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日 星期二

飆仔殺孝子 18歲被告判11年

王建煊政績5

【摘要2.2.2010 蘋果 林師民╱新竹】去年六月發生竹科孝子碩士工程師余之斌,遭惡少圍毆致死的案子,其中一名已成年的被告,法官認為他跟死者毫無恩怨,竟仍下重手打人致死,不尊重他人的生命,但由於顧及他年輕識淺,而且已經跟被害人家屬和解,並獲得原諒,昨判他有期徒刑11年。

被告張閔翔(十八歲,竹市人,在押)去年六月十日晚上,跟曹姓、鄭姓、黃姓及莊姓四名未成年少年,分別騎乘三輛機車前往新竹南寮景點海天一線夜遊。其中鄭少看到碩士孝子余之斌(31歲)跟陳姓女子坐在草地上聊天,竟拿了一根木棍插在兩人面前,余之斌和陳女見狀便起身想離去。

當時曹少突然拿起木棍,就往余之斌後腦揮擊,余當場倒地不起,不料張閔翔等人還圍上去毆打他,陳女出面阻止,也被曹少出手毆打肚子,五人一陣亂打之後隨即騎車離去,余之斌頭部重創,送醫不治。

事後竹科人在網路上發起「一人一信救新竹」運動,並且在新竹市政府廣場靜坐,抗議治安敗壞。警方事後逮捕逞兇的五人。而涉及共同殺人的四名少年,去年底已被判刑,其中最先動手打人的曹姓少年12年,挑釁的鄭姓少年判11年,一同動手的黃姓、莊姓少年各判10年。

李鈞震:

1、罪責多大,跟家屬有沒有原諒,根本無關,法官亂判。

2、殺人罪,是所有犯罪中刑責最大者,因為剝奪別人的生命權,對「人權」的傷害最大,遠大於國務機要費、特別費、貪污罪、政治獻金。

3、如今只輕判11年,關個6年就可假釋出獄。顯然這個法官,顯然不懂整體法律科責的結構原理,讓貪污犯比殺人犯的罪還重。

4、法官無知,賴英照有責;王建煊的業務來了,應該調查法官與司法院院長有沒有瀆職。

5、還有很多白癡警察與檢調,沒有辦案的知識與能力,監察院也應該彈劾、糾正。

蒐證瑕疵 無罪確定〔摘要2.2.2010.自由 項程鎮〕前光華巴士技工王奎,被控殺害同事李政雄,最高法院支持高院更四審見解,認定警方蒐證有重大瑕疵,例如製作筆錄時,雖有開機錄音、錄影,但竟忘了放進錄音帶和錄影帶,查扣的電線等,也無法證明是凶器,最後以「罪證不足」為由,駁回檢察官上訴,判王奎無罪確定。

全案經基隆地檢署依殺人罪嫌起訴王奎,並求處無期徒刑, 一審時,基隆地院判處王奎有期徒刑12年,褫奪公權6年,但二審及四次更審皆判決無罪。卷證中找不到王奎在修車廠行兇的證據,且根據法醫鑑定報告,行兇電線與王奎供稱的電線特徵不同,王奎雙手曾遭凍傷,手一出力就會龜裂流血,但被指稱是兇器的電線上,並沒有王奎血跡反應,被害人指甲也沒發現其他人的DNA,因此無法判斷王奎就是兇手。

李鈞震:昏庸的警檢調單位,監察院沒有主動調查彈劾,顯然王建煊已經瀆職,罪證確鑿,監委錢林慧君趕快彈劾王建煊,這樣你就有機會當院長了。

 

NCC陷政黨於不義 【胡元輝 中國時報2010.02.02摘要】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最近為政黨間接投資媒體事業,大開方便之門,已把「黨政軍退出媒體」的基本精神變了調

「黨政軍退出媒體」可謂台灣民主化歷程的重要標記,但是這麼一個平常的道理,卻是許多有心人士長期爭取所致。以廣電媒體為例,即使是解除戒嚴,都無法立即回歸民主常軌,直到數年前才初步完成無線電視公共化與民營化作業,足見「黨政軍退出媒體」說起來容易,做起來並不簡單。

根據NCC的新聞稿顯示,該會之所以決定開放黨政軍可以間接持股,理由是「黨政軍投資企業的情況,在開發中國家初期是必然現象。為發展經濟,政府主動擔任投資者角色,扶植重要產業,媒體業亦是如此。」但台灣是初期開發中國家嗎?民主國家固可見政府在妥善監督機制下,投資非政治性傳播產業,可是為何政黨亦在解禁之列?

NCC認為「如一味禁止,完全禁止黨政軍投資,可能導致衛星廣播電視事業無法接受更多資金挹注,影響產業發展」。若NCC對市場經濟自由化的陳述有理,為何我們在民主進步國家,幾乎看不到政黨投資廣電媒體的例子?

NCC指出:「光是禁止投資,反不若去監理媒體的黨政色彩更為有效。因此,有限度開放間接投資(不超過十%)是合理的作法。」若然,我們是否可以反問:在不開放「黨政軍」投資的情況下,媒體的黨政色彩都已無法遏制,一旦開放「黨政軍」持股,即使是有限度持股,又如何能說服社會「明天會更好」?

政府是政府,政黨是政黨,前者有相對嚴謹的民意監督機制與憲政規範,後者係鼓吹特定主張、代表特定利益的團體,兩者在民主政治中角色迥不相同,NCC完全不顧執政黨一再做出的終結黨產的宣示。NCC真要扮演魔鬼誘惑者,陷政黨於不義嗎? (作者為中正大學傳播學系副教授)

李鈞震NCC委員有沒有違憲?監察院應該給個交代。

 

沒有留言: