌握「國民黨用黨產,挹注提名公職候選人政治獻金的明細表」,卻被特偵組查扣,要求發還。扁另指宋楚瑜的興票案,就是在檢察總長提名人黃世銘,任台北地檢署檢察長時,由檢察官處分不起訴。

特偵組主任陳雲南指出,當初搜索扁辦和住所時,依法扣押的相關證據多達44箱,但他不清楚是否有扁所提到的文件。

陳水扁花了近百分鐘陳述,檢方起訴本案說成是「二次金改弊案」,那是不對的。檢起訴包括所謂「國泰金併世華銀」,那是在91年的事,當時也沒有二次金改。還有馬維建的土銀案、辜仲諒的紅火案,跟二次金改一點關係也沒有。

扁表示,他未在總統的職務上收賄,只有收取「政治獻金」,除少部分用在自己的選舉和總統大選,大部分收到的獻金,全部轉交給所屬的民進黨,和資助友黨台聯黨提名的公職候選人,作為捐助競選經費使用

至於國泰世華銀行的保管室,早在93年選總統連任前就已開設,作為競選期間捐助和支付競選經費使用,金錢進進出出,最後剩餘的錢,全部都是選舉結餘款。扁批評起訴書編了那麼多的故事,又再次把他「羅織成獄」,是非常冤枉,這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扁還說,依監察院的報告,前省長宋楚瑜的興票案至少有十億元以上,宋選省長收入五億元,只報了一億元,另透過三、四十位「人頭」把一千二百萬元美金、約新台幣三億八千萬元匯到美國給兒子,「這叫理財有方?也沒有人追究」。此案在北檢不起訴,當時的檢察長就是現在檢察總長被提名人黃世銘。

還有比「國泰併世華」早四天的「富邦金併台北銀」,那是馬英九任台北市長,同樣以小吃大,以蔡明忠比較傾向藍營的背景,當然也會給馬選市長的「政治獻金」。「富邦金併北銀就正正當當,國泰金併世華銀就變成從中收好處?」他從頭就是反對元大金併復華,何況任何金融機構都可見財政部長,他也未指示財政部長要如何做。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